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2-22

春到人间人似玉

                              到人间人似玉


    元宵节,又称灯节,明代著名画家、诗人唐寅《元宵》诗云:“有灯无月不娱人,有月无灯不算春。春到人间人似玉,灯烧月下月如银。……”
    说到灯节,想起一个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大地上凶禽猛兽很多,经常伤害人和牲畜,人们就组织起来打猎。有一次,有人误把一只因迷路而降落人间的神鸟射死。天帝十分震怒,遂传下圣旨,让天兵天将于正月十五日到人间放火,把人间的人畜通通烧死。
    天帝的女儿心地善良,不忍心看百姓受难,就冒着生命的危险,偷偷驾着祥云来到人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人们。老百姓听说这个消息,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位老人想出个办法:他让人们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这三天,都在家里张灯结彩、点响爆竹、燃放烟火,造成大火燃烧的样子。大家认为老人说得有理,便纷纷照办。
    到了正月十五日晚上,天帝向下一看,人间一片红光,好像大火在燃烧,以为人们都烧死了。老百姓就这样保住了自己的生命财产。从那以后,每到正月十五,家家户户都悬挂灯笼,放烟火来纪念这个日子。
    我小的时候,每逢元宵节,乡下老家还有捏面灯的习俗,家家都捏。老人们说:“除夕过大年包饺子要多准备馅,和好的面用完,还要剩些菜;十五过小年包饺子要多和些面,饺子馅用完,还要剩些面。”“剩菜”谐音“生财”,祝福一年发财;剩面就用来捏面灯,灯光是吉祥之光,能驱妖辟邪祛病。先做成一个拳头大小的灯碗,周边捏12个小角,代表12个月,如果是闰年,就捏13个角。用一个缠着棉花的小棍插在中间当灯捻儿。傍晚点着,用一个大簸箕端着到打麦场上走一圈,一边走一边反复地念叨:“掇达掇达灯,扬场刮顺风!”也有的念叨“掇达掇达灯,一个麦穗打半升”的,以表达丰收的愿望。回家供到堂屋正中的八仙桌上。点一段时间会出现灯花,影响亮度,就要及时拨下来。娘说,看灯花可知收成,像麦子,就收麦子,意思是麦子会丰收;像棒子(玉米)就收棒子,像谷子就收谷子等等。我和弟弟就守在灯旁一直看。
    听说有的地区,还把面灯做成狗、鸡、鱼、龙、猪等各种动物的形状。不同的动物面灯摆放在不同的地方。点亮的狗形面灯放在家门口,让它保家护院;点亮的鸡形面灯放在鸡窝边,祝愿鸡们不生病、多下蛋;鱼灯放在水缸上,祝愿合家幸福、财源顺水来;猪灯放在猪圈旁,祝愿家畜兴旺;龙灯放在粮食囤上,祝愿新的一年五谷丰登。
    还要扎彩灯,挂在大门、屋门上。院子里树上也挂,有人还把彩灯挂到院外的大树上,大小不一,式样不同。我父亲每年都要做“转灯”,就是以高粱秸亭子做骨架,用窗户纸糊一个大灯笼,底部放一只蜡烛,上边用线吊着硬纸片剪成的马、牛、羊、猪、狗、鸡等各种小动物,排成一圈,借着蜡烛火焰向上的热力,一圈圈地转,影子映在纸上,赛跑一般,活灵活现;有时还剪成三国、水浒人物,你追我赶,很有趣。常常引来很多人围观。嘻嘻哈哈,笑声一片。
    更有趣的是放云灯。先用铁丝绑扎竹篾做出个大圆筒框架,直径约80厘米,高度约一米,而后用大张白纸或红纸糊起来,也有做得小些的。云灯一头封口,另一头用铁丝结成米字形固定,并在中央网成一个小兜。云灯的整个形状,像是个倒置的大水缸。放云灯都是在打麦场进行。先是抱来麦秸或棉花稞点燃,而后几个人同时把云灯架到火堆之上。柴草燃烧产生的大量热气冲进灯中,灯体膨胀起来。这时有人将一团吸足煤油的棉絮放入云灯中央的网兜点着,在柴火和煤油火的同时作用下,一股很强的向上的力量冲顶云灯。此时,架灯人一齐放手,云灯就迅速起飞,很快便升上高空。围观的人纷纷欢呼仰视,云灯越升越高,渐行渐远,就像现在我们在电视上看航天飞机升天一般,非常激动人心。有时几家几个云灯同时放,场面就更为热烈,欢笑声传出很远很远,天地间弥漫着过节的喜庆气氛。
    我们村上有玩狮子、花船、表演武术的传统,从初二开始,天天不断,正月十五达到高潮。不仅在村上演,还要进城巡演。其他各乡各村的娱乐形式不同,也都进城来演,城里大街小巷,一拨一拨,都是欢乐的人群,红火极了!
    农谚说:“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意思是说,如果农历八月十五是阴天或者下雨,来年的正月十五就一定要下雪。这事往往真正应验,但丝毫不降低人们过节的热情,街上人照样多。雪花飞舞,地白了,墙白了,树白了,一排排大红灯笼在皑皑白雪的映照下,愈发娇艳,热烈,喜庆。形成一副“雪打灯”的人间美景!
    所有这一切,足以说明,我们中华民族是一个乐观向上的民族,不管日子好坏,无论遭遇多么大的困难与挫折,都不能阻止人们对生活的热爱,所以才一步步发展到今天,相信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size=3][/size]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4261)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水城钓叟 2013-02-27 23:17 Says:
好文章!过节过的是心情,是文化!现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