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8-03

空山新雨后




                                                  空山新雨后
   
      满目清新!是我雨后清晨登上运河边小山时的深切感受。
      树叶、花草、空气、环境,当然还有人,一切都是那么晶莹、明亮,让人一看便有很清爽的感觉,心旷神怡!
      王维《山居秋暝》诗所说的“空山新雨后”中的“空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空的山,而是因为植物的茂密,掩盖了人活动的踪迹,用在这里正合适。
      我是从东边登山的。一走到山口,我就被眼前茂密繁盛的花草吸引住了,叶面上滚动的水珠映着早晨的阳光,水凌凌,亮灿灿,仿佛在对着我笑,有了灵气一般。
    沿弯曲的石路往上走,临近山顶时,看到路边林间的空地上,有一个戴遮阳帽的白发老人坐在马扎上逍遥地自拉自唱,旁边还站着几个中年人,其中还有一位妇女,都在专注地看他拉,仿佛也跟着唱。那老人唱腔嘹亮,弦声悠扬,一听就是专业水平。
      我与他熟识,在其他场合看他演出过,还与他同桌吃过饭,知道他是国家一级演员,本市著名的评剧表演艺术家。
      也看到了我,向我点头示意。我不愿打扰他,只是向他招了招手,就继续向前走,边看边拍照。
主要是树和花,各种各样的树,各种各样的花,高高矮矮、密密丛丛,生机勃勃、满目葱茏。花木间,可见山石,白绿相间,山石的坚硬顽强与花草的柔美和谐地搭配在一起,在我心中展现出一种别样的美,很有踏实、满足之感。
      走在山路上,透过树的间隙偶尔可以看到山下运河中潺潺的流水。因为昨天雨下得大,河中水位增高不少,几乎齐岸了,正好方便行船。石栏外,偶有游人走过,又添了几分动态美。因为在世间万物中,人才是最好的风景!
      在山路的最高处,我们想按老习惯,顺便到山顶小坐一下再走,无奈“道狭草木长”,担心“朝露沾我衣”,老伴不怕,她说是不想碰掉花草上珍珠般的水珠,我们就没往上去,只在石路上四下眺望,观赏了一会远近的景致,就继续向前走。我沿路又拍了些照片,不用选景,幅幅美艳。叶圣陶在《苏州园林》中说,“无论站在哪个点上,眼前总是一幅完美的图画”,这里可以说:无论站在哪个点上,眼前总是一片葱茏的绿涛!
      顺路从北山坡下山,穿过一段隧道般的密林,远远地看到阳光明亮的地方,就是山下的大道了。走上大道再回望小山,心中便有了仿王维的几句诗:空山新雨后,清凉爽似秋。红日林间照,碧水河中流。梢头鸟鸣喧,树下弦声悠。乱花迷人眼,笔者自可留。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05)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