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 2020 - 2 «»

日志分类

日志文章


2011-12-02

试论聊城地区文化的特点及影响

                  高振邦 闫文生
[/font][font=华文隶书]



    每一个地区在长期的历史发展中,都会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大背景下,慢慢形成本地区有特色的文化,这种带有本地区特色的文化通过学校、戏曲、庙宇、民俗并代代口耳相传,逐渐深入人心,以至于妇孺皆知,积极地推动着影响着或阻碍着影响着本地区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年长日久,人们习以为常,以为全国各地也都是这个样子。他们甚至想都没想过本地区的文化和中国其他地区的文化有何不同,如何扬长补短,客观上处于文化上的盲目状态。那么,聊城地区的文化有什么特点呢?长短之处在那里呢?我少年时在聊城三中读到中学毕业,青年后在江南浙江生活了半个世纪,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开始在全国各地讲学游历,并在数次出国之后,思想受到反复的冲击,开始思考和比较聊城地区的文化特点以及它与其他地区的文化有什么不同之处,到底影响如何;在反复思考之后,我初步认为聊城地区的文化有儒家文化的主流又有鲜明的晋商文化的特点,而鲜见江南文化与岭南文化的影响,有长有短,影响了聊城当代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水平。



           

                    儒家文化是聊城文化的主流



    聊城临近泰山曲阜,几千年来受到孔孟之道的儒家文化的影响极其深远。在聊城地区的人民群众中形成了一些代代相传的共同观点和习俗,如:

  (一)、忠于国家忠于明君。聊城人有光荣的爱国传统与浓厚的爱国情结。爱国主义的人文精神根深叶茂。孩子从小就被岳飞精忠报国的故事所鼓舞,杨门女将的戏曲受到男女老幼的欢迎,聊城人在历史上爱国的人文故事不胜枚举。在当代,有在日寇入侵时通电全国抗日、拒绝与韩复渠南撤的范筑先将军,他通电说誓率游击健儿及武装民众,以与倭奴周旋。成败利纯,在所不计,鞠躬尽瘁,亦所不惜。通电震憾了全国,极大地鼓舞了鲁西北民众的抗日热情。在回复全国的慰问电中,他再次表示为国捐躯,系属军人的光荣,……马革裹尸,是男儿应具的气质,既获彊场殉国,死而何憾!表现了忠于民族、誓死抗日的爱国精神。聊城临清人张自忠上将是二次世界大战中反法西斯盟军中牺牲的最高将领,也是现代战争中面对面厮杀、贴身肉博、喋血拼刺中唯一战死的将军。在抗日战争中,他率领只有两千名将士的部队渡过湖北襄河,直扑日军主力,死战不退,最终全部阵亡。张自忠将军实现了他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绝不半点改变的誓言,体现了为国捐躯的崇高民族气节。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时任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聊城人孔繁森两次援藏进藏,他为发展阿里地区的经济、改善提高藏族同胞的生活水平,呕心呖血,鞠躬尽瘁,实现了他生前进藏后写下的青山处处埋忠骨,一腔热血洒高原的铭志。孔繁森是当代聊城人爱国的代表人物,在历史的发展进程中,始终屹立在人民心中,始终迸发着真理的力量,始终焕发着夺目的光彩。新中国成立以来,聊城青年参军的热情是全国少有的,聊城兵的忠诚勇敢受到全国各兵种各部队的赞扬,聊城地区是每年为全国选送飞行学员最多的地区,一向有飞行员故乡的美誉。忠君爱国的文化在新时期有了新的发展和新的表现形式。

  (二)、侠肝义胆,重友情,讲义气。武松(过去农村集市上说武老二的)是最受聊城人欢迊的英雄人物。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为朋友两肋插刀是聊城人交往中的心理偶像。今天聊城人与人交往仍然讲义气,重友情,宁肯自已吃亏,也不会坑害朋友。办什么事赚什么钱,自已成不了,也盼着朋友能成。不像一些地区,我办不成,你也别想办成。这种豪爽仗义的山东好汉性格,在聊城人身上能完美地得到体现。

  (三)、仁者爱人。聊城人有爱心,良心好。不恃强凌弱,尊老爱幼,同情弱者是聊城人普遍的性格。笔者的奶奶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死于五十年代中期。她生前极为怜惜乞丐,凡有上门讨饭者,总把干粮给他,贫穷时她宁肯省下自已晚饭吃的干粮,也要送人,自已当天晚上只肯喝一碗稀粥。这种风气在聊城人孔繁森援藏时,卖血为藏族儿童捐献学费,达到完美的诠释,被世人感叹不已。

  (四)、讲孝道,重礼数。聊城人孝顺父母孝顺长辈孝顺老人。孝不孝顺是聊城人评价一个好儿子好女儿好媳妇的主要尺度。再有钱再有文化如果不孝顺,也被人看不起,甚至连媳妇也娶不上,连朋友都难交。这在全国各地区都是少见的。为争遗产、为不瞻养老人等诉诸法庭兄弟姐妹反目的事,少而又少。到聊城访问回来的浙江朋友对我感慨地说,你们聊城人特别重视辈份礼数,讲究孝道,婚丧嫁娶、酒桌宴客,礼数也多,规矩也大,这是浙江不能比比的。我想,这也是其他地区特别是齐鲁文化圈之外少有的。

  (五)、重教育。在聊城地区,不管贫富贵贱,都要供孩子上学。自已再苦再累再穷,也一定供孩子读书,这在我国西北及西南地区就比较少见。在那些地区,在国家九年义务教育实施之前,因贫穷辍学的孩子随处可遇,少年务农打工的事屡禁不绝。聊城尊师重教,渊源流长。清朝晚期行乞办学的武训,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武训是聊城原堂邑县柳林镇人(现划为冠县),他一生靠乞讨敛钱,经过三十多年的努力,修建起三所义学,购置了三百多亩学田,积累办学资金达万贯之多。这无论在中国教育史上还是世界教育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所以称为千古奇丐。在当代,有五四运动时期北京大学的学生总指挥、聊城人傅斯年,他带领学生火烧赵家楼,痛打卖国贼章宗祥。后来,傅斯年担任北大教授、台湾大学校长,为保存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发挥了重要作用。还有国学大师、聊城临清人季羡林,被评价为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学问鋳成大地的风景,他把心汇入传统,把心留在东方。……季羡林先生的学识品格是中国近百年来知识分子历程的反映。这些大师为聊城重视教育树立了榜样,指明了道路。聊城还拥有清代三大藏书库之一的海源阁,散发着崇尚学问、诗礼传家的书香。聊城的历史走到今天,更有许多人士视子女读书为家庭第一要务,有的让妻子、家人舍去工作专事陪读,甚至集全家之力送子女出国留学。聊城很少有我国东南沿海少年经商和我国西南地区少年务工的现象。只要考得上,父母再难也要供读,亲朋邻舍也会出手相帮,几乎成为信条、成为传统、成为习惯。当我村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出现了第一个考上聊城一中的学生高承武时,村里族内最节俭最小气的高承旺大爷竟然送了一大车小麦助学,当时轰动乡里,可见重教育之一斑。今天若有一个孩子考上重点中学考上大学或者出国留学,四邻八舍亲戚朋友自发地共同资助更是司空见惯的佳话。聊城学生的分数高,品质好,肯用功,是全国各大学喜欢的生源地。

  (六)、重农业。聊城人过去爱张贴悬挂耕读传家久,忠厚继世长的春联或中堂,把耕放在重要位置上,可见农业在聊城人心目中的份量。千百年来,聊城人关心的就是土地,省吃俭用存点钱就买地,官绅巨商赚了钱也是回家买地,他们不像晋商那样钟爱窖藏金银,也不像江南富商那样热衷在大城市置业置房挥霍享受。直到今天,全国许多地区因农业效益差而出现土地抛荒现象,或为应付政府检查而随意种置敷衍了事,而聊城地区鲜见荒地;外出打工者转让自己的承包地还要收承种人的租金,这也是江南现在没有的事,在那些地区常常在自已无力耕种时躭心抛荒被政府罚款,常常是免费让别人耕种的。聊城人重视土地重视农业,造就了农业的繁荣,不但满足了本地区的需要,促进了本地区的稳定与发展,还为国家提供了大量的粮食,成为华东重要的商品粮与大棚蔬菜种植输出基地。



儒家文化做为聊城地区的主流文化,推动了聊城地区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促进了社会稳定与和谐,至今仍然是聊城地区的精神支柱。此外,以泰山道教为代表的道教文化、以聊城阳谷县阿城镇古运河岸边海会寺为代表的佛教文化对聊城地区的影响也比较大,聊城人普遍相信善恶必报的因果报应,道德自律性比较强,自觉地不作恶不害人,也是聊城地区文化的重要特点之一。



                    晋商文化是聊城文化的重要补充



  从明朝初期到清朝初期,大批山西移民从洪洞县来到了聊城,填充到各县各乡。笔者祖籍的村名碑上就明白纪载本村梁、高、张三姓村民中有梁、高两姓是明朝洪武年间由山西洪洞县迁来,張姓至清初方从山西迁来。这种现象随处可见,在聊城地区的乡村中比比皆是。山西移民聚居的村庄自然地带来了山西的文化;再加上运河的漕运兴旺,晋商在清初开始随着康熙大帝亲征噶尔丹而走向鼎盛,商业网络覆盖到聊城,而聊城做为运河上的货物的集散地,带来了东昌府的繁荣;山陕会馆做为晋陕两省商业文化的堡垒,产生了辉煌的榜样作用,山西文化与儒家文化碰撞、交流、最后融合,成为聊城地区文化中的另一重要组成部分。笼统的说,山西文化主要是晋商文化对聊城影响较大较久而融为聊城文化的主要有三点(当然不止这三点):

  (一)、坦然从商。在山西移民看来,做买卖就是做买卖,赚钱是很自豪很光荣的事,没有什么丢人现眼的,用不着像当地人那样遮遮掩掩羞羞答答。这与原先聊城地区重农轻商的主流文化显然是相背的。在儒家文化中,士农工商是社会定位的序列,商人是最末一位的。做买卖的商人,虽有钱财,但地位卑贱,与仕途官场无缘。人若瞧不起某人的为人时就会鄙视地说,他是个做买卖的。山西人来了,把士农工商的序列打乱了冲翻了。他们的小孩子读几年书就去当学徒学买卖,日子过的比读书的滋润,你聊城人不能不另眼相看,不可能不攀比不羡慕,然后顺理成章不能不效仿。清朝雍正皇帝也认为山西的社会定位与全国不同,他们是:第一、经商;第二、务农;第三、行伍;第四、读书。(见雍正二年对刘于义奏疏的朱批)笔者少年住过的地方,是由山西移民聚居而成的小村庄,只有8O来户人家,但经商的就有二十几家,其中有用骡马大车贩运粮食和赶毛驴贩卖粮食的大大小小的粮食贩子;有贩卖黄牛骡马的牛贩子(统称);有贩卖布匹的布贩子;还有卖烧并果子的;卖挂面的;卖烧鸡的;卖纸箔的(祭奠用品);卖布的;卖帽子的;开油坊的;开粉坊的;开醋坊酿醋做酱油的,一片红红火火,一片繁荣兴旺的气象,老百姓日子也过的方便。历史走到人民公社时代时,被扫荡殆尽;文革时又割资本主义尾巴,买卖近于绝迹。直到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后才春风吹又生,花开别样红。聊城运河贸易的繁荣对整个聊城地区则更具有冲击力。慢慢地聊城人接受了坦然从商的理念,不再走耕读入仕这一条老路了。今天聊城地区市场繁荣,商人遍地,心情坦然,甚至自豪,以赚钱为荣已成时尚。但是时至今日,晋商文化与儒家文化的冲撞融合仍未完成,因为一些成功的商人并不愿意自已的子女继续经商而仍旧是读书入仕,不像江南人那样,让子女读书归读书,留学归留学,学的还是工商管理,回来接班。说到底,在聊城地区还是儒家文化的力量更强大的结果。

  (二)、讲究诚信。山西移民的到来带来了诚信文化。儒家文化也讲诚信,但远未到晋商视诚信为生命的地步。推广诚信的标志之一是山西移民带来了关帝庙,大大小小随处可见(在城市及乡间存在几百年,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大跃进时被拆除净尽,现有复建,但极少),这在山西移民到来之前据说是没有的,当地只有孔庙,供奉孔圣人。关老爷一生对主公刘备的忠诚与一诺千金以及与结拜兄弟之间的诚信成为做人的神圣榜样与偶像。做为武圣人的关公开始与文圣人孔子一样受到人们的敬仰。笔者父亲一生供奉关老爷,中堂挂的关云长单刀赴会的挂像,春节才拿出来,挂到正月十五收起,那是要顶礼膜拜的。听原住民村子里的人说,这也是山西移民之前所没有的事。笔者少年时常听父亲教导说,当学徒第一要诚实,掌柜的常常故意在院子里柜台内外丢铜钱乃至银元银票,看看学徒是交柜还是私藏据为己有,以考查学徒是否忠诚。我所在村子里的那些商人合伙从无文字契约,入股分红、赔本分摊诸事宜只是当初一个口头约定,从无赖帐翻悔的事发生。有一个风俗说,有人上集市卖牛,成交后交付时买家钱不够,怎么办呢?卖买两家又不相识,卖牛的从地上拣起一块瓦片当场敲成两半,递一给买牛的说,牵走吧,下集带钱来,在这儿对上瓦片付钱就行。下一个集市果然买牛的送钱来了,对上瓦片清帐,诚信竟至如此。聊城人的忠厚诚实是有名的,是普遍的。在北京各地打工大军的行列里,山东人,尤其聊城人的诚信,特别得到北京人的肯定,这是很不容易的。

  (三)、目光远大。儒家文化重视耕读,但重视耕读的农业文明往往划地为牢,一个农民一辈子也走不出几十里地,他所有的见识都在这几十里之内,他的思维智慧受到极大的限制;而山西人带来的商业文化打破了空间界限,塞北江南,纵横全国。这些山陕会舘的大商人坐在一起喝茶,乡村的小贩子也坐在一起喝茶,他们谈论天南海北,如同谈论左邻右舍,长处短处、高低丰缺诸类信息相互交流,一通百通。人说见多识广,山西移民的晋商文化开阔了聊城人的视野,推进了贸易的繁荣,提高了聊城民众的生活质量。这种眼光影响至今,是许多聊城人具有了越来越先进的眼光,他们开始外出经商,开始吸引外资及全国各地的商人来聊城投资、办厂、经商贸易,促进了聊城的发展。现在到乡村去,往往能见到新建的民居完全打破了千百年来一成不变的山西小院格局,而完全仿照城市的住房布居,除了卧室、书房、歺厅外,新居建有现代化的厨房和带热水器的淋浴间、马桶等等现代化设施,生活完全上了一个档次。更有时尚者,大门旁边仿照美国民居建起了可停两辆车的车库,一打听,都是外出经商的年青人回家盖的。在本地小圈圈里转的人,再有钱也没有这样的眼光,也做不出来,这就是文化的力量,这就是商业文化影响的结果。晋商文化使聊城人的眼光慢慢变得远大起来,活络起来。 

    晋商文化是聊城地区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份,是儒家文化的重要补充,它为推动聊城的经济文化的发展起了重大作用。但是,晋商在清朝中后期才走向鼎盛,而聊城地区的山西移民大多数是从明初迁入,少部份是清初迁入,所以晋商文化的优秀部份在聊城的广大农村传播不足,给力不足,也制约了聊城商业文化的发展。



                        聊城文化的不足之处



(一)、聊城的制造业不发达,缘于文化的根基不足。聊城上规模上档次的大型制造业及配套的企业群较少,乡镇民间企业也星星点不成气候,这是聊城不能大规模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从文化源渊上讲,主流地位的儒家文化士农工商排序,轻视工商,制造业不受重视,聊城历史上也没有制造业的祖先及其传奇故事与光宗耀祖的历史记载。从晋商文化上讲,它更没制造业,它的买卖就是流通贸易,就是把南方的丝茶咸盐运到塞外去,把塞外的皮毛、中药材运到中原来。晋商文化影响到聊城的也就只能是贸易流通。所以,没有历史没有文化的根基,制造业这棵大树就成长不起来。聊城文化又没有受到或极少受到江南文化及岭南文化的浸染(聊城自古就有老不上北、少不下南之说),所以江南文化岭南文化或者说沿海文化重视制造业的文化基因就没有得到传播生长。在沿海文化中,他们除了崇尚经商(他们至今都说,既然经商能挣大钱过好日子,干什么要千辛万苦的读书呢?不会经商的才去读书做官,做了官再向商人要钱)之外,在历史上更加崇尚能工巧匠,更加重视制造业,从春秋时期干将莫邪的铸剑术,一直发展到今天的万向配件吉利汽车正泰电器娃哈哈钦料等大规模企业群,还有一县一个行业(如黄岩区村镇协作生产喷雾器占全国市场的百分之八十,技术领先达到国际水平;嵊县是男人的领带之乡,诸暨是袜子之乡等等),一镇一个品种(如桐庐县一个镇生产的园珠笔,占全国大部分市场;富阳县一个镇生产全国需要的大部分的羽毛球),都是地区文化结出的累累硕果。聊城地区要发展,就要从文化中汲取沿海文化中的优秀的又是自已不足的部份。有了文化的基础,才会有新的理念,有新的行动。聊城非有一批大制造业及配套企业群(这一点非常重要)的出现,才能支撑聊城发展为上百万人口的新兴城市的梦想,否则,美好的愿望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

(二)、儒家文化中恒古不变的自然规律思想,束缚了农业生产上与民众生活上,对于经济利益的仔细考量。有些生产生活习惯,聊城与江南文化中浑然不同。比如种大豆,聊城一直要等到秋收,自然成熟,收割黄豆,而沿海地区的农民却只等到青粒饱满就割下出卖毛豆,用来炒肉丁炒腌菜吃,又好吃又卖价高。聊城人则认为没熟就吃可惜了的,南方人说毛豆好吃又能卖高价钱为什么还要长那么长时间呢?有那么长的时间为什么不多生产几茬青菜呢?同样的,南方人吃青椒吃蒜苗,都不等他成熟,他追求种植时间最短、经济效益最大化。他到北方去买他需要的红辣椒与大蒜头。文化理念完全不同。而聊城则千百年来一成不变地的等待成熟收割储藏出卖,不曾想改变一下老祖宗的习惯。在平原上造房子,千百年来用的仍是山西山区农家小院的布局和尺寸,庭院、胡同、街道,都没有绿化设计,而且胡同狭窄,道路狭窄,那是山西山区缺地的历史产物,到了聊城平原,地广人稀,后人仍然不知改进,一味照老祖宗的规矩办事,发展到今天,这种山西小院组合的村庄己不能适应当代汽车与农用车时代生产与生活的需要。这些理念思维的不同,源于文化的不同。时至今日,聊城文化应当从沿海文化甚至西方文化中兼收并储,丰富自已和完善自己,只有创新,才有发展。因循守旧的文化思维必须经历一场思想的革命,才能焕发出勃勃生机。

(三)、晋商文化中的急功近利与短期行为,不利于聊城的发展。商业文化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急功近利。投资就要赚钱,买卖追逐利润,又因为往往不能预测今后几年如何如何,就自然追求短期效应。这于商业经营来说似乎并无不当,但融合到聊城地区文化以后,在农业上、生活上就不利于长期发展。比如在聊城地区只见遍地引种杨树(因为生长快,得利快),单一品种,形成今天人们顾忌的绿色沙漠。为什么不能为子孙后代种一些留一批珍贵树种呢?在沿海一些商埠重镇、古代民居,都会见到银杏、香樟、枫香、紫檀、金丝楠木、香榧等上百年以上的一些名贵古树,今天浙江省各地政府在城市普遍将银杏香樟等名贵树种列为行道树,在农村向农民赠送紫擅楠木等名贵苗木,推广种植名贵树种,限制种植速生薪柴林木(它的本地实际是绿化率己达到较高的程度),也是值得比较、思量、效仿的。农民的民居为什么不追求经得起百年风雨而没几年就得翻修呢?城市的规划为什么这么快就落后呢,路面为什么这么快就破损呢?等等不一而足,不是人不聪明,而是从文化上讲,还是商业文化的影响,是贪便宜、是急功近利的文化观念根深蒂固导致的结果。

  (四)、缺乏创新能力,与高等教育落后有关。聊城地区重视教育,但仅仅重视基础文化教育,在民间千百年来对教育的要求仅仅是能写信会记帐的低层次文化要求,在今天又有考上也读不起”“毕了业也找不到工作”“找到工作也挣不到钱等新一轮读书无用论的困扰。在历史上聊城也没有一所综合性的高等大学,直至2OO2年聊城大学升格改名之前也仅仅是培养中小学教师的师范院校。聊城也未曾出现过享有盛名的科学家与院士,聊城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显然受到高等教育的制约,创新的欲望与激情不足,创新的能力不够,这是地区文化的特点造成的。和全国其他地区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的文化相比较,就能看出其中的不同。比如浙江,省政府自觉地明确地向全省提出,要依托浙江大学(全国重点大学,规模超过清华,学科门类齐全)发展浙江经济。宁波温州都有一批学科门类齐全并与国外一流大学合作的综合性大学。各地政府鼓励企业与大学联姻,在大学设奨学金,到大学找项目,找大学攻克企业遇到的技术难关,使大学的科研成果迅速转化为社会生产力,极大地提升了创新能力,促进了经济迅猛发展。在浙江民间记形成了一种地方特色文化,除了靠大学之外,跑国家专利局也成为民间的家常便饭,自已科研能力不足,就直接购买专利甚至检索使用已到期的专利(过期的专利人人可以无偿使用),使自已的产品在全国甚至全球处于技朮领先地位,这就是高等教育的作用和力量。越是小企业越是民间企业,跑专利局的越多,也成为浙江沿海地区的一种文化现象。这不值得聊城地区学习和效仿吗?

  (五)、抱团精神不足,大协作文化极度欠缺。儒家文化中的英雄主义根深蒂固,聊城人崇尚单打独斗,个人英雄,延伸到经济生活中,企业经营与生产活动中,表现为抱团精神差(温州文化中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抱团,仅仅凭温州话就能找到合作伙伴筹集到资金),大协作精神差。而当代大工业生产都是大协作的生产流水线,要的就是大协作的产品。在浙江黄岩,一家一户它只生产喷雾器上的一个零件,但用的是国外最先进的设备最先进的工艺生产出一流的零件,然后在全区市场上组合配套。在乐清柳市的电器市场上,在温州的制鞋原料市场上等处,都是一家一户或生产或经营一个零件一种原料(生产一个零件设备投资少,但可追求最先进,才能做得好;一家一户做整机整品基本做不好),但都要求质量最好成本最低,然后在市场上完成交易、组合、配套,这就保证了产品的领先水平和低成本和高效益,它是依托大协作这种地区特点的文化力量达到目的的。没有大协作文化的底蘊,这种又是个体经营又是国内一流产品很难完成。聊城地区文化特别需要吸取补充这种抱团文化与工业大协作文化,这是聊城地区文化的短板。

    (六)、不敢举债经营。经商、办厂都需要一大笔资金。单靠个人的原始积累是很难办到的,且为时过长,等到凑够数时可能机会已经丧失。在号称经济最发达的浙江温州,都是举债经营,或者以股份制共担风险共负盈亏的方式快速筹集起大批资金,快速投入生产,崇尚时间就是金钱。聊城受儒家文化自给自足、万事不求人的影响,不肯举债,一般是有多少钱办多少事,这就往往丧失了获利的最佳时机。买房按揭在沿海是天经地义的事,到聊城也不易接受。许多人觉得向银行按揭借贷没面子,月月还贷压力大,付利息太多不合算、是不会过日子等等,他们一年又一年的攒钱,可总赶不上上涨的房价,房子总是买不成。我有几个聊城青年时期的朋友就是这样,落后的文化思维粉粹了他们的购房梦,不按揭,不知几时能梦圆。

  (七)、温饱即安、固步自封的文化习惯浓厚,成为阻碍聊城人前进的绊脚石。可能由于历史上生产力落后,人民群众生活困苦,聊城地区的农民非常易于满足。八十年代分田到户后,农民第一次吃饱了肚子,不缺口粮不缺柴烧了(因为大量种植棉花有了棉花柴),乡亲们高兴地对我说:庄稼人,不缺吃不少穿,你还想咋样?这日子就到头了。九十年代后,引入了黄河灌溉,加上农药化肥的运用,聊城小麦的亩产有史以来第一次达到千斤,家家户户第一次一年到头吃上了白面馍馍,这当然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的喜事,我又听乡亲说:庄稼人还想怎么样呢?天天过年,这日子就到头了!到了二十一世纪,农村有了柏油路,开上了农用机动车,播种收割基本实现了机械化,吃上了大棚蔬菜,用上了自来水,看上了彩色电视机,吹上了电风扇,乡亲们喜气洋洋地再一次对我说:这日子顶了天了,老辈人连做梦都想不到!这回可真到头了。我向他们介绍沿海富裕农村农民住别墅小楼、家有汽车、村有公园、图书舘的情景,甚至向他们描述了我在美国参观的美国农民现代化生产与高质量生活的情景,他们极为惊讶,甚至怀疑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是多次反复地交谈后,他们终于开始明白:好日子还没到头,我们比人家好的差远啦!还得使劲往前奔哪!有一天我们也能和他们一样!聊城人的文化思维必须冲破温饱即安(还不是小富即安)固步自封的无形枷锁,才会有长足的进步。也正应了那句名言:心有多大,人生的午台就有多大。

  (八)、主动出击行为少,被动还击行为多。聊城人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于人于事特别于经济发展上,往往主动行为少,而被动行为多。有学者告诉我,19O1年的时候,运河漕运繁荣,东昌府的生产总值当时超过济南府的生产总值。后来聊城的经济随着运河的衰落而衰落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也是聊城人许久以来理直气壮的为自己落后开脱的借口,那么今天呢?运河虽然没有重生,但铁路与高速公路在聊城十字交叉,其运输能力不知比当年的运河提高了多少倍,聊城人利用得怎么样呢?,文章做足了吗?物流集散中心形成了吗?在全国有这种交通优势的地级城市并不多,如果不主动不全面的利用,也只能是:火车隆隆过,空悲切!河水缓缓流,枉去也!聊城人一定要借助铁路交通和高速公路交通这两条大动脉的新鲜血液,为聊城经济发展注入勃勃生机,让文化的精魄给聊城人插上翅膀,为聊城的经济发展卯足力量,让聊城成为北方的重要工农业重地,让这座北方水城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芒。





  聊城地区文化有它的特色与优秀之处,但也有它的不足,认识不足不是眨低它,而是为了完善它充实它。如果我们想清楚了,能够大力地扬长补短,聊城的地区文化就一定会焕发新的光彩,为聊城地区的发展重垫基石。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5814)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张士华 2011-12-02 15:09 Says:
喜欢这样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