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0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 2019 - 10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2-03-28

《红岩》里的“疯老头” 阳谷传奇英雄韩子栋



  一九三九年,重庆。

  歌乐山白宫馆,一座参差不齐的老旧木牌楼里关押了我党大量的革命志士。在院中的青石板路上有一个奇怪的“疯老头”,无论刮风下雨,天天围着院中的石榴树一圈又一圈地跑步。在战友眼里他是“懦夫”“胆小鬼”,因为三年前在刑场上他被吓疯,但在国民党特务眼中他却是共产党员,因为他身上有许多疑点。

  这个“疯子”叫华子良,小说《红岩》中塑造的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一个忍辱负重的囚徒,一个坚忍不拔的战士,竹签入指不曾撼动他崇高坚定的信仰。

  其实,华子良的原型叫韩子栋,原名韩国桢,是聊城阳谷人,也是唯一从1939年到1949年关押期间越狱逃走的传奇人物。时至今日,在重庆瓷器口仍然塑有韩子栋的雕塑,只见他佝偻着身子,一手拿着一张草帽扣在胸前,另一只手略微后垂,身后还背着一根棒棒,眼睛盯着远方,似乎在想着怎么把情报送出去。

  1934年,韩子栋因叛徒出卖被捕而走上辗转羁押14年的苦难历程。小说中,华子良是在罗世文、车耀先牺牲那天陪斩时疯掉的。实际上,罗、车二人是被秘密杀害的,罗世文生前指示他“不暴露身份,麻痹敌人,伺机越狱。”在狱中,他从同室关押的一个疯子那里,学到了一手装疯的“绝技”,没有人知道韩子栋装疯时有没有想起过两千年在他的老家装疯的另一位名人孙膑。韩子栋整日神情呆滞,蓬头垢面,数年如一日地一副痴呆疯癫的模样,半天不说一句话,有时头顶烈日,有时冒着大雨,一刻不停地在白公馆的放风坝里小跑。看守的特务们都以为他是被关得太久憋疯憋傻了,便叫他“疯老头”,而且放松了对他的监禁和看管,让他当伙夫,管收发,还让他当挑夫随看守到小镇的瓷器口去买东西。

  韩子栋时刻准备着越狱,为了增强体能,他加大了每天的运动量;为了更好地麻痹特务,他愈发显得疯疯癫癫起来;为了越狱成功,他利用每天跟随看守外出买菜、挑货的机会仔细地观察路道辨认方向。

  1947年8月18日上午,那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天上有暖暖的太阳,一路上有淡淡的檀香,被风吹起的酒旗在阳光下飘扬,在如织的游人中,身着一身囚服的韩子栋又随看守卢照春去瓷器口买菜,采购完后卢兆春照例去喝茶、打麻将。韩子栋趁机假装上厕所,大大方方走出门去,待到特务的眼线之外,韩子栋利用装疯时练就的跑步绝技,一路飞奔,穿街过巷,一溜猛跑到嘉陵江边,为了对付特务的警犬,他在江水中奔跑了好长一段,然后截了一条过路的小船,渡江而去。

  白公馆跑了共产党!这件事在军统特务中引起极大震动,重庆保密局从上到下都惊慌起来,派出特务四处追捕。正在重庆运输军统器材到南京的沈醉,听说此事后立即调了10辆军车,查旅馆,搜店铺,分两路向贵阳和成都方向追去。警犬追到嘉陵江边后,根本没有嗅出韩子栋过江的气味。

  韩子栋过江后忍饥露宿,昼伏夜出,抄小路奔万县,过宜昌到许昌,经狱友帮助北上郑州、过黄河辗转到达解放区,一共走了四十五天。1948年1月,虎口脱险的韩子栋向中组部递交了关于自己入狱及脱险经过的报告,十四年的监狱生活并没有让韩子栋屈服,反而愈磨砺愈透出其党性的光芒,当审查后恢复党籍的他被问到有何要求时,大难不死的韩子栋就说了一句话:“只希望再活几十年,亲眼看到蒋家王朝覆灭,看到建成社会主义。”

  在阳谷老家,他的妻子王玉玲带着女儿已经苦苦等了14年,韩子栋成功越狱后,一家人得以短暂地团聚,白天下地务农,夜间闲话家常,其乐融融。然而14年的牢狱生涯,对韩子栋的影响依然存在,尤其是听到炒菜的声音和弄钥匙的响声,就会想起敌人对他用刑的情景,头发、汗毛会竖起来,心中烦躁,连饭也吃不下去。

  建国初,韩韩子栋先后在中财委、人事部、国家一机部、国科委等部门工作,1958年,从北京调往贵州省工作。文革期间韩子栋受到不公正待遇和迫害,甚至有人怀疑他是由国民党安排假脱逃而潜伏下来的特务。历史终究是公正的,由战犯改为起义将领的原特务头子沈醉坚持事实,否认了这一说法,并出具了当年亲自安排布置追捕韩子栋的证明。在文革结束后韩子栋被平反昭雪,1979年4月的一个阴雨天,蹲了8年牛棚的韩子栋回到家乡,盐碱地变成了果园,秫秸糊顶的屋子变成了大瓦房,家乡人民生活的极大改善给他以莫大的安慰,韩子栋高兴地传达了党的最新政策,号召大家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为早日实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作贡献。

  为了让参观红岩魂陈列馆的观众记住红岩烈士,弘扬红岩精神,1985年韩子栋将越狱时一直带在身边的一个珍贵的枕套捐献给红岩魂陈列馆。这件枕套正是小萝卜头的妈妈亲手缝制的,原来小萝卜头的母亲徐林侠知道韩子栋越狱的计划后,在狱中一针一线亲手缝制出了枕套。小萝卜头揣着枕套,跳着走到韩子栋的囚室外,悄悄递给他。韩子栋知道是狱友的心意,决定把它带出去。两个月后,韩子栋带着这件枕套成功越狱,而这件现为国家一级文物的枕套也就成为了那段传奇历史的见证。

  平反后,这位历尽磨难的传奇英雄历任要职,先后担任贵阳市委副书记、市政协主席、省政协副秘书长、省顾委委员,为党的统战和政协工作做出了许多新的贡献。

  1992年5月19日韩子栋病逝于贵阳,终年84岁。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2) |  浏览(27115) |  收藏
一共有 2 条评论
后果后果后果 2012-04-25 18:59 Says:
         
水城钓叟 2012-03-28 20:14 Says:
好文!支持、拜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