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10-02

[散文] 凤凰城的变迁

     
        我的故乡山东聊城,是鲁西平原,古运河畔的一座小城市,因位于古聊河西岸而得名,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聊城始建于春秋,因古城池位置和布局状若凤凰,故素有“凤凰城”之称(至今城内还筑有“凤凰台”),她从两千多年的历史沧桑里走来,一抔土都浸润着历史的记忆;一掬水都蕴涵着文化的气息。
        夏商周时期,伊尹曾“躬耕于有莘之野”,辅佐商汤灭夏桀,世称贤相。春秋时期,聊城为齐国西部重要城邑。战国时期,聊城为诸侯争战之地。时有著名兵家孙膑、名士鲁仲连威名远播。 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有著名才子曹植、三国大将程昱、魏相华歆等彪炳青史。清朝的开国状元——傅以渐就是聊城人(著名学者傅斯年的先祖)。 公元1905年聊城有东林、光岳、龙湾、阳平、启文、摄西6处书院;中国清代四大藏书家之一杨以增的私人藏书楼海源阁,藏书多达3705部,224600余卷。《水浒传》、《金瓶梅》、《聊斋志异》、《老残游记》中记载有发生在聊城的人和事。近代有傅斯年、季羡林、李苦禅、孔繁森、徐本禹等风云人物。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聊城是一座四四方方的县城,建于1374年(明洪武七年)的光岳楼居于城中央,东西南北关四街自然被人称为楼东、楼西、楼南、楼北。城中四街都是清代的建筑,街上铺的都是长3尺、宽2尺的青石,这些青石被人们的脚步磨得很光滑。古楼四街有很多商铺,大都挂着“幌子”,铁匠铺、纸扎铺、杂货铺、装裱社、墨庄,林林总总。城中的古槐有三株,最老的有千年以上。
        使我记忆最深的还是走街串巷卖“厚饼”(一种用发酵面粉作的饼,正面有图案,直径约在60公分,厚度寸许)的,穿一身原色的土布衣裤,头上扎一块“羊肚子”毛巾,推着木轮木轴的独轮车,“吱吱扭扭”地走在古楼四街的青石板上。“厚饼”上盖着很干净的白布,卖者的衣着永远是干净利落,胡须修整得很得体,一句“卖厚饼咧……”,底蕴十足,每在古城上空回荡。我最喜欢的是夏天的雨后。俗话说,“夏天的天,小孩的脸”,往往一阵突如其来的阵雨袭来,就把进城卖瓜的农民淋了个措手不及。听说西瓜、甜瓜让雨淋过就不好放了,再说,农户正惦记着家里的房屋和田地,就急于“出手”了。这时,瓜价往往要“对半”折,有的干脆就不称了,“西瓜两毛一个”、“甜瓜一毛钱四个”每每我在此时大过“瓜瘾”。雨后,雨水在青石板铺就的四关街上“哗哗”的流淌,青石板被冲洗得纤尘不染。
        1958年,我在馆驿口小学读书,记得那是一幢老式的院落,两进院,是馆驿的旧址。教语文的雍老师穿着长衫,兼授书法课,甚是威严。
        那时,运河的漕运正兴,我家就在闸口西的小码头,我经常坐在码头的石栏上,等着上游的大船过来。那是多么壮观的场景啊!满载货物、粮食的二十多米长的大船,船舷两边各站着十余名撑篙的船夫,在船头把竹篙插入水中,用肩头用力拄着篙走到船尾,那整齐雄浑的“杭育、杭育……”的号子,震撼着一个孩童的心灵……
        我在长大,但这座城市却依然故我、踽踽独行。1960年,聊城开始开发“新区”,即向城市东部开发。其进程伴随着三年自然灾害,自然是步履蹒跚。记得当年修“六O”路(现柳园路)和建聊城影剧院同步,我们在老师带领下到工地义务劳动,老师说,“中午管一顿饭,吃点心!”待抬了半天石子饥肠辘辘时,发到手里的“点心”却是用淀粉和糠、麸、糖精做的“康复饼”,8岁的我无师自通,用自制的“石斧”(咬不动)进了这顿午餐。
        再往后,十年文革、拨乱反正,聊城仍是以“慢牵牛”的秉性在鲁西平原上踱步,最有说服力的是,聊城的第一座“百货大楼”竟盖了十年。记得“文革”时到北京“串联”,买东西时让售货员开发票,人家竟不知“聊城”为何物,发票上开的是“辽城”。
        1998年,聊城“撤地设市”,真正的沧桑巨变开始了!首先是政府斥巨资对“环城湖”进行改造,并请青岛园林设计公司设计施工,建设“湖滨公园”。疏浚河道、架设桥梁、拆迁民居、绿化环境,一切都象在天工开物,日新月异!同时,城市总体规划也在有条不紊地实施,整片的居民区被拆除,代之的是环境幽雅、设施齐全的楼房住宅小区。一时间,吊塔林立,砼搅拌机彻夜轰鸣,城市上空尘土飞扬……当时,聊城市民都在迷茫:这是怎么了?……记得一天上班后,一同事一脸诡谲地问我:“你知道不?连中央电视台都知道咱聊城‘拆’啦!”诧异中,同事笑着说:“我昨天晚上看中央四台的广告,听播音员说的:‘聊城——拆啦(china)’”此语遂不胫而走,一时竟成为全市酒桌上的笑谈。
        4年后,一个崭新的城市展现在市民面前:宽敞的街道,清新的空气,美丽的街心花园,绿草如茵的湖滨公园……就象被仙女的魔杖点过一样,出现在市民面前。政府做足了“水”文章,还不忘注册了“江北水城”的地理商标,连续几年举办了“江北水城文化旅游节”,使这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名扬华夏。现在,聊城成为湖、河、城融为一体独具特色的城市,京杭大运河象一条游龙越境而过,江北最大的人造湖东昌湖,犹如锦带环抱古城。城中高楼耸立,蓝天绿水相映,被有关专家誉为“中国的威尼斯”,东方的“诺亚方舟”,2008年,被评选为“国家卫生城”、“中国十大特色休闲城市”。现在,古城区“中华水上古城”工程已经动工,包括恢复古城墙、角楼,修葺古建筑和全部城市功能配套设施。
        当东方刚露出一抹晨曦,晨练的市民们沿湖畔散步、慢跑,在各个公园广场的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树荫下,神色安怡的遛鸟老人们谈笑风生;湖畔,悠闲的钓鱼人气定神闲……
        面对故乡的巨大变化,去年我创作了一首歌曲《聊城,我美丽的故乡》,抒发了对故乡巨变的感受。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5) |  浏览(4279) |  收藏
一共有 5 条评论
ewayren 2011-12-14 10:03 Says:
热烈祝贺-【于建军】作品:【凤凰城的变迁】刊登在12月14日聊城日报
张洪泉 2011-10-03 05:35 Says:
加油。
山石榴 2011-10-02 21:47 Says:
文章和版面一样,精益求精,学习了。
水城钓叟 2011-10-02 19:42 Says:
原创歌曲《聊城 我美丽的故乡》近日贴出
水城钓叟 2011-10-02 19:29 Says: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
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
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
离别后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永不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