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5-05-21

葫芦岛漫话(李民增)

葫芦岛漫话

  一天上午,我和老伴走上葫芦岛。岛上垂柳依依,碧波粼粼。三二钓者,水边静坐。黄发垂髫,怡然自乐。如江南,亦似桃园。拱桥边,一凉亭内,座中无人,很寂静。我们进去小憩时,发现座上放着些随身衣物,水杯之类,像是有人暂时离开。我们在旁边空位上刚坐下,便进来一位拿风筝的老人。自制的风筝,细竹竿扎的骨架,糊了几块彩色塑料布。手里还拿着线拐子。
  老人身材挺拔,白净面皮,须发苍苍,头戴一顶窄边遮阳帽,进去就收拾放在椅上的衣物。我以为他要走,却见他只是把衣物往边上挪了一下。一边自言自语:“誊个地方,将就着都坐下。”一边看着我们笑。
  我也冲他笑了笑:“俺这不是都坐下了吗?你不用动。”
  “出来玩儿,得有均让。和美点好。”一脸的谦和。
  “今天这个风,能放风筝吗?”我友好地问。
  “行,风不小。放一会儿还得赶紧回去,接孙子。晚了又得打电话。”他抬高声音说,“干么去啦?还不去接孩子!快放学啦。”知道他是学老伴的口气,就笑,问他:“六十几啦?”
  他笑着看了看我,扬声道:“摸不着了。七十,属狗。”
  “你身体不孬。不像这么大年纪。”其实属狗应该是69,说70也行,虚岁。老人都爱把岁数往大里说,喜欢听别人说年轻,这是一般规律。我估计他也有70,有意说小一点,人之常情,礼节需要,不算不实在。
  葫芦岛是铃铛湖中的一个小岛,我来过多次,每一次来逛都觉得清新、美丽,丰厚的文化内涵,令我感触很深。第一次来时还有点震撼,激动之下,写了一篇《铃铛湖揽胜》发表,那次主要是写状元岛上的景物。这次是出门路过,因为时间尚早,老伴提出到葫芦岛上坐坐,我也正有此意,就来了。
  那老人出去放风筝的时候,我到岛上四处转了转。见岛上景色依旧,风情依然。漫步岛上,不免陶醉。湖光潋滟,生出诸多遐想。放眼绿草如茵的高地,耳边仿佛响起了那首著名的《送别》曲:“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远看有人从一座高高地拱桥拾级而上,联想到了中山陵、雨花台;而曲桥连环,更有置身天宫之感。
  绿树掩映下,有一座小院,月亮门上镌刻的对联底色黑,古朴,大气,颇具沧桑之感。内容恰与我的心情吻合:坐临半湖水,背依小长廊。横批:悠然自得。
  亭子多多,听雨轩、书香亭、把酒亭、夕佳亭、忆芸亭、 致远亭、三尺亭等皆为江南古典园林结构。亭中有人读书,有人远眺,清静幽雅,难以尽述。只说进岛处的一座高耸的白色石雕。一男一女,男子挺立,昂首望天;女子半蹲,仰面看男子。二人皆上身赤裸,造型优美。雕塑下石碑上有简单介绍:顶上四个大字:“葫芦造人”;下边小字是:“该雕塑取材于比较典型的民间传说葫芦造人的故事。葫芦载着伏羲、女娲躲过洪水,造就了人类,并协助女娲补天。”
看过之后,我才明白,此处为什么叫“葫芦岛”。原来这个雕塑与西边巨型葫芦雕塑,北边葫芦娃群雕是一体的,都是围绕“葫芦造人”的故事而建,不禁心生惭愧。后悔前几次来没注意,看到一男一女就认为与爱情有关。由此也想到,出门旅游不能只顾观景,更要认真听导游解说,了解景物的文化内涵,感受其意境美,才是最大的享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6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