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6-18

我的父亲张润生(张洪泉)

  作者:张洪泉
  父亲节到了,看着朋友圈里缤纷的祝福,感到亲情的同时,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张润生,以及和父亲在一起的很多陈年往事。
  我老家在山东省茌平县菜屯镇任庄村。父亲兄弟五个,还有两个妹妹,我这一辈人中有18个兄妹,整个大家庭其乐融融,没有生气惹事的,基本连红脸都没有,这在乡下非常罕见。
  我父亲没结婚前,家里如此多的孩子,娶媳妇是一个大事。在我母亲嫁到张家后,我爷爷和我父亲两家给二叔盖房子、娶媳妇,随后是我爷爷、我父亲、我二叔给我三叔盖房子、娶媳妇,依次类推,直到我五叔。我爷爷就用这个模式,给所有的孩子建立了一个家庭,而且每个人都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在农村,一般都是所有孩子娶完媳妇,大家坐在一起平均分配家产。因为老大最吃亏,大多是老大提出。等我五叔结婚后,我父亲和母亲商议,说现在可以靠自己的双手挣钱,爹娘不容易,就别再说什么分家了。我母亲是一个非常敞亮大义的人,就同意了父亲的提议。
  我是爷爷的长孙,毕业后就在聊城拖拉机厂上班,尽管钱不多,但第一个月还是给父亲送去。父亲说:“我和你娘商量了,你自己的钱自己花,不过在你爷爷奶奶过生日、逢年过节时候,要给他们送钱或者买礼物,给兄弟姊妹带个好头。”从此,按照父亲说的,我严格落实,兄弟姊妹后来都跟着我学。
  五叔家宁宁小的时候,因为帮别人关闭煤球炉子,不小心烫伤,去济南治疗。考虑到五叔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怕药费不够,于是父亲就召集起其他的兄妹,大家一起凑了一笔钱(具体多少钱,我不记得了),由我父亲和我四叔一起去济南,送给五叔。其实,每个家庭有大事的时候,父亲往往会召集父辈们坐在一起,商议如何处理。
  因为家里穷,父亲只读过初中,后来自学考上了中专,是菜屯镇第一批小学高级教师,后来当了10多年村小学负责人。开始在村子里任民办教师,一个月发2元钱,我那年高三复课,复读费800元,而父亲的工资一个月才78元,而这78元还最优秀的民办老师的待遇。
  等我上大二那年,父亲民办老师转正,我们家的生活开始有了改观。教书将近三十多年,父亲基本每年都是乡镇模范,多次获得县级、地市级模范,那时候发奖状,奖品是暖壶、搪瓷缸、搪瓷盆,我上大学的时候,还用着父亲的奖品。父亲教出了很多优秀学生,听说镇上的第一个研究生就是父亲一手教出的,而任庄走出农门的孩子相当多。
  在我家妞妞两岁的一个周日,孩子当时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我回去后,母亲说让我带着孩子去镇上理发。理发店里,一个10岁样子的小女孩正在理发,我没事就问小女孩在哪里上学。对方告诉我在中心小学,我就问认识任庄的张老师吗?小女孩听了后说:“张老师教书教的可好了,对人也好,可惜我没能成他的学生。”我告诉她那是妞妞的爷爷,小姑娘理完发,从兜里掏出一个巧克力给妞妞。
  三个孩子能通过父亲和母亲的教育,顺利跳出农门,是父亲最高兴的。大妹妹是1992年考上了青岛工艺美术学校,当时美术在聊城152名考生中是第一名。父亲对我说,妹妹考上学,他很高兴,但希望我能努力,也考上。我是1993年考上聊城师范学院(聊城大学)的,当听到我考上大学后,父亲表面很平静,没有听到妹妹考上时候的兴奋。但我从他肃静的脸上,读懂了父亲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
  从我小的时候,一直到爷爷去世,我没看到父亲和爷爷奶奶吵过。每次家中有变样的伙食,做好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爷爷奶奶送去,而我们兄妹三人往往因为抢着去送而争吵。而我们兄妹三人,在父亲母亲的垂范下,尤其是成年后,基本没和老人争论过什么,更明白了什么是孝道。

标签: 张洪泉  


 类别: 如是我说 |  评论(0) |  浏览(1785)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