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2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  
«» 2019 - 2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09-08-03

别喊我美女 喊了也不给钱

周芳

    今夏,某箱包店,我打探了无数次,个个都贴着“新款”的标签,打着不菲的价格,心疼钱,一直没下手,但又不能暴露人穷胆小之状,于是,我假模假样地拎拎这个,挎挎那个,然后,在服务员一次次故作惊喜 “这个很适合你”中,再一次次挑点小缺点,放下,真的难为这些服务员了,为做一笔生意,一整天要对顾客们惊喜多少次呀,以至于,回到家中,是否对家人的一件新衣,一双新鞋,都要职业性地夸张一下表情?终于有一天,看到了店堂里的广告:接总公司通知,大幅让利。

    还好,早就瞄上的那一款仍在,价格已低得心动,在试背时,漂亮的女店主亲自过来营销:“美女,这包就只一款,绝不会与人雷同,此时买,太划算了!”正志在必得的我,立马表情僵硬,浑身不自在,她干吗要喊我“美女”!这“美女”是随便喊的吗?我立马放下包,转身离去——不是不受用这称呼,关键是,这一称呼让妈妈级的我,大大受伤!

    “美女”者,明眸皓齿,纯情似水,最初的记忆,当是读《孔雀东南飞》,焦仲卿妻刘氏——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有如此美女,止不住地也留起长指甲,精心地修剪,连平时走起路来也无比得扭捏。

    其实,我不但爱美,还是个自恋狂,办公室与家之间,有一条繁华的商业街,店铺多半是玻璃门,如果,某天,在路上偶遇一女子,脚步匆匆,却不忘时时扭头看看店铺里,别以为她在不失时机地看那些漂亮的衣服和包包,暗地里,她是以不太明朗的店铺玻璃为镜,以余光,或干脆正眼相瞧“镜”中的自己呢!哈,那孤影徒自怜者正是我,一件新衣服,一个新发型,只要顺着店铺一路走下来,信心与否基本已成定局。

    年过四十,“大姐”这个称呼可能更妥一些,本就是家常女子,再说了,——大姐无大小嘛。但有那么一天,我还是激动了一小番。去的是一家生意兴隆的书店,喜欢混在一群少男少女读者中,感受那一种书香氛围,我问女店主某杂志到了没有,胖胖的女店主莞尔一笑:“大姐,那样的书少,早卖完了,也只有你这样跟别人不一样的人才看的。”

    还有跟别人不一样的 “大姐”?我暗地里一愣,或许,只是那本有些小品位的书让女店主高看了我?那天,虽然她没有给我一个很明确的定义,但我知道,那里面肯定有一种褒奖,一种对已色衰却也耐看的中年女子的夸赞。

    不是不喜欢别人喊我 “美女”,如果时间倒退,再倒退,一声“美女”我还是很开心的,无上等姿色,却有鲜亮的青春打底,而现在,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里,对一个被时间打磨得面目很是“sorry”的女子,纯粹为了她腰包里的银子,而再喊一声“美女”,动机既不纯,又伤了她的自尊。所以,在我这个年龄,别再喊我“美女”了,喊了也不给钱!

标签: 美女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1) |  浏览(2378) |  收藏
一共有 1 条评论
无名小卒 2010-12-12 22:21 Say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