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1-07

和孔繁森交往的日子

        转眼间又到了孔繁森的忌日——11月29日,那是一个充满阴霾的日子,给我们留下了许多惋惜、遗憾。
        和孔繁森是通过我的姐夫在1990年认识的,他们同在莘县县委工作,后来又先后调回地区,姐夫在地委组织部,他在行署任副专员,两人的感情很深,是“铁哥们”。
        因为我的姥娘在姐姐家住着,所以我经常到姐姐家去。第一次在姐姐家见到孔繁森,是他刚从西藏回来,同行的还有也在行署任副专员的王曙光(后任国家海洋局局长)。初次见面,对孔繁森的印象是和善、随和、爽朗,干练。当时,王曙光和姐夫在客厅说话,孔繁森却一直在姥娘(今年102岁)的卧室,握着姥娘的手啦呱。孔繁森这次回来探家,专门给姥娘带来了藏红花、天山雪莲和西藏的土特食品。我当时也在旁边,只见他象对自己的老人一样,询问老人的生活起居,知道老人爱喝酒,还给姥娘买了高度的高粱酒,亲自把藏红花、雪莲泡到酒里。他说,“这个酒祛风寒、壮关节,对老人很好”。
        近中午时,姐夫说,“今天孩子她舅舅在,让他做菜,他做的菜地道,咱兄弟四个喝两杯!”我年轻时爱好广泛,曾经研究了一段时间烹饪,后来又在企业当过5年司务长,练了个“二把刀”。记得那天我做了葱爆羊肉、醉虾、荷叶肉、水煮鱼片等,大家都夸我“手艺不错”。我和孔繁森挨着坐,他拍着我的膀子说,“兄弟厉害啊!做的菜正宗馆子味的!”席间,孔繁森大都是在啦西藏的事,讲西藏怎么艰苦,需要援助,讲西藏的发展潜力等等。孔繁森有个习惯,就是喝酒从来不放筷子,不喝酒就吃菜,以后几次我们在姐夫家吃饭时也是这样。总之,他的言谈举止,完全不像我心目中的“地委书记”,而是一个知心的朋友、一个老大哥。
        记得是1992年的正月十五下午,在拉萨任副市长回家探家的孔繁森给姐夫打电话,要一起推老人去街上看花灯,并约好了见面地点。我当时也在姐姐家,心想,一个副市长,肯定有专车啊,怎么要“推”着老人看花灯呢?晚上,我和姐姐、姐夫用轮椅推着姥娘到了见面地点时,孔繁森已经到了,同行的还有庆芝大嫂和他儿子孔杰,孔繁森推着一辆地排车,上面铺着被子,坐着他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一路上花灯荟萃,人潮如海,我们轮流推车陪两位老人看花灯,有时大家还猜猜灯谜,一直逛了2个多小时。我当时非常感动,像这样的干部,真可说是“忠孝两全”了。
        过了“十五”,孔繁森要回西藏了,我们在姐姐家又吃了顿饭,还是我做的菜。吃饭的时候,孔繁森说:“我得抓紧回去,那里现在正在抗雪灾。”啦着啦着,他忽然问我姐姐:“弟妹,家里有大人孩子穿不着的衣裳不?我拾掇拾掇,这次风雪灾害把那里的老百姓折腾苦啦!”姐姐开玩笑的说:“哎呀!拿着个副市长,上这里来收破烂。”他说,“这可不是破烂,我下乡时能管大事。”那天孔繁森走时,真的把姐姐找出来的十多件旧衣服装到汽车后备箱里。
        1994年11月30日,我在班上接到姐夫的电话,告知我“昨天孔繁森出车祸死了!我马上就随团赴藏处理后事。”当时,我的头一下子懵了,只是对着话筒说:“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之后,孔繁森的安葬仪式、孔繁森纪念馆落成,我都前去告慰他的英灵,在他老家堂邑五里墩村孔繁森纪念堂落成时,我应邀带城区党员个体工商户代表前去参加,商户们自发地给孔繁森的老母亲捐款。
        回想和繁森大哥交往的那些日子,感怀着他那些忠于党、爱人民的事迹,我曾写了一首诗,表示对他的思念、感怀之情。



                                    潸然一曲送繁森 

                            你是扎根在草原的一株红柳;
                            你是盛开在塞北的一朵雪莲;
                            你是翱翔在苍穹的一只雄鹰;
                            你是矢志于彼岸的一叶征帆。

                            你是鲁西平原上
                            一株挺拔的白杨,
                            植根沃土,
                            葱郁参天。
                            当听到党的召唤的时候,
                            你记起,
                            怎样在党旗下庄严地举拳。
                            正是那神圣的“一诺”,
                            将你心中的战旗点燃。
                            两次进藏,
                            历时十载,
                            藏胞的疾苦,
                            常使你魂萦梦牵。
                            暴风雪中,
                            处处有你指挥救灾的身影;
                            敬老院里,
                            把老人冻伤的脚暖在胸前......
                            兴教育,建工厂,
                            发展边贸,开放口岸。
                            你把整个身心,
                            融进了寄以深情的藏北高原。
                            你是又一个焦裕禄,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你是又一个雷锋,
                            伟大而平凡。

                            噩耗传来,
                            江河呜咽,
                            故乡父老捶胸顿足,
                            “谁说好人一生平安!”
                            你走了------
                            带着一身征尘,
                            揣着未竟的心愿;
                            你走了------
                            留下一座丰碑,
                            激励来者奋力登攀!
                                                  作于1995年春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6) |  浏览(4542) |  收藏
一共有 6 条评论
ewayren 2011-11-16 15:40 Says:
热烈祝贺-【于建军】作品:【和孔繁森交往的日子】刊登在11月16日聊城日报
水城的微笑 2011-11-08 23:30 Says:
繁森兄弟,聊城人的骄傲!
红尘有你 2011-11-08 17:11 Says:
每次出差去外地,初相识的朋友都会问我是哪里的,当我说出聊城这个城市名的时候,大家都会高兴地说:哦,孔繁森的故乡啊!那一刻,感觉好自豪感!孔繁森真是我们聊城人的骄傲啊!
无名小卒 2011-11-07 21:35 Says:
孔繁森是咱聊城的骄傲!写的真实感人。学习了。
张洪泉 2011-11-07 21:30 Says:
情文并茂的好文章。
水城钓叟 2011-11-07 21:06 Says:
缅怀人民公仆孔繁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