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4-02-10

大年初九

  大年初九,是我的结婚纪念日,也是儿媳的生日。每年到这一天,我的几位学生便准时到家祝贺兼拜年,他们都是儿子儿媳当年的同学。三十多年了,年年如此,风雨不误,有时还要带上爱人,一定尽欢而散,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从乡下到城里,我几次搬家,到哪里他们都去拜年。记得我刚搬到会馆旁边住的那年初九,因为多数还不知道家门,就约定在一中桥西碰头,一块让知道家门的人带路去我家。那天正赶上大风雪,当时又没手机,一位在大学任教的学生因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时间观念强,他按约定时间准时到了,别人都没及时赶到,他找不到家门,在外边冻着等了二十多分钟。大家到家坐定之后,还都笑话他,跟他闹着玩,说他笨,他就说别人不遵守时间,故意坑他。以后每年提起这事,都要哈哈地笑一阵。

  聚会形式也不断变化。我和老伴还年轻的时候,是一大早就开始忙,把过年的好菜好酒拿出来,像搞庆典似的,极力把宴席办得隆重,他们也都大包小包的带些礼物。

  学生们都成家立业以后,不愿再麻烦我们,就尽量早来,分好工,有下厨房动手做饭的,有坐在客厅里陪我们说话的,不让我和老伴动手。

  看着我和老伴年纪越来越大,他们发现,即使这样,他们走后,我们再收拾屋子,也挺麻烦。就有人提议,共同约定:到时候先到家里集合,陪老师和师母说会话,拜完年后,再用车把我和老伴接到饭店聚餐,轮流做东。今年你负责联系饭店,买单,明年换我,后年是他。都有房有车,经济条件好了,承担得起。

  今年轮到一位在军分区当参谋的学生做东,初九上午我接到他的电话,告诉我晚上定在哪家饭店,说定,到时候开车来接我。后来又来电话说,把聚会改为中午。因为刚下过雪,路滑,怕路上出事。

  晚上,大家欢聚一堂,像“常回家看看”歌中唱的那样,谈工作、谈生活。这个说刚评了正高,那个说才添了孙女,都是喜事。

  也有不愉快的事,一位学生“揭发”,说那位添孙女的同学哭过。别的同学就都笑话他,说他重男轻女。他辩解说,那是过年时喝醉了随口说的,不承认哭过。还信誓旦旦地说,自己正想要个孙女哩,接着说了许多生孙女的好处,大家就哈哈地笑,给马年春节增添了许多喜庆气氛。我和老伴也附和着笑,仿佛年轻了许多。

  我从教四十多年,离开学校也快二十年了,不同的年龄段,都有几个有联系的学生,有的也退休了。近几年来,像这样的聚会,每年过年时都有几次,这是最有意义,最快乐的一次。



善解,包容,感恩,知足,惜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4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