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1-01

【转帖】 不跟庶民玩  (秦四晃)

        男人和女人谁的虚荣心更重一些?习惯上的看法是女人更爱虚荣,否则她们在脸蛋上的投资就不会那么慷慨了。但仔细观察,女人的虚荣多半用在了细枝末节上,时装美服呀、眉眼唇线呀、丰乳翘臀呀,心思不外乎自己那百八十斤。而男人一旦虚荣起来,那女人就望尘莫及了,男人的虚荣于大处着眼,权力呀、财富呀,说好听点,叫事业呀、仕途呀,就是要做个人物,活得体面,走在人面前要让你能感觉到那轰轰烈烈的气场。如此说来,男人的面子功夫往往不在脸上,男人挖空心思要的是个身价。
      在京城,我只要给覃志民打手机,电话那头固定是口气神秘而急促,固定是悄莫几儿地告诉你:“我在海里,回头聊。”那位要问了:“海里”是什么地方?对京城不熟悉、跟太子党没玩过的人,自然是不明白。“海里”就是中南海,就是决策、掌管全中国包括相当一部分国际事务的地方。我也是从我这位朋友嘴里头一回听说中南海还有这么个别致的称呼。乍听志民他们这样叫,加上他的语气,我感觉就像是在说他们家的后院,亲切中透着十二分的熟络。想想看,一个人隔三差五总在“海里”出头露面,与当今圣上喝一湖水,那起码也得是个“上书房行走”了吧?再兴许晚饭后散步时都能碰上胡总书记、温总理呢,没准儿两位高兴了还可能跟我们志民这儿聊聊“三农问题”、“医改方案”或者GTP增长快慢什么的。当然,我这是玩笑话,可我的朋友覃志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就是要叫你闻之心存畏惧肃然起敬。
      跟覃志民我们算是不打不成交的朋友。网上联众世界里有一款扑克牌游戏,有叫升级也有叫双扣的,有趣的是游戏设计者将不同积分者用中国古代的官职加以命名区分,上至侍郎、总督、巡抚,依次知府、知县直到举人、秀才,最底层的是庶民。平时我是不大喜欢玩牌的,也是巧合,那天无聊进入一个游戏房间,满眼瞧见藩台、县丞之类的大爷,我这个刚入道的“庶民”不知天高地厚就兴冲冲点击入座,不料同桌中有位巡抚不愿与我玩,提示显示是:本桌巡抚XXX不愿与你一起游戏云云。我犯了倔脾气,偏要跟你玩,连番点击想入座,可回回遭这位巡抚大人拒绝踢出,弄得我血涌气喘。转眼人家四位官员凑齐了开打,我是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遂点击旁观入座观战。虽无画面,但我分明看见巡抚那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不跟我玩我骂你个八辈儿祖宗。我点击他的用户名,然后连篇累牍指着他骂了个痛快。起初他装聋作哑死猪不怕开水烫,任我横骂就是不还嘴,等我骂得筋疲力尽准备下线,这时候他来了一句:“哥们挺有个性的呀。”见他回话,我将熄之火复又燃起,赶紧回他一句:“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巡抚回话:“看把你气的,别伤了身子。”我回敬:“管得着嘛。”巡抚语气转缓和:“别生气哥们,待会儿切磋。”我才不愿为斗米折腰呢:“谁稀罕!”
      后来我们在游戏室常见面,同桌玩牌,还互相道了歉,一来二去,我们留了对方的手机号,再后来我只要去京城,两人就相约见面推杯换盏成了朋友。不过我时常记起初识时他说给我的那句话:“我从不跟庶民玩,你是个例外。”
      做了几年的朋友,至今我都没弄清覃志民所从事的职业,印象中他总风风火火的,吃不完的饭,没完没了的电话和遍及四海的哥们朋友。志民在京城有个原装的奥迪车,二手的,但挂了个军牌,我没敢唐突问其真假,只是听他说,他开车出入海司、空司时,大门的卫兵老远处就得行军礼。
      有一段时间,志民他老婆开了个公司,志民说托国家工商总局的朋友办的,挂靠在中央什么委员会名下,办公地点选在长安街边的三里河。那个公司我倒是去过,两间办公室,一个文员、一个财务,再就是志民夫人作董事长,另外有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任副总。有一天下午志民让我在他夫人公司等他,两个多小时后他才来,身后跟一个谢顶的老者,进门志民就给公司员工和我一遍遍介绍:“这是X老。”因为老者与上边的一位中央领导同姓,再加上志民介绍时将这个姓作了重音处理,在场的人一下子都联想到政治局的那位领导。坐了一会儿,等X老起身离去,志民对大家说,X老就是人所共知的那位领导的堂兄。不知其他人怎么想,我当时感觉是今天见了真神,惊讶都不在话下了。           
      电视剧《陈赓大将》热播不久,我问志民最近忙什么,志民说正在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惠家,商谈筹拍《徐海东大将》。这又一次让我大跌眼镜。要知道志民虽然早年参军,但再使劲地往高里说,他也就是个高中毕业生,与人交谈中还常常把成语用错了地方,竟玩起了文化产业。我这里直担心徐大将军的女儿眼睛千万可别太锐利了,否则志民会落个扫地出门下场的。正因为常出乎我意料之外,所以每回见到覃志民,我没有理由不想起那句话,人又多大胆,地有多高产。
      去年八月十五中秋节,我恰好在京城,志民非要我跟他出席一个饭局,我再三推辞最终无奈赴命。地点在人民大会堂浙江厅。酒桌坐满,望一圈,只有志民我认识,其余均不知何方神仙。开宴时见志民先端酒杯站起,给我们互相介绍,这位是李局长,那位是赵厅长,周司长、刘主任,潘总、王董,…..,一连串下来,直叫我又象是置身于联众世界的老爷房间,自惭形秽起来。介绍到我,志民眼睛都不眨,利利落落对大家说我是西安人文学院副院长,主管招生工作。连容我羞赧的机会都没给,他便邀在座诸位为友谊举杯干了。桌上人虽都有身分,但中心自然还是志民,谁都为他如此广大的人脉艳羡。末了席将散时,我抽身去洗手间,在走廊看见,那位私企的潘总正在买单。志民这又演了一出“企业搭台他唱主角”的好戏。
      覃志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一介草民却游走于高层,也许刚跟你一块儿蹲马路边吃过烤串,抹擦掉嘴角的油渍转身就可能告诉你,哥们,我得去见安南,老头那边凯宾斯基正等着我呢。甭管怎样,无一兵一卒的覃志民,却今天中标拿下38层的大厦,明天揽到高速公路几个亿的活,至于谁来施工建设,志民说:“满街都是。”今天让这个人如愿提干,明天送那家孩子到“军艺”、“北广”,“谁给办的?”志民说:“问那么多干吗?”你看见的志民开着奥迪、住着别墅、喝着茅台、抽着中华,嘴上常说:从来不跟庶民玩。
      前天我打电话,覃志民急促告诉我,现正在北京机场准备登机飞赴海口,末了声音降下来:“陪总装X副部长,有点事。回头聊。”
      我赶紧主动挂断电话,并暗暗提醒自己,以后还是尽量少打扰他,因为至今在联众世界里,我还是个庶民。

      注:这是秦四晃圈友发在【草根名博】圈的帖子,曾经在搜狐文学艺术广场置顶。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7) |  浏览(1733) |  收藏
一共有 7 条评论
阳谷刘学正 2011-11-01 19:45 Says:
先收藏下 稍后细读。
张洪泉 2011-11-01 19:08 Says:
  看完文章,突然想起一个朋友评论一个卖肉的女人,听说这个女人找领导要去做什么“长”。朋友说:我们不知道她能做什么,她难道还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有市就有场,有场就有人,这就是社会。京城大了。
水城钓叟 2011-11-01 18:51 Says:
大家都在玩,文学人也在“玩”,看看他们在玩什么。
水城钓叟 2011-11-01 18:37 Says:
文学就是用笔来展示所存在的社会百态,留下历史匆匆行走的足迹,留下自己的感慨。
水城钓叟 2011-11-01 18:34 Says:
这就是文学作品,这就是文学作品的使命和魅力!
水城钓叟 2011-11-01 18:33 Says:
但愿大家能读出点什么
水城钓叟 2011-11-01 18:31 Says:
时势造英雄,志民是时代的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