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2-06-01

我记忆最深的一幅对联 【于建军】

      桃李增华,坐帐无鹤;
      琴书作伴,支床有龟。
      知道这幅对联是在1979年,因自己学识浅薄,虽了解此对联的背景,但对其中“坐帐无鹤”、  “支床有龟”是否用典、典出何处一直不知。后曾多方询问求教未果。2000年,单位为我配了电脑,当时还没有“百度”、“谷歌”,只是有“搜索引擎”一个小窗口,我试着打上“支床有龟”几个字,竟然轻松地找到了答案。
      这是1941年3月,周恩来、董必武、邓颖超合贺马寅初60岁寿诞所写的祝寿联。
      马寅初,经济学家、教育家。早年留学美国,获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回国后任北京大学教授。1938年初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致力战时经济问题研究,并挺身而出利用各种机会作讲演、写文章,反对官僚资本主义和通货膨胀,主张向发国难财者征收“临时财产税”,公开抨击“四大家族”,因而受到国民党反对派的迫害,于1940年12月被捕入狱,出于先生的社会影响和社会压力,被特许携带琴、书等物品。马寅初先是被囚在贵州息烽,后又转押到江西上饶集中营。翌年3月30日,当马先生60岁寿辰时,重大商学院学生在中国共产党和民主人士的支持下,以庆祝马寅初60寿辰为名,掀起著名的“祝寿运动”,登报通知马的亲朋故旧和学生,谋求扩大影响,争取全国舆论支持营救马寅初恢复自由。寿辰那天,商学院师生举行祝寿会。当时中共驻重庆办事处的代表周恩来与董必武、邓颖超联名送了这副贺寿联。
      “坐帐无鹤”与下联“支床有龟”,系南北朝[梁]庾信(513—581)《小园赋》中的话,原句为:“坐帐无鹤,支床有龟。”可译为“坐帐虽无白鹤飞来,支床却有老龟千载。”“坐帐无鹤”,典出《神仙传》。据说有人名介象,吴国会稽人。吴主召他到武昌,为之立宅供帐,向他学隐形之术。后来,介象因病告归,吴王以美梨赐之。介象吃下,一会儿便死了。吴王把他埋葬了事。但介象明明于日中死于武昌,而黄昏却归至建邺。王遂发棺验视,原来只剩下一个符了。王想来想去,不得其解,便给他建立庙堂。在他亲去祭奠时,常见白鹤来集座上,迟回复去,云云。庾信这句赋是说,自己本无仙术,因而也无法归建邺。“支床有龟”,典出《史记·龟策烈传》:“江淮间居人为儿时,以龟支床,至死后,家人移床而龟犹生。……不饮不食,如此之久而不死……亦复何疑于千岁哉!”庾信用此典,以比喻自己久住长安,时间之长犹如龟之支床。联语作者将庾信原话分嵌句中是说,马寅初虽有桃李增华,但身陷囹圄,无法亲临祝寿仪式;幸有琴书作伴,压迫者终将灭亡,马先生将如支床龟般长寿。同时,联中尾字嵌入“鹤”、“龟”,二字,有祝福马先生“龟龄鹤算”之意。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1) |  浏览(1723)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12 2012-06-12 20:28 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