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3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 2019 - 3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1-11-18

会善寺的琉璃戒坛――河南行5

  相较于少林寺,会善寺是极冷清的。这座位于登封市城北6公里嵩山南麓的寺院一直有文物部门管理,基本没有香火,但其中的文物价值极高,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资料载,该寺原为北魏孝文帝(471~499年)的离宫,正光元年(520年)复建闲居寺。隋开皇五年(585年)改名嵩岳寺,后隋文帝赐名会善寺。唐武则天巡幸此寺拜道安禅师为国师,赐名安国寺,并置镇国金钢佛像于寺内。唐代增建殿宇、戒坛、塔,规模宏大,高僧辈出,如元同、净藏及天文学家曾一行等皆出于该寺。五代时于嵩山琉璃戒坛纳法,又名“封禅寺”:后梁时废。宋太祖开宝五年(972年)赐名“嵩岳琉璃戒坛”、“大会善寺”。元代至元年间(1264~1295年)又赐名“万寿禅寺”。
  唐代名僧一行禅师创建的琉璃戒坛位于寺西山坡上。遗憾的是,戒坛遗址现在位于军营内,一般人很难见到。我们参观时笔者正好路过营地,说明情况后值班军人专程陪我们去看了这个地方。
    戒坛,是寺院举行授受戒律仪式的场所,出家人只有正式受了戒,才是正式的僧,即和尚。中国的戒坛在创建之初极为简单,入唐以后渐规范成熟。据唐朝陆长源撰《会善寺戒坛记》载,该坛是高僧一行禅师与元同禅师所建,平面为方形,四角立有石柱,柱的外面饰有天王像浮雕,天王足下,踏有鬼怪山水等像,即为柱础石。坛内置有五佛塑像,因此又称为 “五佛正思惟”戒坛,亦称“琉璃戒坛”。





  这一戒坛曾是会善寺的宗教活动中心,据史料记载:当时每天都有数百人来此供佛,每年于此受戒者达千人之多,“钟梵相闻,幡盖交荫”,丛林之盛,甲于东都。日僧圆仁记载说,元和二年(828年),唐朝颁布禁止百姓随便剃度为僧的命令,仅有五台山戒坛与会善寺琉璃戒坛不在此限,足见琉璃戒坛地位之重要。当时的会善寺寺院的规模很大,山门建在南岭,诸殿沿山坡层层升高,坛居其中,形成嵩洛一带最有影响的佛寺之一。到了五代朱梁之初,为了营建汴京宫门,曾拆去会善寺的许多建筑,其中也包括戒坛。因为石柱所镂神像有赤裸上身者,故未运走,幸得保留下来。如今保存于古坛遗址附近的文物,尚有唐代浮雕的武士像石柱两根,其它石柱础都已残缺。在会善寺内,还有一面唐碑,一面刻陆长源《会善寺戒坛记》,另面刻唐代宗大历二年(767) 《敕牒戒碑》,上面记载着会善寺曾有的辉煌。
  史料记载中的琉璃戒坛原为正方形,现在只剩下一个长十步,宽五步,高约1米的土台子,显然只能算是一个遗迹了,只有到了跟前才能看清一个面目全非的轮廓。戒坛在五代时已经被毁,后代屡有重修,但规模和豪华精美程度已经远远达不到唐时的样子。现在的戒坛据说是在民国时重修后再一次被毁后留下的遗迹,目前仅留下有唐代残石柱2根,柱面雕天王像,柱础雕鬼怪神兽,旁边一个被毁坏严重的石碑。

  看着满目的萋萋荒草,触摸着倒在地上的两尊唐代浮雕石像,很难想象当年会善寺的鼎盛场面。但历史上记载的会善寺确实是高僧辈出的地方,元同、净藏、一行、道安等等,都是中国佛学史上金光闪闪的名字,这里值得一说的是一行禅师和净藏禅师。
 





  僧一行是会善寺星空中最光彩夺目的一颗巨星。他不仅照亮了会善寺,照亮了嵩山,也照耀着中国乃至世界。僧一行聪敏好学,不到二十岁就已博览经史,精晓历象、阴阳之学,因鄙薄权势熏天的梁王武三思,便到嵩山嵩阳寺(即现在的嵩阳书院,在会善寺东南)依普寂禅师出家,得法名一行。一行一到嵩山就毫光频发,当时隐居嵩山的著名文学家卢鸿作了一篇文章赞誉普寂法师的法会,卢鸿特意交待普寂说:“我的文章有数千言,而且文中多有古僻字,需请一位朗隽之人来宣读,有什么问题可以当面提出,我来教他。”普寂就叫来一行,一行打开看后,就微笑着放在几案上。卢鸿怪他轻浮,待众僧人集齐于后,只见一行高声朗读赞文,一点差错也没有。卢鸿惊愕不已,注视一行良久,感叹万分,就对普寂说:“此人不是您所能教导的,应当放他外出游学。”普寂为造就他,就让他出寺四处游学,从此他走遍了大江南北的名山古寺,到处访求名师,研究佛学经义,学习天文、地理、阴阳、五行、数学等知识,成了一名博学之士。后来唐玄宗李隆基派礼部郎中张洽强请一行入朝,协助佛教密宗大师善无畏翻译《大日经》,这一举动使一行成了中国密宗的开山之祖,这恐怕是唐玄宗所始料不及的。一行的聪明才智得到充分发挥的历法领域,从开元九年到开元十五年,短短六年时间,他就完成了《大衍历》的编制任务,同时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次子午线大测量。《大衍历》使中国天文学大大向前跨进,后又流传到日本,在中日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但它也耗尽了一行的生命。僧一行对嵩山有两大贡献,一是他派南宫说在阳城搞天文观测时,把周公遗留下来的土圭土表更换成了石圭石表,使得周公测景台迄今巍然屹立;二是他和元同律师在嵩山大会善寺“置五佛正思惟戒坛”,具体主持传戒,使会善寺成为当时嵩洛地区的佛教中心。
  清代登封进士景日畛在《说嵩》中,说一行“多异术,移星致雨,神变莫测也”。《唐中岳嵩阳寺一行传》《大慧禅师一行碑铭并序》中记述的“捉北斗七星”、逝后“爪甲不变,须发更长”的事,更是神奇。因此,后人称一行有“管天”本领。
  对于一行的神奇,大都是崇敬之,迷信之,或怀疑之。其实,笔者认为,人作为万物之灵长,拥有巨大的潜能,而各种法门如儒佛道及书法、武术等都是开发人体潜能的方式,本无高低之别。只要我们认准一个方式,专一而行,就一定有自己的收获。而工作中认真负责,聚精会神,不为名利欲望所缚而动,自然也可达到目的。这即是善用其心的真意吧。

    一行还与少林寺有缘。据载,当年秦王李世民被少林寺十三位僧人相救后,专门派上柱国李安远亲至少林寺慰问,并接见了立功的十三位僧人。李安远还带来并宣读了李世民的亲笔信。而李世民的手书原件一直保存在大内,直到与开元年间才由唐玄宗交一行禅师转送少林寺,不久,即刻于石碑之上,立于少林寺内,至今尚存。  除一行外,净藏禅师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成就者。他在会善寺从道安国师(禅宗五祖弘忍传慧能与神秀而分南北二宗,神秀传道安)参禅十年,道安圆寂后又到岭南从禅宗六祖慧能参禅五年。“能遂印可,付法传灯,持而北归”。就是说,净藏得到了六祖慧能的印可,并从其得法,然后回到嵩山会善寺弘扬南宗顿悟禅法,开南宗禅法北传之先河,在禅宗史上有重要地位。净藏禅师住持会善寺三十年,在北宗禅法大行其道的嵩洛地区独树一帜。净藏禅师早已去逝,唯独禅师的墓塔茕然独立,俳徊在塔下的我们,在赞叹那八角形仿木结构亭式砖塔时,可以想见当因禅法分歧而筚路蓝缕四处奔走的艰难程度。


附1:唐中岳嵩阳寺一行传
    宋·释赞宁 摘自《宋高僧传》
  释一行。俗姓张。钜鹿人也。本名遂则。唐初佐命剡国公公谨之支孙也。丱岁不群聪黠明利。有老成之风。读书不再览已暗诵矣。因遇普寂禅师大行禅要。归心者众。乃悟世幻礼寂为师出家剃染。所诵经法无不精讽。寂师尝设大会。远近沙门如期必至。计逾千众。时有徵士卢鸿隐居于别峰。道高学富。朝廷累降蒲轮。终辞不起。大会主事先请鸿为导文序赞邑社。是日鸿自袖出其文。置之机案。钟梵既作。鸿谓寂公曰。某为数千百言。况其字僻文古。请求朗俊者宣之。当须面指擿而授之。寂公呼行。伸纸览而微笑复置机案。鸿怪其轻脱。及僧聚于堂中。行乃攘袂而进。抗音典裁一无遗误。鸿愕视久之。降叹不能已。复谓寂公曰。非君所能教导也。当纵其游学。自是三学名师罕不咨度。因往当阳值僧真纂成律藏序。深达毗尼然。有阴阳谶纬之书。一皆详究。寻访算术不下数千里。知名者往询焉。末至天台山国清寺见一院。古松数十步门枕流溪淡然岑寂。行立于门屏闻院中布算。其声蔌蔌然。僧谓侍者曰。今日当有弟子自远求吾算法。计合到门必无人导达耶。即除一算子。又谓侍者曰。门前水合却西流弟子当至。行承其言而入。稽首请法尽授其决焉。门前水复东流矣。自此声振遐迩。公卿籍甚。玄宗闻之诏入。谓行曰。师有何能。对曰。略能记览他无所长。帝遂命中官取宫籍以示之。行周览方毕覆其本。记念精熟如素所习。唱数幅后。帝不觉降榻稽首曰。师实圣人也。嗟叹良久。寻乃诏对无恒。占其灾福若指于掌。言多补益。时邢和璞者道术人莫窥其际。尝谓尹愔曰。一行和尚真圣人也。汉洛下闳造历云。八百岁当差一日。则有圣人定之。今年期毕矣。属大衍历出。正其差谬则洛下闳之言可信。非圣人孰能预于斯矣。又于金刚三藏学陀罗尼秘印。登前佛坛受法王宝。复同无畏三藏译毗卢遮那佛经。开后佛国。其传密藏必抵渊府也。睿宗玄宗并请入内集贤院。寻诏住兴唐寺。所翻之经遂着疏七卷。又摄调伏藏六十卷。释氏系录一卷。开元大衍历五十二卷。其历编入唐书历律志以为不刊之典。又造游仪黄赤二道。以铁成规。于院制作。次有王媪者。行邻里之老妪。昔多赡行之贫。及行显遇常思报之。一日拜谒云。儿子杀人即就诛矣。况师帝王雅重。乞奏减死以供母之残龄。如是泣涕者数四。行曰。国家刑宪岂有论请而得免耶。命侍僧给与若干钱物。任去别图。媪戟手曼骂曰。我居邻周给迭互。绷褓间抱乳汝。长成何忘此惠耶。行心慈爱终夕不乐。于是运算毕召净人。戒之曰。汝曹挈布囊于某坊闲静地。午时坐伺得生类。投囊速归。明日果有猳彘引豚七个。净人分头驱逐^6□母走矣。得豚而归。行已备巨瓮。逐一入之闭盖。以六乙泥封口。诵胡语数契而止。投明中官下诏入问云。司天监奏。昨夜北斗七座星全不见何耶。对曰昔后魏曾失荧惑星。至今帝车不见。此则天将大儆于陛下也。夫匹夫匹妇不得其所。犹陨霜天旱。盛德所感乃能退之。感之切者其在葬枯骨乎。释门以慈心降一切魔微僧曲见莫若大赦天下。玄宗依之。其夜占奏。北斗一星见。七夜复初。其术不可测也。又开元中尝旱甚帝令祈雨曰。当得一器上有龙状者方可致雨。敕令中官同于内库中遍视之。皆言弗类。数日后指一古鉴鼻盘龙。喜曰。此真龙也。乃将入坛场一日而雨。其异术通感为若此也。玄宗在大明宫。从容密问社稷吉凶并祚运终毕事。行对以他语。帝询之不已。遂曰。陛下当有万里之行。又曰。社稷毕得终吉。帝大悦。复遗帝一金合子。形若弹丸。内贮物撼必有声发之不得。云有急则开。帝幸属仓黄都忘斯事。及到成都忽忆启之。则药分中当归也。帝曰。伊药产于此。师知朕违难至蜀当归也。复见万里桥。曰一行之言信其神矣。命中官焚香祝之。乃告谢也。及昭宗初封吉王。至太子德王。唐为梁灭。终行之言。社稷毕得终吉也。开元十五年九月于华严寺疾笃。将舆病入辞。小间而止。玄宗此夜梦瞰禅居。见绳床纸隔开扇。晓而验问。一如所睹。乃诏京城名德。致大道场为行祈福。危疾微愈。其宠爱如是。十月八日随驾幸新丰。身无诸患口无一言。忽然浴香水换衣趺坐。正念怡然示灭。一云辞告玄宗。后自驾前。东来嵩山谒礼本师。即寂也。时河南尹裴宽正谒寂。寂云。有少事未暇与大尹□话。且请踟蹰休息也。宽乃屏从人止于旁室伺寂何为。见洁净正堂焚香默坐如有所待。斯须叩门连声云。天师一行和尚至。(僧号天师始见于此。言天子师也。)行入颇忽切之状礼寂之足。附耳密语。其貌愈恭。寂但颔应曰。无不可者。语讫又礼。礼语者三。寂唯言是是无不可者。行语讫降阶入南室自闭其户。寂乃徐召侍者曰。速声钟一行已灭度。左右疾走视之瞑目而坐。手掩伺息已绝。四众弟子悲号沸渭撼动山谷。乃停神于罔极寺。自终及葬凡经二七日。爪甲不变髭发更长。形色怡悦时众惊异。帝览奏悲怆曰。禅师舍朕。深用哀慕。丧事官供。诏葬于铜人原。谥曰大慧禅师。御撰塔铭。天下释子荣之。

附2:大慧禅师一行碑铭并序
  唐玄宗御制       
  禅师幼而希言,言必有中。长无暇日,日诵万文。深道极阴阳之奥,属辞尽春秋之美。射策甲科,翔飞高蹈。依嵩岳僧寂,深究禅门;就当阳僧真,纂成律藏。予闻玄德,远请来仪。展宿缘之冥爱,全幽人之繁履。禅师以朕钦若灵天,故撰开元之历;以朕敦崇圣道,故述大衍之赞。又于金刚三藏学陀罗尼秘印,登前佛坛,受法王宝。又于无畏三藏译《卢遮那佛经》,开后佛国,满大慈愿。本为而来哉,将辨是而去矣。善乎!为亲出家,毁形无我,以拔济幽难,是孝中亦有孝也;为君思道,吐血忘倦,以润色鸿业,是忠外别有忠也。昔尝顺风咨度,乘日游闲。发挥精至,讨论典礼。方期永喜,以亲有德,天孤善愿,夺我师宾!十五年前九月,于华严寺疾亟,将举病入辞,少间而止。朕于此夜梦瞰禅居,见绳床施辕,纸隔开扉。晓而验问,一如所睹,意识往来,若斯感会。先集都城名德,为禅师设大道场,佛心证明,危疾果愈。十月八日,随行所在新丰,身无诸患,口无一语。忽然浴香水,换洁衣,趺坐正念,恬如寂灭。四众瞻悼,久方觉知,适尔为者,有往生之意也。乃命停神于罔极之寺,安塔于铜人之原,谥曰大慧禅师,崇称首也。自终及葬,凡经三七,爪甲不变,须发更长。形共力持,色与心涸,十方亿众,赞仰希有。唯当莲叶下生,观多宝于涌塔;龙华后会,礼迦叶于开山。予怀郁陶,寄词糟粕。偈曰:
  自天聪明,经佛授记,彼上人者,兼善艺事。
  文揭日月,术穷天地,舍有作心,发无上志。
  万品道谛,千门法华,总摄一灯,拨去三车。
  我梦金人,来镇国家,祚增劫石,善集恒沙。
  定住实相,慧行真宰,导予一人,化清四海。
  正眼何促,供心莫待,交臂忽亡,结跏如在。
  舍利坚固,法螺祭绝。见生灭者,寂岂生灭!
  闻言说者,空何言说!道离见闻,铭示来哲。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49)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水城钓叟 2011-11-18 22:30 Says:
河南是中华文化的发源复兴之地,到处都有历史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