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2-23

儿时记忆之-地窨子

   
  六十年前,在潘店的一个村庄。漫长而寒冷的冬季是最难熬的,没有厚厚的保暖衣服,没有现代的取暖器材,就连热水袋铁煤炉都没有。虽然房屋都是用土坯修成的能阻挡寒气,但窗户(仅南墙才有窗户)只是贴了一层白纸(那时农村还没有玻璃,即使有也买不起),麦秸杆编的窗帘只在晚上才放下来,两扇木门之间和门与门框间都有缝隙,白天即使在房间里也不觉得暖和多少。无论男女老幼身上穿的仅棉袄棉裤棉鞋而已,也不知世上还有棉毛衫羊毛衫保暖内衣之类的东西,年老多病者不外乎多加一件棉袍而已。由于冬天是在睡觉的房间做饭,热烘烘的土炕还是给人一丝暖意,所以小孩子常披上棉袄坐在被窝里吃早饭,可怜的却是妈妈。
    冬天女孩子们没什么玩的也没玩的去处,纺线便成了大人交给她们的一项任务。大冬天纺线又不能戴手套(当时还没有手套,两手空闲时可将双手对插在两只袄袖内或插入像半截棉袄袖的袖筒里取暖),只好坐在自家炕上借助从窗户纸透过来的亮光干活(只有晚上才舍得点油灯)。村子里的大人们在村西头靠场院那里挖了一个长方形的大土坑,一条宽一米左右的斜坡可以走到土坑内,地面上沿土坑四周再用土坯砌高,一侧高些对面一侧低些呈斜坡状,坑顶盖上秫秸当屋顶,再用秫秸做扇门挡在斜坡上,土坑壁上还有放油灯的小洞,这就成了一个土暖房。姐姐就跟着其他一些女孩子把自家的手摇纺车搬到暖房里纺棉花,人多了干活就不感到寂寞,说说笑笑时光也显得过的快些。晚上姐姐在家里搓棉“布揪”(离开山东六十多年啦,依稀记得是”布揪“二字的发音),有时我也会帮姐姐搓,扯一团棉花拉成筷子般的长条铺在硬的平面如桌面,炕席上,棉条上放一只筷子再用手搓棉条让棉花裹在筷子外面就成了棉“布揪”,筷子抽出来再搓下一条,一条一条整齐摆放在筐里,第二天姐姐就不用现纺现搓了。纺的线积攒起来,以后妈妈再织布,染布,准备一家人穿衣穿鞋穿袜用的布料,多余的布等到赶集时兑换些生活必须品。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4006)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ewayren 2011-12-28 10:10 Says:
热烈祝贺-【小小木】作品:【家乡的冬天】刊登在12月28日聊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