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6-09

高考公平不能仅仅是一个梦

                 
  2012年6月22日,湖南电视台经视频道《钟山说事》栏目的一期《高考天问》的视频在网络爆红,这期栏目主持人钟山痛斥高考的不公平,质问高考的地域隔离制度,揭秘了高考背后的潜规则。今年高考前夕,经过朋友的推荐,看过这一节目,思想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教育公平应该是人类社会具有永恒价值的基本理念和基本行为准则,应该成为整体社会公平的有机组成部分。教育公平对于实现教育发展的基本宗旨、对于保证社会的正常运转和健康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各地教育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教育资源分配厚此薄彼、弱势群体的教育权利难以得到保障,教育公平问题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和突出矛盾之一。
    高考是中国目前相对公平的方式,使许多寒门学子看到了改变命运的希望。没有高考你打得过富二代、官二代吗?可是这拼了命的高考真的有那么公平吗?真的能够使命运转向吗?以2012年为例,考上北大的比例安徽7826:1 北京190:1北京考生考上北大的几率是安徽的41 倍,是广东考生的37.5倍,是贵州考生的35.4倍。众所周知,北大清华等名校是靠全国的财力养活的,只是最近几十年才有个别名校划归地方。就算是地方名校,也是在国家特殊政策的关照下发展壮大的。可事实上,北京大学简直就是北京人的大学,复旦也就成了上海人的复旦,这是什么,这就是赤裸裸的践踏公平的地域隔离主义。虽然都是高考,可是在不同的地方,考生通过考试升入大学的难易程度是不一样的。早在2001年就有山东省青岛的考生因为公民的升学机会不均等而状告教育部,一石激起千层浪,民意汹汹,民意沸腾。这么多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一个结果,在和谐社会的外表下公然有如此藐视公平的情况长期存在,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一位湖南的小伙,在上海的一处建筑工地打工,偶然间和写字楼的设计师聊天得知他们都是1999年参加高考的,湖南小伙考了523分落榜,而设计师当年在北京考生考了421分,考上了建筑工程大学,若干年后,命运竟然如此差异,公平吗?这高考,那些通过高考想改变命运的孩子说公平吗?那个时候全国都是一样的考题,如今高考的题目各地自定了,这种不公平的现象被轻而易举地给掩盖了起来。
    为了追求相对公平的机会,一些准考生们不得已背井离乡当上了高考移民。可是自2002年以来,一些省市先后制定政策对高考移民进行封堵。高考移民一旦查出,即使要取消录取资格和学籍,造成巨大利益损失。尽管如此,高考移民还是屡禁不止,一些家长和考生甘冒巨大风险,不惜代价与政府政策博弈。那么,是什么力量让高考移民“前赴后继”呢,高考移民久禁不止的根源症结在哪里? 从公平和权利角度讲,高考移民实际上是考生用脚争取权利的方式,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受教育权平等,让每位公民都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是宪法的原则,公民的基本权利,也是现代法治政府应履行的职责。高等教育阶段应根据成绩对一切人平等开放,世界各国通行的做法是通过知识考试考核进行择优录取,并不包含对地域、户籍的不正当考虑。而我国现行的高考政策则不然,无法保证求学者拥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尽管高考是高中毕业生接受高等教育的必经关口,但却不能实现“根据成绩对一切人平等”,相反却通过地域和户籍等因素的限制,使考生间的不平等合法化。竞争激烈与否则完全由人为因素不合理的高招指标分配来决定,这使得本质上平等的受教育权地域化、等级化和特权化。
    从法理上说,公民的受教育权系指公民获得教育机会、接受教育的权利,其本质的社会依据在于人自身完善发展的基本需要,在福利国家兴起之后,以《魏玛宪法》为标志,受教育权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在宪法上得到了确认。受教育权具有自由权和社会权的双重属性:作为自由权具有消极的属性,即受教育不受他人非法干预的自由,要求国家、社会的不作为;作为社会权具有积极的属性,即受教育需要有人从事教育活动,要求国家、社会的作为。
    平等权是一项原则性的权利,渗透于宪法的整个基本权利体系之中。同时,平等也有着多重的歧义,需要一一加以明确。首先,平等是机会的平等。也就是说,宪法只保障公民平等地享有权利,而不保障享有权利都会达致同样的结果。其次,平等包括实质上的平等,而不仅仅限于形式上的平等。因为实际中人人生而不平等,每一个人最初的社会起点都是不一样的,而福利国家的基本理念就在于,在最基本的层面上使得人人都享有生存上的保障,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矫正这一起点上的不平等。这也正是包括受教育权在内的社会权利根本上的理论依托。平等权体现在受教育权中就是:平等地享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平等地享有满足特定条件即可享受特定教育的权利。再次,平等权并不排除合理的差别。因为现实中人们客观地存在着许多差别,如果法律上完全无视这些差别而加以机械的均一化,则反而是不合理的和非现实的。
    多年来,根据地域区别划定分数线,作为享受高等教育资源的限定条件是不公平、不统一、难以为人所接受的。在起点平等难以保障的情况下,法律的作用更多地应该体现在保障人人享有机会上的平等,每个人都应当有同样的机会来改变自身的命运,而根据地域区分划定分数线的做法显然剥夺了相当一部分公民这一机会上的平等,满足同样条件的公民在不同的地区却遭受完全不同的待遇。这一规定与受教育权作为一种社会权利的基本理念相违背。原意为保障起点上的相对平等的受教育权,却因为分数线的区分划定而进一步加大了起点上的不公平,在竞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人为地为不同地域的公民划出了不同的起点。当经济发达、教育水平较高的地区分数线偏低,而经济欠发达、教育水平较低的地区分数线较高的时候,这一规定尤显荒谬。
  《宪法》第33条第2款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第4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教育法》第九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受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财产状况、宗教信仰等,依法享有平等的受教育机会。”第三十六条规定:“受教育者在入学、升学、就业等方面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学校和有关行政部门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保障女子在入学、升学、就业、授予学位派出留学等方面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高等教育法》第九条规定:“公民依法享有受教育的权利。……高等学校必须招收符合国家规定的录取标准的残疾学生入学,不得因其残废而拒绝招收。”以上条款直接或间接地确定了公民享有平等受教育权的规定和精神,而根据地域区别划定分数线的规定与这些规定和精神是相违背的。
  《宪法》明确规定的公民的基本权利,难道说政策的制定者们不清楚吗?他们为什么敢于和《宪法》对着干,答案再明确不过了,是因为利益。那些政策的制定者们在北京,他们的子孙,自然也在北京,他们要利用手中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上海虽说不是权力中心,可都知道是全国的经济中心,那里富可敌国的人多啊,利用自己手中的经济力量来影响政策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让我们高举《宪法》的大旗广泛的呼吁,总有一天无论穷富,无论官民,无论城乡,不分地域,所有的孩子都能够享受到包括受教育权在内的各种平等的权利。让我们用终生追求平等的马丁牧师的最后演讲来做结束语吧:我们的前途尚存荆棘坎坷,可对我来说这不算什么,因为我已达至顶峰,我不会在乎。和任何人一样,我愿意生命长久,长寿本在情理之中,但我现在不执著于此。我只是要行上帝的意愿,他让我攀登险峰,我极目远眺,前方就是乐土。或许我不能陪你同行,但今夜我要让你们知晓,我们就是将要抵达乐土的子民。我不怕任何人,我的双目已看到上帝莅临的光芒。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884)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张红军 2013-06-15 09:54 Says:
怎么就没有人关注高考的公平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