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7-09

竹园镇人大主席“大操大办”尚需探讨

  广元市青川竹园镇人大主席李某,在儿子婚庆时宴请102桌,宾客约950人,共收礼金146700元。经纪委查实,此举属大操大办,已构成违反廉洁自律纪律,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被责令辞去镇人大主席职务。(7月5日《华西都市报》)
  最近一个阶段,因单位办理证件年审,本人接触了某县地方职能部门,深恶权力部门的吃拿卡要,发誓再遇到官员被曝光,决不发声。但仔细观看了竹园镇人大主席李某“大操大办”的新闻后,还是感觉我有话讲:这个大操大办尚需探讨。
  中国官场文化,自古以来就是“扶竹竿不扶井绳”,巴结、送礼只给上级而且只给有用的人送。用不着你,即便你是皇帝老子,也不会有人给你送东西。平级送点东西,也都是“八月十五的月饼,一盒子来一盒子去”,更注重礼尚往来。至于上级给下级送礼,估计也就是拉选票的那次,一般时间恐怕很难。
  相反,中国民间习俗尤其重视礼尚往来。无论什么关系,只要你家喜事人家给你随礼了,人家孩子结婚,你就必须去还礼。在数字上,也讲究一个对等,人家给你随礼1000元,你就不能还500元,这就是民俗。而且,周围的人家孩子结婚都办酒席,自己家的孩子也必须办。竹园镇也是中国的一个乡镇,恐怕也难摆脱这个风俗。
  竹园镇的人大主任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大家应该很清楚没什么实权。只要没有权力,同样不会有人巴结,更不会有人趁其儿子婚礼送钱送物,借机讨好。相反,那些和李某有过礼尚往来的,却不得不前来还礼,至于随多少礼,这都跟他们平时交往有关系。
  对于四川的随礼文化,一次一个内江的朋友和我交流,我才知道四川礼金情况。当时我说要去喝喜酒,内江的朋友问我随礼多少?我说一二百的样子。他说比我们这里少多了,那边差不多的关系就要600元。后来听四川其它地方的朋友说,他们那地方现在也要400+了,主要是受物价指数的影响。
  “在儿子婚庆时宴请102桌,宾客约950人,共收礼金146700元”,人均随礼仅140多元,相对四川礼金整体水平,可谓是不多。这个礼金在山东聊城,基本上除了喜宴开支外,所剩无几。对四川的消费水平,我不慎了解,但是估计也不会剩余多少,所谓人大主席“大操大办”基本也是赚个吆喝。
  治理官员大操大办没错,但对于基层干部是不是大操大办,不能只看礼金总数,更要实事求是的分析一下地方的具体情况。儿子结婚本来是喜事,可因为一次正常婚宴丢了官,李主席有点冤。

  作者:张洪泉
  

标签: 张洪泉  


 类别: 如是我说 |  评论(0) |  浏览(817)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