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日志分类

日志文章


2014-05-19

如何看待《丁香割肉》

                         
      《丁香割肉》是我小时候传统戏曲刚刚解禁时看到的,虽说对戏文不懂,可是大体意思是忘不了的。当时这个戏看着我就感到恐怖,将自己腿上的肉割下来让人吃,看完这个戏接连几个晚上我都做噩梦。梦见自己的腿上的肉都被一点点剔出,只剩下白骨。婆母想吃人肉了,就割大腿肉,如果想吃人心,就要把自己的心挖出来供她吃?吃活人心的事儿不是没有发生过,苏妲己看着比干不顺眼,就让纣王割下来比干的心吃了。苏妲己可是封神演义中的妖怪,我以为只有妖怪才可能做出如此非人的举动。
        话说后来,据说《丁香割肉》是真实发生过的感人故事,被后人收入《二十四孝》中,于是就找了一下资料得知这一故事大概是这样的:
      故事写顺天府(北京)郊外王家庄员外,家资万贯,缺乏子嗣,广行善事,为男盖庙,为女修堂,苦修三年之后,感动了上方玉皇大帝。经向太白金星问卜,方知王员外苦修三年、缺子乏嗣,遂三星先后下凡投胎王家,取名王义、王祥、王允,各娶妻一房。
      三子王允娶妻郭丁香,婚后夫妻感情甚和,男读女织,各司其事。唯婆媳二人感情不投,重打轻骂,使丁香倍受虐待,后,事被灶王及上方神灵查知,对婆母十分气愤,降灾于她,使她染病在床,命临垂危。婆母病重期间,告知儿媳等,想吃人肉,想喝人肉汤,吓的长子、次子夫妇东躲西藏。唯幼子王允闻知末躲,沿街为母子寻买,但不果,回家痛哭,妻问明原委,乃割肉自献。时、大嫂、二嫂,不仅借机偷食汤肉,并且,还嫁祸丁香,谓其懒居卧室,不事奉亲。婆母一经挑唆,心头火起,怒进厨房,抡棍将丁香拷打。待事明,婆母倍受感动,同时招来众邻乡亲,发誓尔后奏朝庭君王,封为一方贤良,还为其树“圣孝节烈”牌坊座,以为四方效仿。
      这个故事是真的发生过吗?一直以来就有这样的疑问。不知道这一故事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可是类似的割肉故事并非孤例,如蔡元培等就发生过割肉奉亲的事儿。在所谓“孝”文化的巨大作用下,割肉奉亲历朝历代都可能发生过,只是到了当代没有听说过有谁还割肉奉亲。
      割肉奉亲是大孝吗?应该是的,不然怎会被收入到《二十四孝》的故事中去呢?细想起来此举似有不妥,因为割肉的目的是让亲人吃掉,人肉是可以吃的吗?人如果吃人肉同兽有啥区别?不管是谁的人肉,不都是人肉?虽说古代不乏吃人肉的先例,可我以为那都是吃的是敌人的或者敌国人的肉,如“壮士饥餐胡虏肉”“肉食寝皮”。至于“易子而食,析骸而炊”是在特定的条件下发生的,并非是吃至亲的肉。
      对于吃至亲的肉,我有不同的看法。对于“孝”的理解,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理解。先看看在论语中的“孝”。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这句话的意思如果翻译不错,应该是这样的:子夏问孔子什么是孝顺。孔子就告诉他说:“对待父母和颜悦色是最难的。有了事情替父母去做了,有了佳肴让父母兄长先吃,难道这就算是孝顺了吗?”
      至于后代提出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似乎“孝”成了一种对父母的无条件的服从。这个理解似乎有些偏差,在中国古代有“父慈子恭,兄友弟敬”的观点。不要忘了“父慈”是在前面的,是前提条件,“子恭”才应该是结果。可是后来儒教折射出儒家思想中父母对儿女的绝对所有权,儿女是父母的私有财产,子女在父母那里没有独立的精神以及肉体的自主权。子女对父母只有绝对的回报。于是乎,割肉逢亲之类的事儿就被大力宣扬,成为《二十四孝》的故事之一。
        “非黑即白”传统的观点认为不存在所谓的中间色,在家庭伦理方面割肉逢亲是大孝,父母想吃人肉了,自己不割肉就是大不孝。“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在朱程理学看来,我们本身没有处理自身身体的权利。儿女是父母的私人财产,没有自身的权利。这也正是父母繁育后代的原因之一。父辈从孩子小的时候就要在孩子心中树立起绝对的权威,“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如果不是这样,养儿子干啥?还不如养狗养猪。在这样的父辈们看来,养儿孙和养猪狗并没有多大的区别,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父辈的利益的。
        传说哪吒没削骨还父削肉还母之前,是一个特别混的孩子(就是特别不听话,特别爱和大人较劲)然后他把龙王三太子的龙筋给挑了,十娘(他妈妈)就打他,一边打他一边说:我叫你不听话,你的骨是我的,你的肉也是我的……,就因为这句话他一赌气就削骨还父削肉换母了。
        民国年间,四川也曾发生过真实的“割股疗亲”的故事。小男孩割肉疗亲,孝则孝矣,可戕害自身,吓死生母,结局也够悲惨的。在中国历史上,有许多看似温情,实则残忍的事例被反复提倡;也有许多看似合理,实则害人的规矩在通行,类似“割肉”的故事是我们早该扔掉的历史糟粕。
      可偏偏是这些东西,其生命力还特别顽强。比如这个故事发生时,已是鲁迅借狂人之口喊出那句“救救孩子”之后的30年了。四川乐山城县外里仁街居民朱有成,才八岁。经人介绍与车某学木匠,迄今已届半年。因品性纯良,为车某重用。朱家仅有一母亲,常返家省亲。车某命其将母迎接来乐,并言明每月给米一双斗,以备补助。现因生活困难,车氏乃停止补给。朱母寄居章文炳店中,近又生病,卧床不起。日前忽想吃肉,朱有成手中无钱,乃走到厨房取菜刀将左手膀肉割下,被人发觉。其母闻之,惊痛至死。刻朱母已由街邻安葬。朱有成则经送医院诊治,闻尚有生命危险。(摘自1948年9月1日《大公报》)
      说起这“割肉”故事,我忽然想到了“不孝有三”之说。汉人赵岐写的《十三经注》阐述了他对孝的理解:“于礼有不孝者三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家穷亲老,不为禄仕,二不孝也;不娶无子,绝先祖祀,三不孝也。三者之中,无后为大。”后人常常记住了“无后为大”而“阿意屈从,陷亲不义”则极少被人提及。
        对于尊长的观点,对的,我们应当听从,而过分的,无理的要求就应当义正言辞的断然拒绝。想吃人肉了,就割肉奉亲。看谁不顺眼,不把人杀掉能算是了心愿吗?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陷亲不义,害人害己。一个人首先应该是一个有着独立人格的人,在人格上面应该是和尊长平等的,遇到问题首先要动脑筋想一想,不必盲听盲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703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