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4-02-20

悠悠岁月情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三十多年过去,当年的学生都当爷爷奶奶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老师回本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我老家附近一个数千人口的大队回去了几个在外地任教的中学教师。大队书记为了利用人才,就办起了一个村办高中。因为觉得文科师资力量弱,就与有关方面协商,把我从公立中学借调去教了一年。在那一年中,与学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许多人一直与我保持联系。利用春节休假,聚过几次。

  其中有一位在外地当了名牌大学副校长的学生,马年春节回家过年时,约了十几位当年的同学,开车把我接到宾馆,拜年叙旧,度过了一个欢乐的夜晚。

  像往常一样,席间,大家谈了许多当年的往事,有一位同学的话,让我产生感触良多。

  他记忆尤深的,竟然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当时班里有一位同学,形象实在太差了。破衣烂衫,鞋趿拉袜跌裂,浑身脏兮兮的,脸蛋倒还干净,耳后就变了颜色,特别是脖子,就像黑车轴似的。我说过他,让他好好洗洗,他嘿嘿一笑,照常!

  学习也不好,按老师们的话说,就是“么也学不会”!优点就是老实,不捣蛋,或者说,不会捣蛋!同学们就很少与他打交道,有的嫌他脏,有的嫌他笨,不欺负他,也不与他玩儿。他本来是不能来上高中的,家长托了村干部,找了校领导,就来了。也是活受罪!

  一次饭后,我到教室去。学生们大部分在教室里,三三两两地说闲话,闹着玩儿,也有几个坐在自己座位上看书,学习。

  那同学一个人坐在后边自己座位上掉泪,一边用手掐住肚子,脸扭曲地变了形,很痛苦的样子。

  我赶紧凑上前去,问他怎么了?他说,肚里疼。见我去,同学们也都围了上去。高中学生,年龄都大了,我就当即安排两个男生用自行车驮他去附近医院,同时从身上掏了些钱让他们拿着当药费。另外,又安排了两个同学到那学生家里,通知他家里的人到医院去。

  送他的学生很快就回来了,说是没大事儿,家长去了,就叫他们回来了。上完课,我又骑车去他家看了一下,嘱咐他在家好好休息,家长千恩万谢的。

  事后,我先是把当时在场的班干部叫到办公室,批评他们不关心同学,没尽到责任。班会上又耐心地讲了这件事,教育同学们要互相帮助,互相关爱,特别是对弱者,更要如此!要以己之心,度人之心,把别人当成自己。

  这件几乎每个老师都会经常碰到的小事儿,很快就过去了,忘却了。没想到,事隔三十年后,这位学生还想着。说此事对他教育很大,也因此更尊敬我了。

  它使我想到,一个学生,一个人,喜欢谁,拥护谁,爱载谁,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你对他怎么样,而是看你对家人,对众人,对集体,对公家怎么样,看你的人格怎么样。

  比如,有些不孝,甚至虐待父母的人,就会遭到人们的唾弃;有些办坏事儿的人,没受害的也会恨他们,常理!

  常见有人困惑,我对某某不错啊?或者说,我没得罪谁啊?怎么他不拥护我呢?大概原因就在这里。

  有一位博友说:“一名优秀的教师不在于他培养了多少大学生,在于几十年后有多少学生还在乎你!”我看了很感欣慰!



善解,包容,感恩,知足,惜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1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