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日志分类

日志文章


2013-12-23

也说伍子胥鞭尸

                                                  也说伍子胥鞭尸

      《史记》中关于伍子胥鞭尸是这样记载的:及吴兵入郢,伍子胥求昭王。既不得,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後已。申包胥亡於山中,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雠,其以甚乎!吾闻之,人众者胜天,天定亦能破人。今子故平王之臣,亲北面而事之,今至於僇死人,此岂其无天道之极乎!」伍子胥曰:「为我谢申包胥曰,吾日莫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於是申包胥走秦告急,求救於秦。秦不许。包胥立於秦廷,昼夜哭,七日七夜不绝其声。秦哀公怜之,曰:「楚虽无道,有臣若是,可无存乎!」乃遣车五百乘救楚击吴。

      这段话我的理解应该这样翻译:等到吴国大军入郢,伍子胥到处搜寻昭王,没有找到,他就掘开楚平王的墓,拖出尸骨,抽打了三百鞭,方才住手。此时伍子胥的好友申包胥这时也逃出郢都,躲在山中,派人对伍子胥说:“你这样报仇,未免也太过分了吧!我听说,虽然人多势众,一时或许能胜过天理,但天理最终还是要获胜的。你从前是平王的臣子,曾经面朝北亲自侍奉过他,现在竟然鞭打死人,这岂不是不讲天理到极点了吗!”伍子胥大概已对自己鞭尸的行为有了悔意,对来人说:“替我向申包胥致歉吧,就说我因为年事已高,而报仇心切,就像眼看要日落西山,却仍路途遥遥,所以才做出这种倒行逆施的事情来。”申包胥就跑到秦国去告急,请求秦国发兵救楚。秦国不肯出兵。申包胥站在秦国的宫廷中日夜不停地痛哭,哭了七天七夜,哭声始终没有中断。秦哀公很受感动,说:“楚王虽然无道,但是有这样的臣子,怎么能不保全楚国呢!”他就派遣了五百辆兵车援救楚国,抗击吴国。

用鞭子抽打300下是件很辛苦的事情,腐尸虽然没有完全腐烂仍能看出一点楚平王生前的模样,但毕竟死体与活人还是很不一样的。在这张死人的脸上,一点也没有了当年的残忍没有了当年的盛气凌人,死人就是死人。一鞭子下去,没有听到痛苦的惨叫也没有看到呲牙裂嘴和皮开肉绽,有的只是苍蝇乱飞驱虫乱爬。脑袋被抽掉了下来,也只是在地上滚动一下,没有哀嚎没有求饶,有的只是旁观者捂住鼻子表情古怪。

伍子胥当时也许在想:我奋力把这个已经腐烂发臭的尸体打得更不成样子,又得到了什么?是的,想当年父兄为楚平王所残杀,自己死里逃生,内心的仇恨唤醒了无尽的能量,帮助吴王打败楚国,就是为了报这杀父之仇。可是,鞭打一个死人一具死体和折磨一个活人还是不一样的。如果鞭打一个活人,就免不了会有惨叫哀嚎和求饶,免不了会有血肉横飞皮开肉绽。我的仇恨也就会在他人的惨叫哀嚎血肉模糊之中消失。如果没有,如果楚平王是条硬汉子紧咬牙关不哭喊一声甚至还在不停地辱骂他一家子,那他的宁死不屈也更能刺激我鞭打的力气啊!可是,这些都没有发生。要是能在自己满腔怒火烧得最旺的那一刻把楚平王千刀万剐就好了!但这一切注定都不会发生。在仇恨燃起的那一刻,我杀不了他;而在我能杀他之时,仇恨已逐渐消退。最最无奈的是,我没有可能带着眼前的精兵良将去与若干年前的仇人厮杀。

  对于鞭尸是否真有其事,史学家一直争论不休,但既然《史记》中出现了,我们就暂时相信伍子胥鞭尸事件是真的吧。太史公司马迁对此事的评价是:“怨毒之於人甚矣哉!王者尚不能行之於臣下,况同列乎!向令伍子胥从奢俱死,何异蝼蚁。弃小义,雪大耻,名垂於後世,悲夫!方子胥窘於江上,道乞食,志岂尝须臾忘郢邪?故隐忍就功名,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白公如不自立为君者,其功谋亦不可胜道者哉!”

伍子胥为报杀父之仇消灭自己的国家,我不怀疑。至于伍子胥究竟是否做了鞭尸这件恶心事,历来就有争论。司马迁不仅认定了伍子胥鞭尸,并且由衷地赞美道:深深的怨恨对于人来说,竟然如此强烈(怨毒之於人甚矣哉)!伍子胥“弃小义,血大耻,名垂于后世”。能够长久地隐忍,最终成就功名,不是一个刚烈的大丈夫怎么能做到呢(非烈丈夫孰能致此哉)?什么是小义?自然是伍家数辈在楚国高官厚禄的经历;什么是大耻,自然是楚平王杀害伍员父子了。

一心复仇的伍子胥所做的不仅仅是鞭尸,扒出楚平王的尸骨后,手持九节铜鞭,把尸骨打的肉烂骨折。然后左脚踩着他的肚子,右手挖出他的双眼,并且骂道:“你活着的时候白长了两只眼睛,不辨忠佞,听信谗言,杀害我的父亲和兄弟,他们多冤枉啊!”可是伍子胥还是不解恨,又割下了楚平王的头,并把衣物棺木全都销毁,连同尸骨弃于荒野。

如果因为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恨仅仅是这样对待楚平王的尸体也就罢了,谁让他生前不辨忠奸呢?他如果仅仅这样对待楚平王的尸体鉴于复仇心迫,应该能够取得楚国人的理解,可是这位流传千古的大英雄对父母之邦的暴行远不止于此。他还命令大开杀戒,令士卒奸淫无数。史载“即令阖庐妻昭[ur1=http://zhidao.baidu.com/search?word=%E7%8E%8B%E5%A4%AB%E4%BA%BA&fr=qb_search_exp&ie=utf8][font=arial]王夫人[/ur1],伍胥、[ur1=http://zhidao.baidu.com/search?word=%E5%AD%99%E6%AD%A6&fr=qb_search_exp&ie=utf8]孙武[/ur1]、白喜亦妻子常、司马戌之妻,以辱楚之君臣也。”如此残忍,如此丧失人伦,怎么能不激起人们的反抗,怎么能不让后世口诛笔伐呢?而太史公竟然将他作为榜样而大家歌颂,可见丛林社会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有人说了,史学界有争议的事儿,不能给它定性。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太史公的时代没有人干过鞭尸之类的事儿,太史公是不会写到史书上去的,他写了谁信啊!《日内瓦公约》之类具有普遍约束意义的条约没有在我们这个所谓的文明古国诞生不是偶然的。如果当时有了这种对于战争中犯罪行为约束的文件,那怎么说也是不可能出现鞭尸事件的。好在现在的《刑法》中设有侮辱尸体罪,如果有人再在尸体上面打什么复仇的注意不能不有所顾虑。
[/font][/pre]有人就“鞭尸”而言,很是理解伍子胥的做法,说要看该“尸”他在世上的行为,不能一概而论。如果是“希特勒”、“莫索里尼”,“斯大林”那样杀人如麻,凶如野兽的暴君应该能够预见到自己的下场。希特勒自知下场,尚有自知知明。有勇气饮弹自寻,并指示手下火化。”、“莫索里尼”过高估计了自己的下场,并不是死后立即按常人处理的,他死后的示众,对后人有教育意义。暴君斯大林在苏联不也是从玻璃棺材中拿出后烧掉了吗?只要看看稍有自知之明的一些独裁者,有的自知生前罪恶滔天,死后连骨灰也不敢留。历史都是人民创造的,也是公正的。对生前的暴君,不管后面的追随如何为了自身的利益,对其罪行横加掩盖、修饰,美化、封锁。终有一天觉醒的民众会对犯有罪恶滔天的暴君进行清算的。究竟用什么方式,历史从来没有和不会有指定的模式,但历史永远悲壮的。

历史是不允许假设的,如果吴王采用孙武之计,善待楚民,让公子胜入主郢都,则楚国肯定会俯首于吴国,对吴国的称霸诸侯的长远之计有利而无弊。真正这样的话,统一中国的是吴国也不是不可能啊。但是伍子胥不愿善罢甘休,他请求吴王准许自己掘楚平王墓以解心头之恨,吴王自然答应了他的请求。伍子胥怀有报仇之心,有如此之想法和行为,还算可以谅解。而吴王阖闾,应该算得上是一位了不得的政治家,但只图眼前之利,没有长远打算,让人感到惋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0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