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8-14

迷人的菜地

                                                  迷人的菜地
       
        “欢言酌春酒,摘我园中蔬。 微雨从东来,好风与之俱。”很喜欢陶渊明这几句诗。喜欢诗中所展现的那种纯朴的民俗民风:欢快地饮酌着春酒,采摘园中的蔬菜,细雨从东方而来,夹杂着清爽的风。该是多么惬意的生活啊?
       老家有农谚说:“头伏萝卜二伏芥,三伏栽白菜”。早年没有人种大棚菜,现在又到了栽白菜的时候,一段如陶渊明诗所描绘的美好的生活片段便浮现在脑海里:
       还是生产队的时候,村南不远的一块庄稼地里,有一口废弃的大口井,多年不用了,里边还有水。井的周围就是我们队的菜地。最多一二亩吧,每家分一小块,打成几个菜畦,各人根据自己的意愿栽些茄子、黄瓜,辣子、豆角、西红柿之类。
       队里统一组织人打好的顺水沟,从井口通向各家的地头。井周围留出一方高地,公用。井口上安了一架水车,用一个粗杠子推着,绕井口转,井水就从一个铁簸箕里不断地流出来,浇菜。没人统一安排浇菜的先后次序,这家浇的时候,那家就等着,从没因争浇水的先后吵过架,闹过矛盾,而是是经常相互帮助,有的人还顺便把别人家的菜浇了,过后还不给那家说。那家的人知道后,也不查问,心里知道是谁给浇的。谁好,谁给自己近,各人心里都明白。谁浇水时,发现水车出了毛病,就自己想法修,即使需要花钱买零件,也不攀别人。别人也有主动上前帮着修的,谁也不说感谢的话。就是一家人!
       谁家也不扎园子,把自己的菜与别家隔开,不怕偷,也没人偷。偶尔家里来了客人,想多炒几个菜,恰巧自己菜地里没熟的,或者没栽那样菜,看谁家有,随便摘就行,不算偷。那家知道了,还会高兴,觉得你没把他当外人,感情要亲近许多。
       也没见谁家摘了菜到集上卖,一时吃不了,就送给别人家吃,带着往家走的时候,碰见谁给谁。别人就拿点,也不谦让。有时候也说:“行啦行啦,多了吃不了!”主家就说:“多拿点多拿点!”都把给人菜当成高兴的事。
       立秋前后,开始拔菜秧,清地,掘起来,平整好,准备栽白菜。一般是先用一畦或半畦撒播菜苗,等长大了再移栽到别的畦子里。都用不了,多余的就拔下来扔掉,或者喂猪喂羊,也有炒了吃的。所以,谁家没撒苗,或者育得不好,就可以到别人家去移栽,打招呼不打招呼都不要紧,只要注意别伤了主人留下的老母就行。谁家苗育得好,大家都去移,那家就很有光荣感,还帮着移。庄稼人真是很淳朴可爱的!
       白菜刚栽种的那段日子,更是美好的享受。每天早晨和傍晚,各家的男人们都提了水梢水壶去嗤(冲)白菜,捉虫。早晨还要用搂钩把畦土搂松,傍晚去时,再踩实,看着白菜一天一个样的渐渐长大。那充满希望的日子真是令人陶醉!
       一天两次,大聚会,女人一般不去,在家做饭。也有例外,像我,平时在校不回家,就只有孩子的娘去。星期天在家休息时,偶尔去一次,就很享受那种安乐和谐的气氛。
       人们一边干活一边聊天,聊一些逸闻琐事,或者有趣的经历。说的最多的是随军支前抬担架的事,到外地挖河的事,嘻嘻哈哈,笑声不断。有的自己的活干完也不走,帮着别人家干,仿佛就是为了在一起多玩儿一会。那种温馨,那种和谐,那种纯朴的民风,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很甜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77)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