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2-06-21

聊城“古井”探源

                                    聊城“古井”探源
    历经年代愈久,古井文化愈加浓烈、愈加珍贵。被誉为中国江北水城的山东聊城,人杰地灵,在这里存留着大地最古老的记忆和大自然最纯真的心灵,不仅有诱人的东昌湖,还有犹如大家闺秀般深藏不露的古井。让我们一同探秘聊城古井,去感受一下水城的魅力。
聊城“状元井”
    状元井,位于米市街东南方向、羊君使街西南两街交界处,是一口修葺完整、干净卫生的古井。
  状元井,也叫“邓家井”,此处当年是邓钟岳家族居住的地方,是当年聊城文状元邓钟岳修建的。这口井的水清澈甘甜,不留水垢,而且还能除去原来的水垢,附近的居民都来担水喝。井沿有古石碑镶嵌,有一块古石碑被文物管理部门收回保管了。
  邓钟岳 (1674~1748),清代状元,字东长,号悔庐,聊城城南邓楼人。康熙四十七年 (1708)中举人,六十年 (1721)登进士一甲第一,入翰林。钟岳工书,能诗文,康熙对他有“字甲天下”之誉。
  另据“龙山天风”评论,查考证实,此井也叫作“桂花井”,位于聊城老城东关东南运河边的东园(邓家园,原聊城邓氏私家园林)内,现址为羊使君街东段小桥路南,丁家坑以南,就在老东园遗址内坑塘的西沿,因为清代井边有桂花树,因此得名桂花井。此井得到周围群众的保护,整体保存很好,井内也是甘醴琼酿,井水清澈冰凉,水质非常好。东园俗称邓家园,是清代状元邓钟岳的私家园林。它位于羊使君街南,丁家坑与东昌湖相连接的地方,因为是邓家的私家园林,所以被人们俗称为邓家园。
聊城“西关古井”
    古城西北隅原有一古井,井壁用白玉石铺砌,井水清澈见底。玉壁琼浆响应,观之赏心悦目,故成一景。聊城古八景之一的“古瓮铺琼”,指的就是这眼西关井。
    古瓮,即古井的意思。该井是在明代永乐年间,由户部尚书郭敦出资兴建的,至今已有近600年的历史。郭敦系我市东昌府区堂邑镇人。他致仕还乡后,有一次来聊城观光游览,正在东昌湖西堤上临水赏观,沉醉于湖光楼影的美丽景致中,突然被一阵喧哗争吵声惊醒。他走近前一看,原来有一马夫在一口井边取水饮马,污染了井水,当地百姓与之发生了争执,口出恶言秽语。见此情景,郭尚书郭敦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聊城乃斯文之地,礼仪之邦,诗书之乡,堂堂的通都大邑,岂不有失风度?郭敦有着一颗爱民、为民的善心,心地高洁,襟怀博大,热爱家乡,为民谋福,他便在此购了一亩二分地,并出资打了这眼井。从此,甘甜的井水,便汩汩涌流,养育着这一方百姓。
    相传,这眼井的井底是用白玉石铺砌的,水质清澈碧莹,一望见底,井壁生有茸茸青苔,与水中晶洁之琼玉相映,美不胜言。该井水质纯净,甘甜凛冽。流传有这样的民谚:“东昌府,有三美:古楼、会馆、西关水,登古楼、看会馆,至西关饮西关井水小歇”。用此水泡茶,水倾入杯中,水可高出杯子一韭菜叶而不外溢。除附近群众饮用此井水外,每日有推水为业的水车百余辆来此汲水,供给城内茶馆和用户吃水。建国后,机关、市民还在继续饮用此井水达十余载。城东北步云阁街一家茶馆贴有这样一副对联:“掌柜的越远越推西关水,饮茶人且饮且唱东方红”,可见当年这眼井在百姓心目中的重要位置,和对它的爱戴。
东昌治病“圣水井”
    圣水井,位于聊城东昌府区闫寺镇审李庄东、聊古庙遗址附近,古为聊城八景之一,称为“圣泉携雨”。
    圣水井近似普通砖井,因弃用已久,蔓延的杂草几乎把井口湮没了,以至于很多人不知道在这个冷清的角落里还有一口寂寞的古井。井壁的砖面布满青苔,好似翡翠点缀其上,井水清澈可鉴。井的周围散布着大量的青砖和青瓦的碎块,随手便能捡到一片年代久远的陶片或瓷片。以前在井和陵墓前曾有聊古庙,庙规模宏大、远近闻名,庙内有钟楼、鼓楼、大殿、廊房、后楼等建筑,殿顶起脊,飞檐斗拱,殿内雕梁画栋,庙的整体结构布局得当、协调紧凑。庙内大殿供有高阳氏颛顼的坐像。大殿后二层阁楼内塑有颛顼和后妃神像,1945年聊古庙因种种原因被毁掉,现只剩下遗址在诉说着历史。据说古时山东瘟疫流行,死亡百姓不计其数,上天为救下界百姓而赐了这口井,百姓喝井水便可治瘟疫。瘟疫流行时,唯这儿的百姓不得瘟疫,就是因为喝了这井里的水。
   
莘县奇特古井
    莘县的古井更是富有特色,有冰井、甘泉龙眼井、石燕井以及琉璃井等等。
    琉璃井位于莘县观城镇琉璃井村(也称古井村)。
琉璃井的井筒上半截全是由青砖砌成,下半截便是奇怪的硬如石、滑如镜的琉璃井壁。村民见有人来看井,便七嘴八舌地讲起来,“这井从井口5米往下,全是琉璃,滑得很。那一年淘井,二大爷在井里硬是砸下一块琉璃来,黑油油的,又滑又亮,里面却白得像瓷碗。”“以前淘井那阵儿,还有人看到过泉眼,大的像碗口。”村里的老人还讲,每遇大旱,其他水井都干得见底,只有琉璃井里的水满满的,很奇怪。
    相传,古时候有个姓张的人,为躲避官府追债,带着妻子儿女来这里居住下来。有一年大旱,颗粒无收,百姓尸骨遍野。张家有个女儿叫翠玉,经常跪求嫦娥仙子救救这里的村民。一日夜里,梦中有仙子指点,让她从云峰山上采下10条紫荆,放入井中燃烧,当井中流沙被烧得硬如石、滑如镜时,井底就会有清清的泉水汩汩涌出。当翠玉经过七七四十九大难后,终于将紫荆求来,还未等烧完,云峰山的守山老人就急急忙忙赶来,将火熄掉,拿走了荆条,于是这口井就变成了下面是琉璃、上面是青砖的样子。
    在聊城辖区内,其实还有很多琉璃井。琉璃井分多种,一种情况是井上面建有井亭,亭上装饰有琉璃瓦;一种是井口为琉璃砖砌成;第三种情况则是整个井壁自上而下有天然生成的琉璃。那么,第三种琉璃井是怎样形成的呢?据聊城市文物局孙淮生副局长介绍,据推测,由于当地地质等原因,由井壁渗出的水含有大量碳酸钙,井壁上水分蒸发,二氧化碳又被挥发掉,碳酸钙沉积于井壁,日积月累,形成各种钟乳石,再加上常年生长出的青苔,就形成了晶莹剔透的琉璃。还有的专家说是在特定的气候下,当一种球形雷电击入井内,瞬间井内壁的砖就被烧成了琉璃。
冰井,位于城西北5里武家庙西(今武庄)。其水极冷类于冰故名。相传刘备为平原令时过此,天热思冰,饮此井水而渴解;天将雨,则有霞光瑞霭自井中出,其景甚美,故“冰井呈霞”被莘县旧志列为“八景”之一。
    甘泉井,又名龙眼井、甘泉龙眼井。位于县城东街,水甜如饴。相传,昔有欲取东海水以疗疾者,夜宿东鲁店,梦里有神相告,说此地有泉,其源通东海。天亮后至井尝其水,味甘美,取水煎药,病果愈。“甘泉漱玉”为原莘县“八景”之一。据说中国名牌雁宾酒之所以被善饮者称道,与甘泉的地下水脉不无关系。
    石燕井,位于朝城医院内。据《朝城县志》载:“石燕井,在宁国寺前,泉下有石多窍,遇阴雨则石飞出,类燕形,可和药,故名。”又云:“燕出宁国寺井,遇阴雨则井两两飞出,微呈燕形,能疗诸病。”“石燕飞雨”被朝城县志列为“八景”之一。县令虞道隆有诗曰:“阿谁凿此井,水底隐琅 玕 。迎露气先动,指云翅并传。附埃须类石,和药可成丹。锻炼相逢日,自应什袭看”。这一带还有燕石姑娘拒辱投井,化作石燕为民医病的传说,当属演绎。
阳谷“济世寿人”古阿井
    古阿井位于阳谷县城东20公里处,古运河西岸。碑亭是一处灰色的石亭,6根多棱石柱支起石顶,石顶为仿木亭结构,整个碑亭结构严谨、造型古朴、典雅精美。据说碑亭为清光绪五年重造,在正面石柱上所刻楹联为“圣代即今多雨露,仙乡留此好源泉”,横批为“济世寿人”。
    古阿井又名阿胶井,其年代久远,《水经注》中即有记载:“其巨若轮,深六七丈,岁常煮胶以贡天府,本草所谓阿胶也,故世俗有阿井之名。”据传说唐朝大将尉迟恭曾作为钦差大臣来此重修过阿井。
    相传此井为泉,有九孔,泉内住有蛟龙。神奇的传说和井的神奇给井注入了许多神秘色彩,历代文人墨客纷纷作诗吟赋大加赞美。“灵源疑出蛟龙窟,淑气原从天地贻。九土所钟惟上品,千年制胶岂凡材。炼砂煮石经济事,丹井药炉亦可哀。”明代吴铠的这首《阿井胶泉》对阿井大加赞之。清人赵培微在《咏阿胶井》中写道:“阿井传来不记年,清流澈底一寒泉。溶溶玉液三宵露,点点丹砂九空渊。淑气问钟疑凤髓,灵源妙化想龙涎。仙胶炼就称良剂,寿世回生几万千。”
高唐“一步三井”   
    一步三井,位于高唐县鱼邱湖畔柴府前,一步三井,因水质各有不同而得名。
    据说此井是周世宗柴荣的五世孙柴皇城迁居高唐在其府前凿成的。井均为青砖砌成,井口为石材凿成。三眼井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三眼井虽在五步见方内,却水质各异,一为咸水,一为苦水,一为甜水。在这么小的范围内能有三眼井且水质各有不同,苦咸甜俱全,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茌平“三元井”
    三元井,也是一苦、一咸、一甜,均在五步之内,今仅存甜井,苦井和咸井已被填死了。有古诗赞美聊地古井:“顿复罗公旧,三元次第新。泉分洙泗派,花发杏坛春,奎宿联东井,文光矗北辰。王明用汲曰,万国庚同仁。”从诗中可看出,类似一步三眼井这样在几步内就有多眼井且水质各异,在古代不足为奇。而至于古人为什么在那么小的范围内凿多眼井,且水质各异,至今还是个谜。
    井,在中国是一种文化,一种寄托。因为自古就有,吃水不忘挖井人、背井离乡的说法,作为江北水城的聊城,更是离不开井的润泽,所以,保护“古井”古景,需要全体市民的共同参与。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78) |  收藏
一共有 2 条评论
hongchuanyin 2012-09-19 10:05 Says:
2012年9月8日《聊城日报》壹周末B2版“发现聊城”刊载了此文。
江北怪人 2012-06-21 09:27 Says:
读了博文,了解到聊城古井和井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