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5-05-09

母亲节忆母亲(李民增)

<母亲节忆母亲>

  母亲去世十周年的忌日就要到了。经常想到她老人家在世时的一些往事。偶尔还梦见偎在娘身边拉家常。
  母亲具备中国劳动妇女的所有美德,勤劳,善良,亦不乏明智,坚强。她老人家一辈子只想着与人为善,不愿麻烦别人,包括自己的孩子。她活到九十一岁,还独立生活。
  我曾经把她接到我工作的学校住过一段时间。有空就陪她看看电视,说说话。时间一长,她觉得影响我的工作,也想念村上的老妯娌们,就让我又把她送回了老家。
  我在老家住过的是半亩多大的一个院子,正房四大间,带走廊。偏房两间,大门一间。房前,靠西墙栽了一株大大的无花果树,方圆数米,结果子很多,总是有人摘,也总是有烂掉的。别的空地上,还有一些菜畦。母亲回去,就在那里住。
  她人缘好,四邻八舍的婶子大娘老嫂子们都爱到那里找她玩,聊天,打牌,老年那种纸牌,长条的,现在不常见,很难买到,用来用去,都磨损的看不清字了。我偶尔在农贸大集上碰到卖的,一下子给她买了两副。
  从早晨就有人来,到夜里很晚才陆续散去。她们也帮母亲干些家务,母亲拿出孩子们孝敬她的点心水果的给她们吃,有时候还在那里吃饭,整天嘻嘻哈哈,像俱乐部一样。
  我把母亲接出来的日子,家里的老人们也都不习惯,觉得别扭。回去后,就皆大欢喜,出来进去的人不断,过节一般。
  三弟就在后院住,早晚到那里坐坐,打打水,干点家务。哪几天母亲身体不舒服,他就睡在母亲旁边的小床上,缺什么东西,或者有别的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我每周回家一次,偶尔有事耽误,最多不超过一月。回去时,给母亲带些她喜欢吃的东西,留些零用钱。母亲算计着我该回去了,就盼望着。
  我一回去,母亲就忙着做我喜欢吃的饭,自己很少吃,一定要看着我吃,还像小时候一样。我知道母亲的心,不管饿不饿,就尽量多吃,让娘高兴。
  母亲到老不糊涂,就在去世的前两年,一次我回家时,临走依依不舍地送到大门外,嘱咐:“你也不是小年纪儿了,不用老往家跑了!也怪累的。”感动得我赶快背过身去,怕眼泪掉下来,让娘看见不高兴。
  经常是母亲坐在圈椅上,我搬个小凳子,坐在她跟前,双手抚膝,牵着娘的手,抬头看着娘慈祥的脸,拉家常。享受那份儿温馨。回校后用一首小诗记下当时的心情:“家事国事恩怨长,云聚云散两茫茫。德如山高小天下,情似海阔融千江。”
  母亲离开我整整十年了,我无法到她老人家膝前尽孝,写下以上的文字,表达我的怀念。
娘!你在天堂过得好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2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