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1-06-28

6月28日

有段时间没有出去了,活动范围一直就是建设路的东西,没有到过建设路以外的马路,今天出去,发现原来独自一个人有那么长时间了。

上午早早的起来,装扮了下,可能是太久没有见朋友了,也没有走进熟悉的人群了,忽然觉得不自信,有点抵触,朋友说我这样下去,会脱离部队,我在想也许早就脱离主流了,好像外面的世界充满了不安全的因子,像极了与孤独为伴的尼采,一直都知道自己内心里那些阴影一样的悲观,只是忽然就到了这样的地步,开始喜欢这样的孤独,有时候甚至享受着孤独带来的乐趣,在封闭的空间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生活,我的生活,不知道要做怎样的抉择。

整理了需要的资料,和郑姐一直在聊天,那么久没有见面没有聊天了,相互之间沟通了还没有了结的案子,聊着生活和琐碎的事情,能够感觉到她的疲惫,走了味的婚姻,不懂事的孩子,这就是四十多岁的女人吗?我总在想以后的生活,可我从来没有想过中年阶段的自己,总是跳跃了这个阶段说,自己老了以后会怎样,这样的逻辑里,正印证了我的幼稚和天真,内心里那点纯洁,仿佛只能看到出生和老去,那些真正的磨难,总是无缘由的想要逃避,不知道,我还能够天真多久。老公说有了孩子做了爸爸妈妈的人才能长大,今天郑姐也和我谈起了这个问题,其实这种事情我总想随缘,可是缘分似乎来的会有些晚,这样的事情还没有认真的考虑好,可我终究还是要做个决定,这就是女人了,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一个可爱的女人,一个唠叨的妻子和母亲。郑姐留我吃午饭,因为身体的不适,我婉拒了。

中午休息了一会,要三点了才出门,去了行政服务大厅,办了手续,政府的办公大楼就是气派,结构都是那么完美,无怪乎地震的时候逃跑也只能往这样的建筑里避难,更不用说办公条件了,冷空调在那样空旷的空间里,制冷怕是也要不少耗电吧。不提也罢了。办完事情,辗转移动营业厅办理琐碎的业务,说来也是倒霉,取号的打印机没有了纸,光等着拿打印纸取号就等了十多分钟,然后取了个要死不活的244号,前面有24个人在等待,而实际上不止24个,才叫号叫到213,等号的时候另取了号缴了话费,那些要死不活的业务员,那些空着的窗口,还有那些过来加塞的熟人,在缴费的窗口办理业务,甚是恼火,朋友说一个电话就解决了,可我总是想我要自己来做,不知道是不是这就是我脱离大部队的表现,想起了中学时候要好的朋友李铮,大概和我是一样的人,不知道现在改变了没有。幸好,三十块钱的礼物给了九块雕牌的洗衣皂,我还是不要太刻薄的好,只是这么多的洗衣皂要什么时候用完啊,最讨厌老也不能换的物品。

出了营业厅,热浪就席卷而来,办完了应该办的事情,才有心思环顾周围,天阴了,红色的太阳在云里时而隐身时而露出红色的脸,我喜欢这样的太阳,喜欢这样的颜色,只是看起来多少有些诡异啦,曙光大厦已经建好了,消失了的付花宾馆,还在施工着,南面的新楼倒是起来了,坐了公交车一路回来,恒泰一楼的宴会大厅也改成神圣山羊餐厅了,好像这些都和我无关了。

回到家,走在巷子里,买了几个新鲜的玉米,这时候就响雷了,估计是要下雨了,可是到现在都还只是刮着风,是该下雨缓缓这暑气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87)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wanmeinvren 2011-07-01 15:36 Says:
出门多活动活动 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