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7-18

《九渡纪事》之九(二)自己的孩子靠得住

(二)还是我们自己的孩子靠得住
  到八五年选拔干部讲四化的时候(干部要革命化、年青化、知识化、专业化),社会上流传的民谣是: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关系最重要。
  洪水荣和他的四个子女谈了一次话。
  他说:我吃亏就吃亏在没文化上。吃亏在没大学文凭上。你们无论如何要弄张大学文凭回来。你们没考上大学,没考上高中,不能全怪你们。我没功夫管你们,我有责任。
  现在我弥补我的过错,我厚着脸皮去找了银行金行长,电力局李局长、客车厂的赵厂长,他们答应将洪光(大女儿)保送省银行职工大学;将洪明(大儿子)保送到省电力职工大学;将洪星(二女儿)保送到省机械职工大学。至于洪亮(二儿子),你年龄不够,我找了省局人事处吉处长,他为了照顾本行业的干部子女和关系户的领导子女,给省邮电学校弄了个中专自费班,计算机通信专业,很吃香的专业。他们处里自己招生,招好了交给学校去办,不让学校插手。学校有意见,吉处长狠狠训了他们一顿。老干部就是有魄力,不服不行。吉处长答应我,让洪亮去读自费班。我们家就弄了一个名额,别人说不出什么。说什么,这回我也不管了。
  当初,我怕人家说闲话,没敢把你们三兄妹安排在邮电局,把你们分别安排到银行、电力局、客车厂工作,你们还有意见。你们现在看出好处来了吧。要是都在邮电局,能去一个不错了。三个都上,门都没有!
当然人家也不是白帮忙,我也给人家安排了好几个孩子。这次,我也得把他们的几个孩子弄到省邮电职工大学去。也不是那么容易办的。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洪水荣强调说,我不要求你们考八十分九十分,你们给我考61分就行。三年拿回大学文凭就好。要是不及格,我狠狠打屁股,今后我再不管你们。
洪水荣没有失望。
三年之后,三个儿女分别在职工大学毕业。
四年之后,小儿子从中专毕业,回局安排在程控机房上班。一年之后调到市话科当科员,坐办公室。一年刚满,提升副科長。
洪水荣又对四个儿女进行了思想教育。
洪书记说:
你们不要以为有了个文凭,就翘尾巴。如果凡事跟领导较真,你这一辈子别想有出头之日!当年那些大右派,像清华大学的校長張奚若、交通部長章伯钧这些人,不都是真有大文化有大知识的人,一较真,一翘尾巴,还不被党一巴掌打到地狱里去了。讲什么立场、原则,没有那回事。毛主席连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不放在眼里。这里靣太复杂了,你们如果掌握不住,就简化为:一把手说的就是真理,就坚持拥护。领导怎么说你就怎么办就行了。别用脑子,当下级,得有点奴隶性才好。
第二点就是利益。领导提拔你,你就得给领导带来好处。不然,那么多人,提拔你干什么?你的权力是谁给的?不是你们学校课本上讲的是什么人民给的,那是唬弄人的,大靣上说说的。
你们心里要十分清楚:
你们的权力是领导给的!谁提拔你、谁给你权力,你就向谁负责,为谁谋利益。别的一概不管。
你别考虑那些国家利益企业利益,没那回事,空的。那些企业利益大小、国家利益損失不损失,看不见,摸不着,与个人有啥关系?但是给个人的好处看得见,摸得着。领导群众都一样,人心还不知是肉長的?你能给领导办好亊,就行。当然,时不时的也得给群众办点事,大靣上得过得去嘛!
你们要像我们省局吉处長学习,基层群众多少人有意见,他都不理,领导满意就行,机关处長们测评,吉处長得第一。为啥?他给处長们把孩子都安排提拔好了,谁不感谢他。吉处長退休了,人家还享副局级待迂,你不服气你有意见,有什么用?
第三点就是要低调。你们还真以为你是凭本事凭能力上来的?说你们有这样那样的素质能力,提拔你有这样那样的考察理由,那是说给上头听听,骗骗下头的。你们心里也清楚,你们是沾了爹娘老子的光上来的!
什么民主什么推荐,都是事先协商好了确定好了的。选选举无非做个样子,堵堵别人的嘴的。   
凡正有职有权的位置都不是选的。只有什么乡县人大代表什么基层支委委员才是真正选举的。凡正真选举的,都是些无职无权没用的。大家谁都知道,但是谁也不能说破。谁说破了就犯大忌了。谁就该倒霉了。
有一副对联怎么说的?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横批画龙点睛、切中实质四个字:不服不行!真是一针见血啊!
我心里清楚,比你们有本事的人多了去了。他们也只有发发牢骚的份。有啥用处?
所以你们心里要清楚,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能像那个靠老子上来掌了大权发了大财的大小姐,在全国两会上在各大媒体前还说什么都是靠自己努力上来的,惹天下人恥笑,引亿万人鄙视!她連大学都考不上,《微机原理》补考都不及格,努力什么?
你们要低調些。低调,就不让人討厌,就容易得到同情,得到支持。人家最多说你人不错,能力差点,那无碍大局。
我今天这些话是在家里关起门来说的,到外靣无论如何是不能说的。真话只能在家里说,到外靣是只能讲官话。内外有别懂不懂?
洪书记的确会做人的政治思想工作,他的四个儿女在他的言传身教下,飞速地成长为无产阶级的革命接班人。三个大专毕业的儿女后来都走到本县银行、电力、客车厂的领导岗位上。
招工的知青们回来锻炼了一两年后,洪水荣力排众议,独断专行,把省局机关的、本局领导的、地委机关的,还有协作单位如银行、电力、客车厂的领导干部子女,统统提拔到从科级至副局级领岗位上。位置不够,分科,新成立了好几个科与什么办什么办,如电话号码簿办公室,正科级。充分显示了洪水荣当一把手的魄力。有职工开玩笑说,到我们局里见了领导干部子女叫科长就行,管保没错!
他老婆小米这才眉开眼笑地说:这还差不多。老洪现在有个当书记的样子了!
他一改往日糊涂柔软的风格,转眼之间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许多人惊诧洪书记的巨大变化,开始牛眼看人。
洪水荣在局务会上斩钉截铁的说:老一辈打下的红色江山交给谁?八九年六.四的动乱证明,只有我们革命家庭的子女最可靠,其它人都是靠不住的。
我不怕人说闲话,我没有为我个人谋私利,我只一个小儿子在电信局,不过当了个副科长。
为了使我们的红色江山千秋万代不变色,我们必须培养红色革命接班人。否则,就是对人民犯罪!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我们每一个共产党员、每一个革命干部,都要站稳阶级立场,和党站在一边,和人民站在一边。而不能站在革命的对立面去!
  大家都不说话了。
  谁还敢说什么呢?
  从此再也没人说洪水荣糊塗、窝囊了
  洪水荣54岁那年,升任地区人大副主任,进了人大办公大楼,坐进了有客厅有卧室有大班台的百平米办公室。
  洪主任依然那么朴素那么低调。只有他在家里喝茅台、吸九五至尊香烟的时候,才偶尔峥嵘一下。
他的太太小米早调到地区妇联当处長去了。小米在洪主任的长期革命教导下,经过革命熔炉的锻炼,深得其中三昧。小米善于织网,团结互助,把四套班子的太太夫人们调动的团团转,好几对成了儿女亲家。地区官场的事破枕头风吹地暖酥酥的了。
小米如同老洪,平时行为低调,衣着朴素。她酷爱翡翠,只有当她出手大方地购买翡翠A货时,你才不敢不对她刮目相看。小米还想调到地区人大当办公室主任,被洪水荣坚决地拒绝了。
  小米说:“那些买房子的人真傻!目标那么大,还不是自投罗网。咱们多好,全国到处有那么多活动中心,想到哪住就到哪住,一分钱不用花,和自己的有啥区别!”
  洪水荣说:“说得好!头发短了,见识长了。贪污的人更傻。我就不贪污。我把子女安排好就行。我们四个儿女就是四个用不完的金山。他们都能替我签单,我还要钱干什么!”
  出了门,握着领导的手,洪水荣仍然很谦逊地说:“我是个工人出身,没什么水平。也就是个普通的小小老百姓”。
谁知道呢?人们众说纷纭,褒贬不一,针锋相对,没有结果。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49)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