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2-05-13

母亲——我心中的丰碑 【于建军】

       曾记得一首诗中写道:妈妈的爱是遮雨的伞/妈妈的爱是凉爽的风......但我的感受却绝不止于此,更使我铭记的是母亲那崇高的思想境界,忘我的工作态度和严于律己、平易近人的作风。母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我的母亲是个独生女,解放前,外婆是村里的妇救会长。一九四八年,我母亲十八岁的时候就在外婆的支持下参加了革命。因为我的舅舅在1943年饿死了,当时村里不少人都劝外婆:“你就这一个闺女,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以后渴死饿死屋里也没人管你。”可是,外婆还是收拾好行李,送母亲上路了。

        母亲参加工作后不久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家乡解放,十九岁的她任第一届县妇联主席。她本来不识字,经过工农速成班和原平原省干部学校的学习,使她具有了相当的文化水平和理论水平。在她近四十年的革命生涯中,曾先后从事过妇联、司法、卫生、水利、党政等工作,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党的事业。记得她在水利部门工作时,每逢汛期她总是奔波在引黄工程上,总是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有时几天几夜也不回来。六十年代初, 很多干部因营养不良患了肝炎, 上级又派她筹建了聊城地区干部疗养所。她刻苦学习专业知识, 带领全体医护人员兢兢业业地工作, 使病员尽快康复。当时,城市居民每人每月供应粮食23斤,其中只有1斤面粉,她总是把馒头让给外公、外婆和孩子,自己吃粗粮野菜。那时,从春节到中秋节,家里是见不到肉的。一天晚上,一名干部因有事找上门,送来了一块猪肉,我们几个孩子高兴的不得了,可是,母亲答应帮他解决困难,硬是让他把肉提了回去。使我最难忘的还有一件事, 那是19 6 5 年聊城闹地震的时候。当时母亲在地区供销干部学校任教务主任, 她组织全校师生用双人床、篷布在操场上搭起一排排防震棚,当她安排好全体师生、家属后,自己却在操场边的麦地里搭了当时惟一的一个简陋的草棚,我们一家八口在里面住了一个多月。我们搬出来时,棚里的麦苗全成了“韭黄”。

       “十年浩劫”时期,她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 以致被“造反派”们批斗、殴打,但她始终没有动摇对党的信念。改革开放以来,她更是全身地投入到工作中去,连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模范党员。在家里,她是个称职的母亲。刚解放,她就把外公、外婆接到城里, 尽了做儿女的孝心。我们兄妹几个,更是受到她从生活上、思想上的无微不至的关怀。有一件事让我每想起来就赧颜。那是1983年,我和我爱人所在的企业因全国工业调整而停产, 我们夫妻二人带着两个孩子,三、四个月没发工资,全靠父母、兄妹接济,偏又赶上孩子一场大病花了一百多元。无奈中我让人把药费单据写上母亲的名字,心情忐忑地提出让她到机关上报销。果然,她气得满脸通红,一把把单据夺过去撕得粉碎:“这不是你应该享受的待遇……”一番教育之后,她又拿出钱塞给了我。

       1987年,母亲得了鼻咽癌。送她到北京治疗时,全机关的人都来为她送行,并派了专人专车在北京照料,我和姐姐随同前往。一路上母亲疼痛难忍,我和姐姐轮流抓着她的手,给她吃“杜冷丁”止痛。到京后,在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的老乡、老战友都闻讯而至,其中有原国家建委主任王鲁光、卫生部长徐运北等等。母亲见到他们非常高兴,他们之间仍是旧时的称呼,使我依稀感觉到战争年代他们之间纯洁真挚的友情。在老战友们的安排下,母亲当天就住进了北京肿瘤医院,由为毛泽东、周恩来等多位国家领导人治疗的专家组负责治疗。在北京治疗了三个月,她多次她对单位上的同志说:“不要再花国家的钱了......”坚持要回家治疗。

       年底她去了。那年,母亲五十七岁,组织上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仪式,骨灰盒上覆盖着鲜红的党旗,存放在革命烈士陵园。

       ......春风把您从孕育中唤出/绿荫是您无私的身影/别人称赞您/您却说/阳光给了我温暖/大地赋予我生命/我吸吮着晶莹的露珠/那万物凝结的精灵……

        这是母亲去世后不久,我在《聊城日报》上发表的一首名为《秋叶颂》的小诗,是我用笔和着泪水写成的。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4) |  浏览(3000) |  收藏
一共有 4 条评论
ewayren 2012-05-19 11:00 Says:
@水城钓叟:于叔您客气了
水城钓叟 2012-05-18 19:35 Says:
谢谢管理员推荐!谢谢玉伟!
ewayren 2012-05-17 09:19 Says:
热烈祝贺-【于建军】作品:【母亲,我心中的丰碑】刊登在2012年5月17日聊城日报B03网事【博文选萃】
[ur1]http://lcrb.lcxw.cn/shtml/lcrb/20120517/242850.shtml[/ur1]
水城钓叟 2012-05-13 20:33 Says:
今天是母亲节,怀念母亲,感恩母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