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1-17

“钓痴”老谷【于建军】


        凡事有兴趣、喜爱,曰“迷”,如“歌迷”、“影迷”、“棋迷”等。若是再进一步的“迷”,超出了“迷”的范畴,便是“痴”。现代汉语词典对“痴”的解释中有两个义项:②极度迷恋某人或某种事物:~情︱书~。③〈方〉由于某种事物影响变傻了的;精神失常。由此,我将钓友老谷定位于“钓痴”。
        认识老谷是在八十年代初,当然是钓鱼认识的。当时我三十来岁,他已经退休了。老谷是七十年代沿海工业内迁时来到聊城的,他绝对是个技术人才,精通钳工、机加工、热处理、木型工、铸造等多个工种,技术等级加在一起共30多级!
        老谷是青岛人,身材瘦小,一脸沧桑,一副古道热肠,在聊城“钓圈”里很有名,也很有“人缘”。别人上了大鱼,每次都是他帮忙;钓友手头缺个鱼饵、浮标、铅皮、鱼钩,他会主动送过去;至于烟酒自不必说,自然是“不分家”喽!至于技术,那是大家都公认的。他会通过“望、闻、问”判断水域鱼的种类、密度和水的“肥、瘦”;能根据气温、气压、风向、水流等选择钓位,可谓出神入化,从未失过手。多年来,老谷有几个固定的钓位,那是他养出来的“风水宝地”,别人是占不到的。一是他到的早;二是钓友们出于对“大侠”、“老先生”的敬畏,将那几块“风水宝地”默认为他的“禁脔”,从没人涉足钓他的“红眼鱼”。
        既然被称于“痴”,老谷自然有与众不同之处。一是能“靠”。他每年最早开钓,最后“封杆”;听说他每天4点起床,做点饭吃,带上午饭,5点前到湖边,直到傍晚看不到浮标才收杆。除了大风、暴雨天气,他是一天不落(la)。不管有时鱼儿多“没口”(不咬钩),他也是全神贯注,即使当了“空军”(一无所获),也丝毫不影响心情。当然,老谷也是“人”,不是“神”,在盛夏烈日当头、鱼儿“没口”且孤军奋战的午后,也难免分心走神,有过几次因打瞌睡栽进水里的经历。二是“咬定青山不放松”。在和老谷交往中得知,他从年轻时就酷爱钓鱼,三十岁后才结婚生子。在儿子5岁那年,有一次带儿子去海边钓鱼,一时疏忽把儿子淹死了。为这事老婆伤透了心,和他离了婚。以后老谷多年未再续弦,反落了个清净,每日里悠哉游哉,无牵无挂,过着“湖妻鱼子”的日子。直到他快50岁时,在钓友们的劝说和撮合下,又和小他十多岁的农村寡妇结了婚。婚后第二天,老谷带老婆查体,谎称“割个小瘤子”,自作主张让医生给老婆做了结扎手术(自然是怕以后不自由)。
        进入二十一世纪,东昌湖莲菱日凋,政府斥资对湖实施大规模改造,对垂钓实行许可证制度,每年要花千余元办证,80多岁的老谷和一些钓友遂转入郊外、村镇“野战”。我因公职在身,只是周末过过“钓瘾”,见老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后来听说了不少他“野钓”的辉煌战绩,再后来听说他死了,倒在了他痴迷的“岗位”上——那是郊外一个废弃的鱼塘,他安详地躺在老槐树下,手里攥着他那支心爱的“迪佳”渔杆,几尾“小窜条儿”在鱼护里悠闲地游着……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4) |  浏览(1468) |  收藏
一共有 4 条评论
张洪泉 2011-11-17 19:50 Says:
好文。
水城钓叟 2011-11-17 13:35 Says:
是啊,要不怎么叫他“痴”呢?
ewayren 2011-11-17 11:33 Says:
对一样事物太痴迷了可不好,像老谷这样不愿对家庭负责任,只想着钓鱼的人,没人会给他很好的评价
水城钓叟 2011-11-17 09:45 Says:
怀念老钓友,天国里也有鱼可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