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4-02-05

疼儿的故事

  多年前,老家村上有一户人家,夫妻两人都老实本分,人缘好,日子过得也不错,只是愁着没有儿子,生一个是闺女,再生一个,还是闺女。

  中国老传统,讲究传宗接代,没儿子就算老绝户。那时候,国家还没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他们就总是生。一连生了六个闺女后,终于生出一个儿子,就爱如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摔了,娇得出奇。

  有一个例子,说起来挺典型的:他儿子出村上中学时,我当过他的班主任。学校离我们村不远,学生上学不住校,走读,三顿饭回家吃。早起到学校上早操,晚上到学校上晚自习,每天来回跑好几趟,很辛苦。特别是冬天,就更艰苦些。这事,别的家长不在乎,庄稼人的孩子没那么娇贵,他家不行。特别是那位母亲,更难以忍受。她就找到我家里,求我答应不让她的儿子上早操和晚自习。我就给她讲道理:一是学校纪律不允许;二是让孩子从小接受锻炼有好处;三是脱离同学,搞特殊不好,耐心地说了很长时间。

  她也知道我说得对,就是接受不了,最后竟然说,实在不行,就不让孩子念了。她的儿子很聪明,学习不错,数学尤其好,是班里的尖子,不念,我觉得可惜,就请示主管领导同意,允许他不上早操与晚自习,体育课也不上,所以他的身体素质一直较差。

  儿子长大后,有了自立能力,因为智力好,发展得还算可以,对爹娘也孝顺。但父母,特别是他娘一直不放弃对他的溺爱,习惯了。娶妻生子,做爸爸了,还像小时候一样尽最大努力照顾他,宁肯自己吃苦受累,不想让他做一点难。疼儿,在村上出名。

  人吃五谷杂粮,难免生病。有一次儿子陪娘看病时,查出娘得了癌症,本来是瞒着她的,但儿子一激动,娘觉察到了。再要让她到大医院检查治疗时,她坚决不去,说自己没事。

  家里人就总是动员她,她也越来越觉得不行,才勉强答应了。

  头天晚上说好进城去看,第二天,儿子儿媳早起,准备带她进城时,娘却不见了。就连忙喊了左右邻居到处去找。儿子早起时,大门是敞开着的,细心的人发现,从屋门到大门有无数条来回的小脚印,一看就是娘走的,她是老年裹的那种小脚,说明她出大门前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就猜想她可能走了绝路。

  最后,有人从村南路边的一个大口井里找到了她。先是看到了井口一双摆得整整齐齐的绣花鞋,确认是她的,一看井里真有人,就设法把她捞了上来。人们推测,是她有意摆好的,让人们便于找她。

  “就是因为疼儿!怕看病花钱,儿子作难。”人们都这样说。

  我曾经为此事以《母爱》为题写过一首短诗,发表在本市诗刊上,后来又编入《春雨潇潇》诗集。诗是这样写的:查出绝症//怕儿子花钱//她选择了跳井//身子像箭一样//直插//独生子的心脏。



善解,包容,感恩,知足,惜福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0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