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2-05

“爱是一把钥匙”

别人都叫我小孟,我曾有一个自认为很满意的工作——服务员,但是我想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不愿理我,总是躲着我。

我的父亲是个出租车司机,在帝都工作,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眼里的父亲是个开车技术很高明的人,并且是个善良人;我母亲是保姆,也在帝都工作,虽然是保姆,却是个认真工作的人,从来没有嫉妒过任何人,也没有偷拿过雇主家的东西,很谨慎,也是个善良人。

家里还有一个奶奶,我工作的时候就在家里做好饭等着我回来。说到底虽然经济上比不过别人家,也算是个幸福的家庭了,可是,我却是美中不足的一个,因为适应能力差的问题,我住进了精神病院。

不敢想象爸爸妈妈是什么感受,他们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对我笑笑,拍拍我的肩膀说“要好起来,我们要去工作了没有办法经常来看你,但是,我们心里一直惦记着你”。

我住的精神病院在我老家开了分院,为了离家更近一点,我选择了分院,分院的病人很多,虽然这样,我还是觉得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怎么同是精神病人的我们还是没有共同话题呢?一开始,我选择了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每当有人说说笑笑从我身边走过,心里有一种怒火,站起身来想冲过去给那些不顾别人感受,自己嘻嘻哈哈的人两拳,为什么你们也是精神病人却能这么快乐,就我自己孤孤单单的呢?

我做了连自己都觉得惊奇的事情,蹲下身子,把头埋在膝盖里,用双手堵住耳朵,这些声音不要进入我的大脑,拜托,我几乎把手压进了脑袋里,请别再这么做了,为什么不能带着我一起笑呢?我到底有什么地方跟你们不同?

医院里的护士姐姐们很好,真的,她们牵起我的手,跟我说话,带我玩耍,还教我打乒乓球,原来跟人交流跟人玩是这么的让人心情愉悦啊!

有了这个开端,我决定改变自己平时处事的习惯,等着别人主动什么的那是我的错。医生告诉我、护士长鼓励我,没事多锻炼锻炼,可以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擦擦地啊、抹抹桌子啊、帮不能动的病友打打饭啊之类的。

五个月后,来了一个病友,年纪比我大,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来?第二天,他在看护室里输液,只有一个人,没有家人陪在身边,我不忍,同是天涯沦落人,我决定去看护他,陪他说说话,如果他累了,就睡觉,我看着。我知道,没有人愿意一个人,尤其是生病的时候。

其实也没有什么话题可聊,我只是呆呆的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点滴还剩下多少。看护室跟护士医生值班室中间仅仅一扇玻璃而已,一个年轻的女孩拿着照相机隔着玻璃,镜头对着我们,我抬头看她,她羞涩的躲开了,呵呵,看来是一个新手,我继续坐在床边看着点滴,依然无语......

不一会,护士长带着那个女孩进来了,那个女孩右手拿着相机,左手拿着手机,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但是看着她手里满满的样子确实很有喜感,我没有笑,反而鼓励的看看她,不管是出于什么心理,敢站在人人恐惧的精神病面前,脸上没有丝毫惧色,我很佩服她,我也要这样,敢站在人前,即使心理瑟瑟发抖又怎样,我会慢慢变得高大起来的。我的主治医生跟我说过,敢于迈出第一步就是能适应。

护士长问了我的基本情况,我知道肯定是女孩要的,我一一回答了,我的父母的工作,我曾经的工作,家里还有什么人。护士长鼓励了我的行为,并激励我对这个病友这样,对其他病友也要这样,多会关心别人,对自己也是很好的锻炼。没事跟别人打打扑克、看看电视、互相聊聊。

护士长问我在这里适应的怎么样?我说不太好,她告诉我得多跟人接触才能适应的好。

护士长带着女孩走了,女孩冲我笑笑,转头走了,自始至终没有一句话。我假装继续看点滴,其实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女孩站在玻璃窗外看这边,嘴里说了什么,听不清楚,看口型应该是“今天好大的收获啊,还能有哪张照片比这张更能诠释医院一角呢,医术高明医德医风之类的尽显在这张照片里了。”

故事就到这里,像所有喜剧小说一样,结尾是美好的。这个故事的创作灵感来源是作者参观聊城市第四人民医院莘县十八里铺分院时,一病房看护室的一个场景(有图有真相!说起来故事里的那个羞涩的小女孩就是作者哦~~脸红~~),还有在聊城市第四人民医院举办的“聊城市医德教育活动演讲比赛”,聊城市第四人民医院演讲的“爱是一把钥匙”,聊城市第四人民医院是以精神科治疗久负盛名的医院,有这么一句话让人久久不忘“精神科医生拯救病人的身体,更要拯救病人的心灵”。

                                            (文/沙加再传弟子)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8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