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1-06

儿时记忆之-割草 喝“高粱酒”

 

                                                           割草


        一九四七年,在山东农村上学的时候,夏天老师是不允许学生到村边的湾(我们当地不叫池塘而说是湾)游泳的,但可以帮家里割草喂牛。
        我和几个伙伴为了中午去游泳,午饭后就带上镰刀,肩上挎杞柳编成的柳筐到湾里游泳。等到我们想起来下午还要上学时,却连一棵草也没割。有个稍大些的伙伴想出一个主意,每人捡了一些枯树枝,横七竖八插在柳筐上沿,再匆忙割几把草盖住树枝,好像割了满满一筐青草。到了学堂,才发现已经上课了,老师从教室里出来,就问我们游泳没有,我们说“没有”。老师当然不信,大概他已看出我们胳臂与平时不同,便用手指甲轻轻一划,每人胳臂上便留下一条白色痕迹,然后又把脚放在装满青草的柳条筐上往下一踏就陷了进去。虽说这次没有挨手板,但训斥和罚站自然是免不了的。 
                                                    喝“高粱酒”

我和堂弟的年岁相差半岁左右,个头也差不多,那时大约六、七岁,两个人时常在街上摔跤。农闲时大人们也常看我们摔跤取乐。不论谁被摔倒在地,都会站起来后说一句“我回家喝口高粱酒再过来”,然后就耷拉着脑袋晃晃悠悠的回到自己家中,用水瓢在水缸里舀点凉水喝上几口,又回到街上摔跤。看热闹的大人也时常对输了的一个说“某某某快回家喝口高粱酒去!”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45)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彼黍离离 2011-11-07 10:55 Says:
呵呵,是你堂弟醉的时候多还是你醉的时候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