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1-08

楦铺

                                                      楦铺

      楦铺,就是用麦秸铺床。
      每年秋季开学不久,天转凉的时候,后勤主任就派人在附近村上买一大堆麦秸,通知各班学生去领,老师们也去,根据需要随便拿。
      学生睡通铺,在一溜铺板上铺上厚厚的麦秸,上面再铺褥子,被单。老师们睡床,都是用旧被单缝一个大包,填上麦秸,做成一个草褥子,上面再铺褥子、被单,也有的找一些秫秸,捆成一个秫秸把儿,挡在床边上,里边铺麦秸。
      那时候,没暖气,也没电褥子,空调,更每听说过,冬天,就用这种办法取暖。晚上睡在楦楦的麦秸上,贴身被子上面还要盖上一床,叫压风被,脱下的棉裤棉袄就夹在两层被子中间,一为增加被窝的暖度,也为早晨起床时,衣服不凉。
      这样,晚上倒是挺暖和,就是翻身要注意,特别是需要解手时,弓起身来放便盆,就要小心把压风被、棉衣掉下床来。
      在家里是睡土炕,有炕洞可以烧火,即使不烧,因为不透风,也比睡床暖和得多!在学校只能睡床。习惯了,也不觉得冷。
      后来,用上电,有了电褥子,渐渐就不楦铺了,现在,进城住进楼房,通上了暖气,连电褥子也不用了。屋子里温暖如春,被子根本不凉。
      晚上睡觉的时候,忽然想起早年楦铺的事,老伴感叹地说:“人啊!不知足不行。现在真是享福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15)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沧海桑田 2013-01-08 10:26 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