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8-06-13

一生忠厚慰苍天--------在父亲节来临之际献给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去世已经十一年了。
      十一年来,每当听到、看到有关父亲的事情,就不由得眼眶发酸。
      是啊,父亲的厚道、父亲的和蔼、父亲的善良、父亲的宽厚,不仅在其子女的心里、就是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也是有口皆碑,人人称道的。
    父亲自幼丧母,十四岁上由时任村长的祖父送入抗日队伍,参加了革命工作。(小时候曾听到父亲遗憾的说过早一个月参军就是红军了)曾跟随赵健民、赵国璧等前辈参加过大别山解放战役,立过战功。后因战负伤回地方安置,二十九岁担任第一届中共冠县桑阿镇镇长等职,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党的事业。
      父亲一生对工作尽职尽责,我人生最初的印象是父亲平时吃住机关,只有很少的时间回家跟孩子们在一起吃一顿饭,说上一会儿话,因此,小时候总觉得父亲就像是家里的亲戚或是客人,比较陌生。也许是那时候的干部都是那样对工作、对事业忠心耿耿、不顾及家庭吧?
      父亲对子女疼爱有加,尽管家里女儿多,他也从没有嫌弃我们,从不记得他吵我们一句,更别说打骂了。特别是当严厉的母亲呵斥我们的顽皮时,父亲也总是替我们开脱,笑呵呵的说“孩子吗,哪能不闹呢?不打不闹不聪明。”,我觉得就连我们的恶作剧父亲也是笑呵呵的欣赏------因此在我们家里大家都认为是“慈父严母”的模式。
      父亲是个典型的孝子。我的祖父是他那个年代少有的读书识字的人,他对子女的要求严厉规范,从不迁就,父亲作为家里的长子,对祖父更是唯命是从。曾听母亲说过:有一次父亲正在会上讲话,看见祖父从乡下赶来,竟停止了开会,将祖父安排到办公室(兼卧室)坐下倒上水,再继续他的讲话。其实,这些事情当时完全可以由通信员来做的。令我今生难忘的是父亲在他六十岁的时候回家看望爷爷,也总是先挑满一缸水,清扫院子然后再做饭,即便是对着我们在爷爷的面前也是很小心的说话,一味的言听计从。特别是那年多才多艺的三姐考上了省艺术学院,思想封建的爷爷听说后从乡下赶来阻止,父亲一句“爷爷不让去就不去”就了断了此事。这事放在今天,就是孝敬的没原则了。
      父亲的宽容曾感动了一大批人。“文革”中有一些人贴了父亲的大字报,并且顺应潮流批斗禁闭了“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的父亲。“文革”结束父亲官复原职后,对这些人仍是一视同仁,该提得提,该用的用,曾感动得某些人泪啼横流,到我家发誓永远报答父亲。这件事曾被母亲视为没有原则,实践证明父亲是对的,照他的话说就是:“冤怨相报何时了?再大的事也要有个头!”给我们的印象就是父亲的胸怀宽阔的像大海。而这种胸怀造就了父亲心胸坦荡、简单而幸福的一生。
      父亲虽然走了,他留给社会的是忠厚豁达,留给子女的是无尽的精神财富,这些足够使我们受益一生!
    愿父亲的在天之灵安息!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1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