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09-25

于建军:东昌湖垂钓纪事

      听钓友们说“这几天东昌湖出鱼”。
      815 日下午,我到渔具店补充了一些鱼饵,买了些熟食,晚上整理好钓具,又做了20多个大饵团(海竿用),一直忙活到11点,次日早上4点赶到湖边时,20多个钓友已经到了。我选好钓位,打开夜钓灯,下好4根“迪佳”4.5米海竿、一根“光威”5.4米手竿,打好窝,就坐在沙滩椅上等鱼上钩。
    虽然还没“出伏”,但接连下了几天的雨,气温不高,空气清新,湖面氤氲着薄薄一层雾气。太阳出来前的这段时间基本无风,4根海竿上的渔铃一点动静也没有,水中的浮漂象焊在水面上,纹丝不动。
    7点多钟,微风乍起,一轮通红的太阳将湖面照得象一匹绸缎,美极了!这时气温已升高了不少,打的窝也开始“醒窝”,手竿开始上鱼了。由于不久前刚向湖里补过水,水质比以前更清澈,但水质要“瘦”了些,根据水温、水质情况,我用的是腥香型的“旺鲫”+“麦香诱”,效果不错,200350克的鲫鱼接连上了5条。正当我兴致勃勃地上鱼时,“滴铃铃!”一根海竿上的渔铃急剧地晃动起来,我急忙打起渔竿,只觉得一阵不小的拉力传来,我连忙打开渔轮上的“泄力”,摇轮收线。收到离岸10余米处,鱼开始“要线”, 斗了十多分钟才把它弄上来,是一条2640克的鲤鱼(带的弹簧秤)!这是湖边当时上的最大的鱼,周围的钓友纷纷向我表示祝贺,我心里也美滋滋的。
    这时,天气暖和了,岸边垂柳轻拂,湖面微波荡漾、水天一色,些许咸腥的气味弥漫在岸边;遥望千米外的湖心岛,绿树葱茏,仿古亭榭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好美的大自然!眼前的景色使我想起了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此情此景,何尝不是如此!
    至中午,海竿又上了几条小鲤鱼、黄颡和翘嘴白,手竿除了鲫鱼,还上了几条200多克的“白鲳”。根据以往的经验,中午12点到2点之间鱼“没口”,我撑起遮阳伞,拿出准备的烧鸡、花生米,“抿”了一瓶二两装的“红星二锅头”,吃了个面包,继续“战斗”。果然,之后一个多小时没动静。正在我和钓友闲聊时,只见渔漂猛地晃了两下,一下了“黑”了漂,我急忙打竿,只见渔竿被鱼拉成了半圆,就是不“见面”,遛了一会,才用抄网把它弄上来,是一条1200多克的草鱼(见鱼拓)。
    下午4点多,钓友老闫忽然大呼小叫地嚷:“老于!快来帮忙!”只见它两手抱住成“弯弓”状的海竿,吃力地拉竿收线。看这阵势,我估计是中了大鱼,就连忙跑过去帮忙。老闫“溜鱼”,我拿抄网等着抄鱼,等鱼一“见面”,围观的钓友惊呼:“哎哟!‘大家伙’!”我看到这条鲤鱼足有90公分长,急忙跑到我的钓位,把我那个大抄网拿了来。经过十多分钟的“搏斗”,这条鱼终于耗尽力气,举了“白旗”(肚皮朝上),被我抄了上来。对这条鱼,弹簧秤已经不管用,“恁那小家子气,咱带着杆秤哩!”老闫不无卖弄地说。接着挂嘴称鱼,“嚯!16斤半!”
    这时,一位观者问老闫:“老兄,你这鱼卖不卖?”说来奇怪,钓友中十有七八是“钓鱼不吃鱼”,只是钓个心情,图个乐呵,也可能是经常吃,吃腻了。老闫随口答道:“卖啊!二百块钱拿去好了!”“那谢谢了!”只见那人掏出两张“大票”立马塞给老闫,把老闫弄了个愣怔!
    列位看官须知,如今市面上的鱼大都是养殖的,用专门的饲料催育,就拿鲤鱼来说,一年就长到45斤,先不说含不含激素,肉质很松,做“葱油鱼”时“花刀”稍大些、煮的时间稍长些就“开花”了。东昌湖里的野生鱼,做“葱油鱼”、“瓦块”、“红烧”、“水煮鱼片”,“色、香、味、型”都是呱呱叫。
    “老闫!今天发财了!”“老闫!你这价儿喊低了!”“说了就得卖啊!接钱哎!”钓友们跟着起哄。老闫只好接过钱说:“本想着给亲戚分分,咱也‘显摆’‘显摆’,这可好……
    夕阳西沉,天上烧起了晚霞,我满载渔获凯旋而归!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7) |  浏览(2464) |  收藏
一共有 7 条评论
张洪泉 2011-09-26 06:25 Says:
管理员也是高才生呢。
水城钓叟 2011-09-25 20:53 Says:
黄颡,又名黄腊丁、嘎牙子、黄鳍鱼、黄刺骨。黄颡鱼生长速度较慢,常见个体重200~300g,在自然大水域5年成熟。现市价30元/kg
水城钓叟 2011-09-25 20:49 Says:
感谢版主为我修改题目!原题目是垂钓纪事,加上“东昌湖”就更确切了,有亲和力。
张洪泉 2011-09-25 17:03 Says:
不错,也没听说大哥做鱼吃啊。
无名小卒 2011-09-25 12:58 Says:
祝贺你们!!!水城的姜太公!
水城钓叟 2011-09-25 09:49 Says:
鱼拓,是一种将鱼的形象用墨汁或颜料拓印到纸上的技法和艺术,起初鱼拓主要是垂钓者记录钓上的大鱼的实际尺寸,并留作纪念,后来发展成为一种艺术。
水城钓叟 2011-09-25 09:48 Says:
闲情逸致,志不在鱼,在乎山水之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