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 2019 - 2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2-26

到埃默里大学扮演父母的角色——

                                               
                                           
                                                                                                                                                                                                 昨天早上,女儿很认真地给我们商量:她的好朋友洁这几天为了给我们担任司机,连续以父母来美国为由请了几次假,他们老板也认了真,非要见见洁的父母并请吃饭不可,无奈之下,洁只好请女儿和我们商量,能否去他们学校一趟,以父母亲的身份和老板及同事们见个面?一想起洁这孩子这几天没少帮忙,这点小事算什么?再说我也很喜欢到这所世界闻名的大学去看看,何乐而不为呢?这装爹又不是装孙子!
      于是,上午十一点多就穿戴正式的跟着洁去了埃默里大学。远远望去,这所建于1836年的大学隐藏在一大片的绿茵之中,各色的建筑美丽绝伦,老式的大门透露着深深的文化底蕴,尽管是冬天,路边黄色的/蓝色的粉色的小花在灿烂的开放着,道旁古树参天,洁指着一栋栋形色各异的楼房为我们依次介绍着这是什么什么学院,楼前或者是雕像或者是标牌写的是什么人捐款建造的这栋大楼。美国人一般是在发达之后将钱捐给社会,而不是留给子女。因为那要交付很多的遗产税,对子女也没有什么好处。
       左侧最宏大的两栋楼,分别是治疗癌症的医院,和儿童医院,他的实验室就位于医院的四层。看着地面上没有多少车辆,但是到了停车楼才知道找一个车位的艰难,一直开到E层才找到一个车位,坐电梯直接来到医院的一层,只见洁净明亮的大厅内温馨漂亮,导医台的护士见我们进来,马上热情地打着招呼,右侧待诊室,一排排软椅上坐着大约十几位老年人或者看书/或者呆坐的在候诊,没有什么大的动静,整个大厅更像图书馆的氛围。乘电梯来到洁的实验室,先是去见了洁的老板,一位和善而精神的中年人,见到我们进来连忙从办公桌前站起,热情的和我们握手打招呼,洁一一介绍以后,老板很高兴得告诉我们洁很优秀,在实验室做的很好,你们养育了一个优秀的人才。还表扬妈妈这么年轻。我们连连致谢,感谢教授对洁的帮助和栽培,并随手递上带来的铁观音茶叶。老板很高兴得接受了,并说改天一定请我们吃饭。见到同室的一位黑人老师在全神贯注的工作,我们连忙告辞到了隔壁的实验室,穿过一排排放满仪器的架子,洁依次向正在忙碌的人介绍着我们,也介绍着对方,这是魏锐博士,来自南京大学,这是##博士来自北大,这位是---------,,我们一一笑着应答,并同时表示着感谢之类的话。最里面是洁的办公区间,从办公用的桌椅和四周用书架和试验台围起的面积看,洁是这个实验室的主力。
       然后,洁又带我们在学校里参观了一圈儿,我贪婪的看着这美丽的校园,迎着一张张年轻而灿烂的笑脸,真的很羡慕这些幸福的孩子们。穿过一段两旁摆满小食品的小道,洁对我们介绍说; 这些小商贩都是附近的农民,他们把自己做的食品/水果/蜂蜜,定时拿到这里来买,可以随意品尝。值得注意的小贩们并不急于招徕顾客,反而,有的看着报纸,有的高兴的和同伴或者光顾摊子的学生们聊天。也许,他们在享受着这个过程。
       再往前走,看到的是宽敞的塑胶操场,里面有许多的孩子们在奔跑,或者踢球。操场边的路旁有一个白色蓝顶的开放式小帐篷,聚集着一群男男女女的学生,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问洁这是怎么回事?洁笑着告诉我:这是一个学生自愿组成的组织,在为某个发生灾害的什么地方募捐。目前的美国对学生是否具有爱心,非常看重,这种活动对学生将来的发展很有好处。
      接着,我们来到了学生会中心二楼吃自助午餐,一楼大厅四周是那种店铺式的各种快餐,或者是咖啡厅,大厅中间错落有致的排放着各种应坐桌椅或者是软软的沙发,有好多的孩子在这里边就餐,边用电脑或者手机在看着什么。我们也不由得放轻脚步,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二楼的自助餐品种非常多样,各种青菜/水果/肉类/鱼类/以及各种饮料琳琅满目,而且四处也非常洁净,我先去洗手,在捡拾完了食物即将吃的时候,才发现我刚才洗手时,把手机忘在了台子上,赶紧地过去去取,已经看不到了。非常着急,以为这里人流那么多,是没有希望再找到了。洁一边笑着安慰我说没事,一边到吧台上去问,吧台里的工作人员在同洁交流了几句之后,在身后的抽屉里拿出手机交给了我。真的是没有想到啊!洁说像这种情况经常发生,谁见到了都会交到吧台上去。
       在吃饭的过程中,过来了一位长得象爱恩斯坦的老人,穿着破旧的西装。在洁的身旁坐了下来和洁攀谈。洁边交谈边为我们翻译,同时指着我们作介绍。原来,这是一位独居的老教授,九十多岁了,经常在中午来到这里找一些学生攀谈,听说我们来自北京,并且从事的医学工作,他不时地举起大拇指,说是自己到过北京,并且他的一本书最近出版,希望我们看一下。也可以带我们认识一些退休医生,参加一些他们组织的交流聚会。洁告诉他:我们已经有了约好的安排,改日再约。老教授再次拿出纸笔,在桌上取出一张餐巾纸,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和电子网站(让我们浏览他的文章),之后与我们握手告别。望着老人离去的背影,我的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洁也告诉我们,这老人有些健忘,已经是老人第四次给他攀谈了,像这样的联系方式他也留了好几张。但是出于对老人的尊重,他还是认真地与他交流,有时候倾听也是一种最大的尊重。看到这些,我对洁又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直到下午的四点多钟,我们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所美丽的校园。同时,发生在几个小时里的事情,也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感谢洁,这位来自咱们山东临沂的小伙子让我近距离的感受到了美国的文化!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14)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张红军 2013-02-27 14:41 Says:
因为他们是基督徒 所以他们真正的友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