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0-27

【散文】记今年的“送寒衣节”

      今年的11月10日是农历十月初一,因为这一天总是在“立冬”前后的几天,所以中国传统习俗要在这天给已故亲人送“寒衣”,故称“送寒衣节”,后沿袭为“祭祖节”,是每年与春季的清明节、秋季的中元节(农历七月十五),并称为一年之中的三大“鬼节”。
      生离死别的无奈和善良的愿望,使农历十月初一成了一个布满灰色的隆重节日,无论是生是死都无法割舍的骨肉亲情,在冥冥中传递相融。今年的这一天,我将母亲的骨灰送回老家和父亲合葬。
      一早,天就下起了大雾,能见度只有三、四十米,车队在大雾中缓缓行驶,迎面时而闪过一盏盏橘黄色的汽车防雾灯。此情此景,平添了几分肃穆和哀伤,我的思绪也随着车的颠簸陷入了回忆……
      父亲生于1924年,由于家境尚可,爷爷让他上了学,有了一定的知识。1944年,日军曾找他让他当翻译,他不答应,就跑出去参加了革命。建国前,他一直在冀鲁豫第六地委党校工作,那时的党校是流动的,干部和教员首先是军人。听老家的长者说,父亲打仗勇敢,枪法好,文章写的好,十里八乡的都知道。1948年11月,党校进城,改称中共平原省聊城地委党校,父亲任学员支部书记。据如今健在的他的同事说,父亲工作积极,团结同志,得到同志们的好评和领导的器重。当地委决定任命他出任冠县县委书记时,父亲不幸患上了肺结核,这病在当时就是“绝症”。但他还是不肯放弃工作,边治病,边工作,终于在一次讲课时咯血不止,倒在讲台上。1952年,父亲在老家病逝,英年28岁。听村中长辈讲,当时母亲刚产下我三天,父亲让人把襁褓中的我抱到他床前看了一眼,就撒手而去了。
      母亲18岁参加革命,当时背着背包、扛着枪到处征战,不久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她本来不识字,解放后经过工农速成班和原平原省干部学校的学习,使她具有了相当的文化水平和理论水平。在她近四十年的革命生涯中,曾先后从事过司法、卫生、水利、党政等工作,把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党的事业。记得她在水利部门工作时,每逢汛期她总是奔波在引黄工程上,总是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有时几天几夜也不回来。六十年代初, 很多干部因营养不良患了肝炎, 上级又派她筹建了聊城地区干部疗养所。她刻苦学习专业知识, 带领全体医护人员兢兢业业地工作, 使病员尽快康复。使我最难忘的还有一件事, 那是19 6 5 年聊城闹地震的时候。当时母亲在聊城地区供销干部学校(现内燃机厂)任教务主任, 她组织全校师生用双人床、篷布在操场上搭起一排排防震棚,当她安排好全体师生、家属后,自己却在操场边的麦地里搭了当时惟一的一个简陋的草棚,我们一家八口在里面住了一个多月。我们搬出来时,棚里的麦苗全成了“韭黄”。“十年浩劫”时期,她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以致被“造反派”们批斗、殴打,但她始终没有动摇对党的信念。在家里,她是个称职的母亲。刚解放,她就把外公、外婆接到城里, 尽了做儿女的孝心。我们兄妹几个,更是受到她从生活上、思想上的无微不至的关怀。1987年,母亲得了鼻咽癌。年底她去了。那年,母亲五十七岁。
      曾记得一首诗中写道:妈妈的爱是遮雨的伞 / 妈妈的爱是凉爽的风......但我的感受却绝不止于此,更使我铭记的是母亲那崇高的思想境界,忘我的工作态度和严于律己、平易近人的作风。母亲,是我心中的丰碑。
      因为大雾,五十多公里的路程走了近两个小时,车队在村头停下,我抱着母亲的遗骨缓缓向墓地走去。父老乡亲们早就等候在那里,悲痛的哭声、无言的泪水,在这个布满阴霾的冬日肆意地宣泄、流淌……
      我把一面鲜红的党旗盖在母亲的遗骨上,入殓安葬。虽然我不信世上有阴阳之隔,我和姐姐还是给二老扎了很多“扎彩”。“扎彩”、冥钱倾刻焚为纸灰,飘向远方,落在新堆起的坟上;坟前刚刚竖起的墓碑在初冬的寒风中站立着,上刻着我撰写的碑文:
      先严秦公,廿一岁投身革命;戎马案牍,乡梓闻名。解放后于聊城地委党校任分支书记,志高才茂,早现鹏程。不幸染疾,药饵无力回天;殁于短年,未及而立就冢。先慈于氏,十八岁参加革命,蕙质兰心,德才孚众;育儿养老,广受称颂。知命有七,英年病终。呜呼!严父音容,憾年幼不存印象;慈母德泽,叹难报九我恩情。今将二老骨植并冢,泣血勒石,以志永铭。
                                                                        ——作于2007年11月12日


何谓“九我”:
诗经·小雅——《蓼莪》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
拊我畜我,长我育我。
顾我复我,出入腹我。
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2) |  浏览(2338) |  收藏
一共有 2 条评论
水城钓叟 2011-10-29 18:46 Says:
何谓“九我”:

诗经
ewayren 2011-10-28 10:51 Says:
泣血勒石,以志永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