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7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 2019 - 7 «»

日志分类

日志文章


2013-12-16

也说吃人

也说吃人

读史读了一点儿,我偶然困惑于“吃人”。不是兽吃人而是人吃人。吃同类,我怎么说也是理解不了,因为不了解,也难免成为被吃的对象。

关于吃人,汉族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啊。《公羊传·宣公十五年》中有这样的记载:宋人有好行仁义者,三世不懈。家无故黑牛生白犊,以问孔子。孔子曰:「此吉祥也,以荐上帝。」居一年,其父无故而盲,其牛又复生白犊。其父又复令其子问孔子。其子曰:「前问之而失明,又何问乎?」父曰:「圣人之言先迕后合。其事未究,姑复问之。」其子又复问孔子。孔子曰:「吉祥也。」复教以祭。其子归致命。其父曰:「行孔子之言也。」居一年,其子又无故而盲。其后楚攻宋,国其城。民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丁壮者皆乘城而战,死者太半。此人以父子有疾,皆免。及围解而疾俱复。翻译成现代汉语大意应该是这样的:宋国有个好行仁义的人,三代都不懈怠。家中的黑牛无缘无故地生下了白牛犊,便去询问孔子。孔子说:“这是好的预兆,可以用它来祭祀上帝。”过了一年,他父亲的眼睛无缘无故地瞎了,家中的黑牛又生下了白牛犊,他父亲又叫儿子去询问孔子。儿子说:“上次问了他以后你的眼睛瞎了,再问他干什么呢?”父亲说:“圣人的话先相反后吻合,这事还没有最后结果,姑且再问问他。”儿子又去询问孔子。孔子说:“这是好的预兆。”又叫他祭祀上帝。儿子回家告诉了父亲,父亲说:“按孔子的话去做。”过了一年,儿子的眼睛也无缘无故地瞎了。后来楚国攻打宋国,包围了宋国的都城,老百姓交换儿子杀了当饭吃,剔下骨头当柴烧,青壮年都上城作战,死亡的人超过了一半。这父子两人因眼瞎都逃避了作战。等到包围解除后,眼睛又都恢复正常。这个不忍读下去的故事留下了一个成语:“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它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互相交换子女来吃,用他们的骨头当做柴来做饭。

一代枭雄,春秋五霸之一的齐桓公也是一个吃人的人。易牙烹子的故事,见诸《管子.小称》:齐桓公对易牙说「惟蒸婴儿之未尝」,易牙便蒸其首子而献之公。齐桓公对管仲说:「易牙烹其子以快寡人,尚可疑邪?」管仲答道:「人之情非不爱其子也,其子之忍,又将何爱于君?」易牙烹子、桓公吃婴,可见吃人在当时并非个例。

稍后一点儿的儒家亚圣在《孟子》中如是说:「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虽是不忍,可是在权贵们看来,下等人劣势群体是不被他们称为和他们一样的人来看待的。对此鲁迅在《病后杂谈》有此说法:「真也无怪有些慈悲心肠人不愿意看野史,听故事;有些事情,真也不像人世,要令人毛骨悚然,心里受伤,永不痊愈的。残酷的事实尽有,最好莫如不闻,这才可以保全性灵,也是『是以君子远庖厨也』。眼不见为净,不忍看,不愿看并不能让残忍不发生。

关于吃人,民族英雄岳飞有一首脍炙人口,读起来令人心潮澎湃的词《满江红》,这首词中有这样的话: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我的理解“胡虏”虽是对北方少数民族的蔑称,可他们终究是人,“匈奴”同样也是和汉族一样的民族,可是他们竟然要被吃肉喝血,可见是当时的汉人多么的残忍啊。

被称为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里面对吃人的情景描述的真是不少:如武松的鸳鸯楼十五命,如清风山的燕顺等人挖人心做酸辣醒酒汤,如李逵的活割黄文炳等等都是。书中细述了李逵炮制黄文炳的过程,“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拣好的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割一块,炙一块,无片时,割了黄文炳,李逵方才把刀割开胸膛,取出心肝,把来与众头领做醒酒汤。”偌大的活人,绑在那里,如享用生鱼片般血淋淋边割边吃。恕在下愚钝,不知各位看到这里对我们引以为豪的所谓名著有何观感?

说到这儿,也许会有哪位朋友提出异议,说这黄文炳本就是个反动人物,阴险小人,本就该死,你替这厮叫甚么屈?是吗?如果这样说,在下倒要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黄文炳是否真的该死?如果说黄文炳人品是极差,说他是阴险小人,是事实,但问题是,他身为朝廷命官食君禄当报君恩,发现有人公然在饮食营业场所题反诗,并且叫嚣要“血染浔阳江口”时,是否有义务向当地官府报告并穷究到底清除隐患?这个问题古人便有争议,多数是不认可黄的为人,但认可他的作法。那么今天这个问题该怎样看呢?第二个问题是:就算黄文炳真是的该死,是否就该被如此残酷地活剐?如果说“是”,那么在下就提第三个问题,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即是否可以为了一个高尚的目的就应当容忍吃人?如果有哪位朋友还说“是”,那么在下便提第四个问题:请问,什么是高尚?是上天厘定的一个放之四海的先验的准则,还是是非由人自定?事实上,古往今来无数光天化日下的暴行有哪些不是在“高尚”的旗号下进行的?为了皇帝万岁,为了日尔曼民族的纯洁,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革命,为了保卫伟大领袖,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只要目的是神圣的,手段的卑劣和残忍就都不成其为卑劣和残忍,就都是必要的,这样的吃人逻辑,在人类的历史中带来的灾难难道不比单纯鼓吹暴力的强盗逻辑远为巨大和可怕?而且,水浒世界里的很多血腥气冲鼻的行为,连追求正义的幌子都没有,完全是为蛮荒的嗜血心理所驱使,如本节开头提到的李逵的所为。

在我们读《水浒》崇拜水浒英雄时,我们是否也应该对其中吃人的情景加以批评啊?

要知道吃人这样的情节,并不是《水浒》的专利,如唐传奇《虬髯客传》中的虬髯客豪气冲天地将仇人心肝切了以后生吃了下酒,如清代夏敬渠的《野叟曝言》中说到如何享用人脑:就而《水浒》在对英雄们采取的野蛮报复行为大加赞赏时,却并不是肯定文明。”

不要怪夏志清先生喝多了洋墨水就回过头来挑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梁山好汉的理,实在是因为一部《水浒》中,值得我们今人深刻反省的内容是太多太多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处处闪现着吃人的罪恶,让我们为了传统中的吃人行为而祈祷吧,愿那些崇尚吃人的人为英雄的现象能够早一天结束,愿吃人的人幡然悔悟,愿他们的灵魂得到上帝的宽恕!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0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