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日志文章


2011-09-02

八月 蟋蟀在我床下

  一直怀念儿时老家西屋,一个人躺在木床上,秋风从门和窗户里吹过,看着明清的志怪小说,听着床下的蟋蟀鸣唱……

  只要题材选对,聊城新闻网照样被转
  八月还是31天,又悄悄地过去了,收获的季节也到了。新华网和新浪胆子太小,一些文章不是不放出,就是后来给删除,难成大器。人民网还是比较坚持正义的,再加上自己是玩论坛出身,喜欢把文章发那边去,同时因为聊城新闻网是家乡的网站,一般都是把文章先发到聊城博客,再发人民网。
  证明了几次,只要话题合适、时评及时,尽管不如发到人民网传播的快,有几次,一些比较大的网站转发了我的文章,还是注明是从聊城新闻网,并注明了作者是我。比较典型的一次就是《再问CCTV  恶搞百度你为啥?》文章刚写了不到半小时,就被第一时间网站转走,后来被百度默认为第一时间是这稿子的源网站,看后感觉很郁闷。幸好说明了是源自聊城新闻网,还链接了我的文章地址,一些人来到了聊城博客。

  外部收获颇丰,版面更加规范
  一直把聊城新闻网当成自家的,人民网、新华网就是外部的。这个月,因为新华网对一些文章太敏感,不敢发,本人就高兴时候就发几个过去,一般都是不发了。免费用我们的文章,被众多的人阅读,看起来是我们被推荐了,其实更多的是他们得到了眼球。好文章现在还是卖方市场,某些网站不推广我们的文章,会有其它网站推广,谁不用损失的是他们自己。
  本月新华网就一篇文章上了首页,而人民网上了五篇,6篇精华,3次推荐,2次置顶。7月份精华9篇,本月少了3篇,不是文章整体质量下降,而是从15日开始,在老师和朋友的劝说下,我开始转化了一下投稿的思路,开始把时评开始转向报纸类。因为尊重报纸的首发,一般都是次日才发到网络上,所以一些时评和其他人相比晚了点。时评这东西,有时候晚一个小时,别人就写了,你的观点就不新鲜了。
  我在《晋翼会馆被破坏 岂能全怪赵本山》这个文章中,首先提出了在文物被毁这个问题上,监管部门应负主要责任。当天13点30分,孔庆东就在CCTV说了和我一致的观点。当时,我还感觉很庆幸午饭前发出时评,比和尚早了尽2个小时。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个月有一点是我非常高兴的,那就是在人民网强国论坛我的文章已经能正确首行空两个格子了。经常混人民网的朋友都知道,在那边99%的文章都是左对齐,按正常的调整文章的办法,根本无法做到首行空两格。我把这个郁闷告诉任玉伟后,他们告诉我如此这般。现在我的文章在那边已经能正常空格了,增加了文章的美观。另外,他还教会我用记事本防止乱码。
  颜莉是一个乖巧的小编,基本能及时收入我写的时评,并创造性的把时评放到相关焦点新闻的后面,增加了文章的推广率和黏度。

  参与热点,在评论海洋中畅游
  写时评,需要写热点,更需要写焦点。但很多时候对于热点和焦点的把握上往往是见仁见智。八月份,文章的整体点数在继续增加,从推广度来看,有五个事件参与的相对成功。
  第一个是CCTV战百度。CCTV拍百度四天,我写了三篇评论。《再问CCTV 恶搞百度你为啥?》、《CCTV三击百度推央搜 典型败笔 》、《直击CCTV杀百度 媒体内战何时休》,这三篇评论分别从不同角度进行评论,在全国有一定的影响。尤其是第一篇,在“CCTV 百度”这个话题中开始进前三,最后是第一。成了百度反击CCTV的一个重要武器。张洪泉这个三个字成了那几天“张洪X”这类名搜的第一。百度知道上还有人问:张洪泉是不是百度的人。这就是网络的力量。说句实话,写这几篇文章,当时就没想上报纸、被精华,或者上首页什么的,毕竟谁都不敢直接惹CCTV,只是想在活动中混个脸熟而已。
  第二个是赵本山和文物这个话题。从新闻报道开始,我就感觉监管部门在这个问题出应该负有较大的责任,直接就写了这个话题。这个文章首先被华声在线转载,结果是华生用的最老掉牙、最让媒体人不齿的,先转到论坛再上新闻的做法,重要就把新闻源搞成了华声在线了。随后被一些知名网站转发,均称源自华声在线。我给转的比较早的商都网发了邮件,指明作者和出自聊城新闻网,次日发现那边已经按事实进行了修改。给搜狐留言,没人理会;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那边来了一句:我们转的合作媒体的,有问题你去找华声在线。搜狐网站就这态度,真垃圾,如果你合作媒体杀了人,你也跟着去杀?目前,我已经停止使用搜狐的所有业务,博客、邮箱等。
  第三是关于血燕的。《子虚乌有的血燕让国人吃出什么》被人民网推首页后,很多知名网站都转了,现在搜这个题目,都能搜到很多。
  第四个是关于艾滋病副县长的。《艾滋副县长惊醒哪三种人》这文章,好像说道了某些领导的痛处了,叫好的人很多,主流网站转的非常多。还被谷歌推荐了,又混了个脸熟。
  第五个是CCTV和微博的。《追问CCTV 微博之困缘何起》被人民网强国社区推荐,在全国也有一定的影响。
  还有一些稿子在一些地方有点反应,像《路虎到泰州 纯粹虎落平川》就在被江苏的主流网站收录推荐。
  看样子人民网也硬不过利益集团和强硬部门。8月的最后一天,上午12点不到,我发现我写的《银行半年赚4000多亿 宏观调控都调到银行腰包》上了人民网首页,下午上班时候发现已被拿下。同时拿下的还有乔胖子的《外交部捅了个“马蜂窝”。这个“马蜂窝”叫“三公经费”》。

  微博长老会和聊城日报
  从微博长老会开始提议,我就表态,支持,但没时间参与。但很多朋友一再推荐,让我感动。之所以不参与,主要一是我没时间,二是我已经过了那个在网络上拼搏厮杀的年龄段了。从2002年开始上网,一直在中国游戏中心混,2004年中游五年庆典,我作为中国游戏中心10大版主第二名被邀请参加,当时那边还奖励了一个1500元的红包,足够活动期间的各项花销。
  那时候主要是混中游的论坛,先后在7、8个论坛做过版主。论坛上的乱子,往往是比生活中的更难处理,需要的是胆识、智慧、公平心和时间。有一次关于一次够级联赛中间是不是有人作弊,前后数百人在论坛上辩论争吵,持续了一个多月。那段时间,只要不上班,我就泡在网上调解、调查,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影响到了很多现实生活的东西。
  在微波上做管理员,同样需要胆识、智慧、公平心和时间。胆识、智慧、公平心咱都不缺乏,少的就是时间。另外,聊城微博上的玩家,基本都是聊城人,在一些微博的处理上,更需要智慧。都是来游戏娱乐的,都是聊城人,毕竟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刚才小孩子来拿了个去年的订报单,说要订报纸了,让我看看还有什么变化吗?我拿笔直接把聊城日报划掉了。这几天看了聊城日报,社会新闻基本上聊城新闻网上都有了,时评也全部是转载别处的。在网络普及的前提下,订一个文摘报也是浪费。并让他告诉大家,想看地方新闻,都去看聊城新闻网就是了。
  八月过去了,工作还要好好的做。这个社会上热点还在出现,时评路上,我还将继续一千次的攀登……

标签: 博客   微博   聊城新闻网   总结   张洪泉   聊城  


 类别: 总结 |  评论(3) |  浏览(2376) |  收藏
一共有 3 条评论
张洪泉 2011-09-03 18:33 Says:
@墨小染@菊花茶,和你们相逢在聊城博客,吾之幸也。
菊花茶 2011-09-03 17:58 Says: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墨小染 2011-09-02 14:12 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