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20 - 4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 2020 - 4 «»

日志文章


2011-09-21

呼吁在景点刻竖些高水平的碑记【刘洪山】

    为了发展旅游事业,水城陆续建了批批景点。有些景点增加了文字石刻,对景点做了说明,宣传聊城历史,宣传聊城文化,彰显聊城历史文化底蕴,增进游人对景点的了解,与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很协调。一些碑刻恢复古时样式的繁体,竖排,不使用标点,更显古色古香,是很好的用意。但见这些写得很好的碑文却因刻制中存在细处瑕疵,品位顿失,甚至影响到历史文化名城的形象。
    一是有错误。水城广场介绍聊城古代名人的浮雕中,对李谦的介绍为:“元朝大臣,任宗继位,召十六人智囊……”实际上,元朝十帝是没有“任宗”的,应为“仁宗”。《元史》也记载了此事:“仁宗即位召十六人,谦居其首”(《元史》卷一六○、列传第四七)。再是,最近立的“复建正德门记”,在简体字转繁体时,将碑文“其舊址設於今古城西北十五裏處”的“里”字,转成了“裏”。使用过繁体字的人都知道,当时简化文字,不只减少了字的笔画,还减掉或废止了大批同音异意的字体,让它们共用一个字体。现在使用的“里”就是过去“长度单位里程的里”与“在内在中与外相对的裏”合并用一个“里”的。里程的里转成用“裏”,就错了。再是仿古使用多年不用的繁体,最好是用通行、通俗的字,不用偏僻的字。如“歇山重檐,灰瓦復顶”的“復”字通用覆,“覆,盖也”;“復,返回,恢復”,古文里也偶有“復”通用为“覆”的,但较少见,因此很容易被人认为是用错了。
    二是用错了标点,或说欠规范。《标点符号的用法》规定:“竖排文字句号……逗号、顿号、分号和冒号放在字下偏右”,“引号改用双引号‘﹃﹄’和单引号‘﹁﹂’”。铃铛湖所刻的“中国科举制度”碑文中,逗号等都放到了字下偏左。引号都用了横排文字用的“”‘’,使文字中正倒逗号满篇,显得颇觉混乱。
    三是繁简混用。《光岳楼广场开发记》的碑文中大量的繁体字与简体字混用,如“廣場、開發、記、樓、為、東、設、實、負責……”等用繁体字;而“护、单、历、标志、变、围、旧、状、划、迁……”等都用了简体字,显得古今杂陈,不伦不类。
上述错误和不规范,对我们长期使用简体横排不用繁体竖排文字的人来说,或许不以为然,但我们是建设旅游城市,那些至今还使用繁体字的海外华人、侨胞、港澳台同胞看了会笑我们历史文化的基底不足,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大减成色。
    四是碑刻上的字体走形和使用电脑打印字,缺乏碑刻韵味。碑刻本来既是文字载体,又是供欣赏书法的艺术品。过去人们学习写字都是临摹法帖,法帖中的一种就是从碑刻上脱下来的“拓本”碑帖。曾在古楼上见到杨萱庭写的《重修光岳楼记》碑刻,不禁使人大为失望,是杨先生的笔体吗?不妨比比同一楼上的乾隆御题诗碑,那是行书体,刻制难度更大些,但可清晰看出书写时的运笔轻重、徐疾、偏正、曲直的笔法和行笔的笔顺笔势,撇点横竖笔笔别具风采,展现出书法家文字的独特魅力,仿佛使人见到了真迹。其原因,大概过去是用刀细细地按笔画笔顺照样一笔一笔地刻,而现今是用电动砂轮、錾子快速的打凿,既无笔画的特点,字体也走了形。再是我们现在碑刻多用电脑上的统一字,显得涩滞呆板“千篇一律”,文字艺术的欣赏功能没有了。期望今后在景点制作碑刻,请有代表性的、具有独特风格的书法名家、特别是当地书法家书写,像过去样题上某某书丹,多花点成本按传统工艺精工细作,使碑刻也具一景的效果。   
    为了把我们的江北水城、运河古都建设得更美好,放胆写下个人认识,错误的地方,敬望教正。


 类别: 本土风情 |  评论(2) |  浏览(1613) |  收藏
一共有 2 条评论
水城钓叟 2011-09-25 22:52 Says:
此提议很好!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应当显示出厚重的文化积淀。
张洪泉 2011-09-22 15:17 Says:
关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