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日志文章


2011-09-02

张洪泉:官方?还是民间 新京报记者就这水平

    9月2日,在新华网上看转载新京报一文章《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被指借“官方”外衣敛财 》指出,调查发现,这个培训中心,为了使其开展的小记者培训业务,显得更正规、更官方,于2008年底选择挂靠“中爱联”,成为其理事单位,并为此支付一定费用。由此,该中心披上了一件“官方”外衣。

  看后感觉匪夷所思,中爱联本身就是一个民间组织,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即便挂靠中爱联,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民间组织的联合,又从哪里来的借官方外衣?

  中爱联究竟是什么机构,从记者的采访中也看得出,新闻中说,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表示,“对于该会涉嫌的其他违法违规行为,正另案调查处理”。”中爱联的管理部门既然是民政部民间管理局,直接就确认了中爱联的民间组织的身份。既然上级单位是民间组织,下属还能是政府部门?即便每年上缴20万的管理费,也无法改变中爱联的民间组织身份。所以,《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被指借“官方”外衣敛财 》涉嫌拉虎皮做大旗,蒙读者。

  记者在该新闻中列举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罪状的时候,第一点就是“”红头”文件敲门砖”。众所周知,红头文件并不是政府部门的专利和特权,只有稍微有点规范的企业也都发布红头文件。至于其中的文号,更是文件制作的不可缺少的要素。把红头文件拿来作为一个企业作假的证据,显然不妥。

  既然是企业,全国小记者培训活动中心给介绍业务者10%的劳务费就是正常的了。“读千卷书,走万里路”,组织孩子去北京、外国等地参观学习,搞“十佳百优”活动,作为企业也没什么不合适的。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旅游,寓教于乐,让孩子在游乐中接受某种教育,也不能说成是“敛财利器”。新闻中没有说强制,如果强制小记者参加,那就另当别论了。4000元如果真去美国旅游10天半个月,那还真不贵,只可惜新京报记者没有说活动的具体时间,这也暴露了记者的不专业。或许这个活动收费相对合理,囿于新闻的中心思想,记者故意没说。

  整个新闻,也就是“非法”的媒体平台这段说的还有点真实性,而这段新闻,新华社早已报道。

  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热点新闻,民众也喜欢看热点新闻。作为一个媒体,新京报及时发布热点新闻也无可厚非,但一定要严格把关,甄别新闻的可靠性,从而避免一些不真实的信息从媒体流出,进而误导民众。

标签: 中爱联   新京报   张洪泉   聊城  


 类别: 如是我说 |  评论(0) |  浏览(3004)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