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7-08-16

和稀泥

几个哥们小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哥几个借着酒劲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话题没有主线,天南海北,云山雾罩,高山流水,下里巴人!好似东北一道主菜,乱炖!
其中一个哥们不知道哪根神经错位,竟然上来了牛脾气,在大谈中印边境是否开展这一个议题时,咋不知怎么,把印度佛给争论开来了,非和一位信佛的哥们论论看不到摸不到的另一层空间,无非就是有与没有的争辩。不多时,哥们几个泾渭分明,自觉形成两条阵线。一方为有佛有仙!一方为一切都是虚幻!我酒量不高,没喝。听着他们两队说来说去,深感他们的辩论正在解开一层是是而非的面纱!听着,看着,头随人言转,不时的偷喝几口饮料,惬意啊!
“你小子没喝酒,你信哪边的?”老四红着脖子突然问我。哥们几个立马停止争辩,齐刷刷的向我看齐。“有——”我被他们的眼神看得如坐针毡,怯怯的说。“有?你小子去过!?”老五怒目的问。“没有——”我喝着饮料发出了蚊子飞的声音。“没有?你没见到的东西就认为没有吗?”信佛的哥哥不怒自威的盯着我。“也有,也没有”我觉得这理谁也不得罪。“滚儿”两队人一起吼了起来。“和稀泥啊你小子。”大哥坐在对面冲着我吼!哎,本来就是聚聚,玩玩,这下好了,我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两队人没好气的开始一致对着我开起了批斗会!我的心里啊,哇凉哇凉得!
“哥们,我问个问题?我必须为真理而战!”我站了起来。“干嘛,你想造反不成,还站起来了!”老四这小子就爱欺负我,冲着我大声问。“你们谁用的电话是联通号码?”我问。“你小子不是都有电话吗?干嘛问这。”大哥心平气和的矫正说。“请举手,我有事。”我站着问。“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张三这小子不知道葫芦里又是啥药呢!我们三个人是联通的号码。”老七也没喊我三哥,没好气的说。“那你四个是移动的号码了?”我的主意有了“联通的号码能接打移动电话吗?”“你是不是有病,联动的只能接打联通的电话啊,除非联通和移动合二为一。”“我的意思该明白了吧”我高兴的问两队人马。“明白个你的头啊!啥意思?”“打个不恰当的例子,联通的号码假设是信佛的人,移动的号码假设是不信有佛的人。因为你们的频率不一样,也就收不到彼此的信号,信佛的人打开了接受佛的信号,不信佛的打开了不信佛的信号!信则有,不信则无!”为我的鬼辩自己都飘飘飘了。“你小子就是鬼点子多,大家都别争了,老三说的也是,信则有,不信则无!喝个小酒子,开心就好!有个和稀泥的憨三也不错!”大哥下了断语。
“在座的哥们都是人,也是佛。”两队被我的论断惊呆了,“人是未醒的佛,佛是已醒的人。人人能成佛,佛能度人人!”我迷迷糊糊的说了一通!大家乐了,小酒子又尽兴起来。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8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