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4-02-07

我的表侄

  马年初四,下乡给八旬老妗子拜年,亲戚多,中午就餐,摆了两桌,酒不多,话多。一是见老人精神矍铄,身体好;二是因为多数人平时不常见面,坐到一起,便分外亲切,有说不完的话,欢聚一堂!

  与我同桌的有一位身高两米的小伙子,刚满20岁。他是妗子的孙子,我的表侄,江西省运动员。还有一位大学体育老师,身高1米9,多次全国冠军获得者。人们的话题便围绕体育赛事展开。

  大家主要是与小伙子说话,好奇地问他些生活与训练的事。

  我早就听说,他十三岁就长到1米9,在本镇中学读初一时被江西省体校特招去,现在已经是老运动员了。

  从谈话中知道,他近年来多次参赛,获得过不少省里的名次,年后回去备战全运会。对他的其他情况,了解不多。

  “你训练的什么项目?”我问他。

  “水上项目,赛艇。”他说。

  “什么叫赛艇?”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问。我不清楚,别人也不清楚。

  他笑笑,刚想回答,被大学老师把话接了过去。他一边比划,一边给我们解释说:“赛艇是由坐在艇上的一个或几个桨手运用肌肉的力量,以桨和桨架作为杠杆划水,使小艇背向桨手前进的一项划船运动。”

  见我们半懂不懂地点头,就又比划着说:“还有一种是划艇,是运动员跪在船内面向前进方向用单叶桨划行。”

  最后又强调一句:“面朝前划的是划艇,朝后划的是赛艇。”

  小伙子微笑着,连连点头说“是”。

  我又用关切的口气问:“生活怎么样?”

  他答:“统一管饭,根据营养需要安排每顿膳食,挺好的。”

  “训练苦吗?”我又问。

  “年轻,有的是力气,估计没大事儿。”一位亲戚插话说。

  他笑笑:“嗯,就是,自己喜欢,不觉得苦。”

  “身体素质是关键吧?”我以为身高是他的优势。

  他说:“体力、耐力、心理素质都有关系。”

  在座的他三叔插话说:“和他一块选去的,咱聊城三个,回来两个了,就剩他自己。”言外之意,光凭身高也不行,语气中明显地流露着对侄儿的赞赏。

  表侄接着说:“最重要的是技术,技术是决定因素。所以离不开教练的培养。”

  于是,人们又想到奖励问题。有人问:“得了奖金,要分给教练多少啊?”

  “奖金全归自己。”他说,“当然要扣除所得税。”

  一直注意听大家谈话的大学体育老师给大家解释说:“教练的奖金,国家另有明文规定,比如,培养出一个全运会冠军多少钱,培养出一个奥运冠军多少钱,与运动员的奖金多少无关。”

  “你怎么样?”我笑着问表侄,“这次有希望拿冠军吗?”

  他笑笑,谦逊地说:“争取呗。”言谈举止,成熟大度,感觉比他的实际年龄大得多。我想:远在数千里外,离开亲人,多些人生经历,真是不错。

  想起当年他刚被选上,离家的时候,有人还觉得大人心硬,舍得把年龄那么小的孩子送到几千里外。现在看,真是做对了。由此,我对我那老妗子又增添了几分敬重。

  像现在这样,即使最后当不了冠军,体育上取不了太好的成绩,改做别的工作,成功系数也会更大些。花盆难养万年松,好男儿志在四方。抓住机遇,就勇敢地闯一闯,表侄的人生经历很值得某些青年人借鉴。我赞成他,祝愿未来的冠军光荣榜上出现他的名字:姜学文。



善解,包容,感恩,知足,惜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35)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