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09-24

于建军:回忆班主任孙老师

 
    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上的学很少。我1965年上的初中,1966年升初二时,“文革”就开始了,全国停课。小学的老师没多少印象,只对初中一年级的班主任孙老师印象最深。
    当时孙老师30多岁,身材瘦小,也就是一米六左右,只穿35号的鞋。听说他成分高,是富农。孙老师教我们语文兼书法,平时很和蔼,但批评学生很严厉。孙老师曲阜师范学院毕业,知识渊博,业务能力强,讲课时谈笑风生、旁征博引、侧枝逸出,把课文讲得生动细致,让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当时学习不错,数学几乎每次考试都是百分;语文也都是名列前茅,作文经常被孙老师当做范文在班上宣读。因此,他也很喜欢我,并推荐我的几篇作文到省《中学生作文选》,竟每投必中。上书法课,孙老师是要穿长衫的,他瘦削的身材立刻显得高大起来。他逡巡在学生中,仔细地看每个学生的字,不时地停下脚步讲授指导。
    文革开始了,孙老师涉嫌“黑五类”被批斗管制。那时还没有停课,历史奇怪地让一个人同时享受两种待遇:一是教书育人,尽为师之道;二是作为“牛鬼蛇神”站在台上接受批斗。记得一次语文课前,几个爱恶作剧的同学把装满垃圾的簸箕放在教室的两扇门上,孙老师一进门,扣了他一身的垃圾。只见他满脸通红,脸上青筋暴起,从嘴角挤出几个字——“缺德!”然后稳定情绪,继续上课。由于我家在外县住校,所以我被分派和三个“牛鬼”同住一室看管他们。终于在一天凌晨,因我“失职”致使“孙姓牛鬼”失踪!
    再次见到孙老师是两年以后,我接学校通知去拿初中毕业证,当时已是“复课闹革命”,学校秩序已基本恢复正常。在操场旁的绿茵里,孙老师先表达了他的感激之情,又语重心长的说:
    “你语文底子很好,最好要坚持自学,走业余写作的路子,以后走到哪一步很难讲。”
    “如有条件和兴趣,可以从古典文学入手,循序渐进……”
    我点点头,就在那时,我心里悄然埋下了一个希冀的“种子”。
    在以后几年的“待业”时光里,我除了养蚕、练书法、做家务之外就是读书。那时因冤假错案,继父从县级干部下放到土产公司看旧书仓库,我得以从“三、百、千”、“菜根谭”、到“论语”、“史记”、“三言两拍”,继而读遍了“中国四大名著”。虽说走马观花,但也开了眼界。
    时光如梭,当我在各级报刊发表一些作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又一次和孙老师见了面。
    那时1987年,20年的寒来暑往,事业家庭的拖累已让我淡忘了恩师。一天学校通知我去开家长会,没想到在家长会上又见到了孙老师。
    “孙老师,你怎么在这里?”我未加思索地问。
    “和几个学生家长见个面,沟通一下。你是?”孙老师显然还没回过味来。
        “我是文煜的爸爸啊!”我说。
    “哦!是吗!那太好了!我是你爷俩的班主任啦!”他爽朗的笑声感染了我,也为这样的巧合庆幸。
    “文煜就像你那时一样,天赋很好,也肯努力,但要注意多读些书。这次喊你来就是这个意思。”
    后来,我按照孙老师的建议加强了对孩子的教育培养,使孩子顺利地完成学业.参加工作后,写作方面的特长让他如虎添翼。
    十年前的一次同学聚会,有人提到了班主任孙老师,说它已经70多岁,前几年中过一次风但恢复得不错。当时的班长、现任市监察局局长的大李提议,过几天就是教师节了,由我做东,代表咱们同学会请请孙老师,大家一致同意。最后商定,酒席由“李局”负责(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再刻一块匾送给孙老师,费用大家分摊。
        2001910,洪福楼颐寿厅,42名同学众星捧月般围坐在孙老师身旁,畅谈35年前的师生之谊。酒过三巡,我们把系着红绸的匾送给了孙老师,匾上刻着“碧血催桃李,丹心育栋梁”两行字。被酒意和气氛催红脸庞的孙老师,流下了幸福的热泪。宴会结束,我们又合影留念。
    转眼到了2009年,我离岗休息了,经常早起锻炼,见到孙老师的机会也多了起来。他虽然已经80多岁,满头银发,但仍然精神矍铄,天天坚持沿运河畔散步。
    又是一年金秋时节,清晨的微风送来阵阵凉意,运河畔的枫叶像火一样在燃烧。我正在河畔钓鱼,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满头银发,精神矍铄,沐浴在橘红色的朝晖里,踏着满地的红叶向我走来......




茶能醉人何必酒  书能香我不须花
 类别: 散文 |  评论(4) |  浏览(1730) |  收藏
一共有 4 条评论
张洪泉 2011-09-24 21:16 Says:
好。
无名小卒 2011-09-24 18:30 Says:
师恩难忘。我们接受的更是老师做人的一种精神!
水城钓叟 2011-09-24 15:58 Says:
46年过去了,恩师的音容笑貌宛若眼前。
水城钓叟 2011-09-24 15:57 Says:
今年教师节写的一篇散文,怀念恩师,祝福他晚年幸福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