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 2019 - 12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5-31

中国古代有入口毙命的毒药吗

在影视剧中,我们经产看到中国古代有一些强烈的毒药,能让人一吃(饮)即毙命,而且死得颇为平静,大多嘴角流血而亡。

那么中国古代真的有这么厉害的毒药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需要了解“毒”在古代是什么含义。然后才能知道什么东子在古人来看是有毒的。

中国古代,“毒”、“药”本为一体,《周礼·天官·冢宰》就有“聚毒药以供医事”,明代医学家张景岳甚至认为“药以治病,以毒为能”,“毒”只是某些药“气味有偏”,而这些药最能去人邪气。

当人,古人对“毒”的认识并非如此单纯。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即解释到:“毒,厚也。害人之草,往往而生。从屮。毐声。”可见,当时人们对“毒”的直观认识就是能够害人的草里面所蕴含的那种东西。

[color=#833c0b]“毒”字的字形演变(图片来源:史志诚《中国古代的毒物学》)
[/color]

既然“毒”只是“药”的一种属性,古人在漫长的中医实践中,就总结出了一些特别有毒的自然物质,故而古代中医药学家也会专门对此论述。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就把毒物分为金石、本草、果菜、虫鱼、兽禽五类,而现代毒物学则将自然毒物氛围矿物、植物、动物,二者十分相近。

然而上述毒物效果显现毕竟缓慢,在漫长的实践中,中国古人总结出五种比较好用的毒药:乌头、鸩毒、鹤顶红、见血封喉、断肠草。这些毒物或者自身毒性强,或者加工后毒性更强,或者纯粹被幻想剧毒无比。而且它们都见效快,易携带,实乃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color=#833c0b]毒药与政治谋杀事件表(图片来自:付开镜《毒药与魏晋南北朝政治斗争和矛盾处理的关系》)
[/color]

乌头,也称乌喙,是毛莨科乌头属植物,中医药用主要采用其母根,即为乌头。中医认为它有回阳、逐冷、祛风湿的作用,可以治疗大汗亡阳、肾阳衰弱的腰膝冷痛、风寒湿痛、脚气等症。

但是乌头内含乌头碱,这是它毒性的主要来源。乌头碱主要毒理是兴奋麻痹感觉神经和中枢神经,兴奋心脏迷走神经,直接毒害心肌细胞。这能快速导致人心率加快,引发心律紊乱,血压、体温突然下降,呼吸困难,如不及时救治中毒者就会很快死亡。乌头碱中毒致死剂量很小,0.2 毫克就致人中毒,3 到 5 毫克就能致人死亡。

[color=#833c0b]乌头碱的化学分子结构
[/color]

因为乌头见效快,古人有“入口即死”的描述,所以古人很喜欢用乌头做毒药。《左传》中就记载,晋献公之妃骊姬为了毒害公子申生以让自己儿子上位,就在申生吃的肉里面放乌头。

已佚《后魏书》也写到,匈奴人到了秋天就收集乌头制成毒药,涂抹在箭头上猎杀禽兽,乃至用于军事作战。根据乌头的品种和炮制方法不同,川乌 3-30 克、草乌 4.5 克就能有中毒反应,若是精心煎制,1 克草乌也能中毒。这对古代落后的提炼技术来说,是投毒者的福音。

[color=#833c0b]乌头
[/color]

鸩,是一种传说中的猛禽,比鹰大,黑紫色的毛,红色的喙,鸣叫声大而凄厉。中国古人认为它的羽毛有剧毒,用鸩的羽毛在酒水里浸泡一下,酒就变成鸩酒,因为古人传说有鸩鸟的地方就有犀牛,所以犀牛角是鸩毒的唯一解药。

比较著名的鸩杀事件就是唐中宗的皇后韦氏和女儿安乐公主,联手鸩杀唐中宗。上面提到的骊姬,在毒害公子申生的时候,也曾向他的酒里下鸩毒。但是现代生物学并没有发现“鸩”这种鸟,也许这只是中国古人对高效毒药的美好向往而想象出来的。

[color=#833c0b]鸩鸟,全身紫色,因喜食毒蛇而全身剧毒
[/color]

鹤顶红就是红信石,也称信石、砒石、砒黄。它是三氧化二砷的自然形态,鹤顶红只是红信石的隐晦说法。红信石提炼之后的白色粉末就是砒霜,即三氧化二砷。

通过摄食引发的急性砷中毒症状,首先是消化系统问题:呕吐、腹部疼痛、腹泻带血。人会痉挛,肝肾发炎,血液凝结。砒霜的口服剂量达 10 至 50 毫克即可中毒,致死剂量是 60 到 200 毫克。

所以影视剧中常用一小包白色粉末掺入酒中,受害者摄入后即时毙命,也是比较符合现实。只是剧中受害者的死状远比现实干净一些。

[color=#833c0b]左为红信实,多伴生在砷黄铁矿中;右为提纯后的砒霜(三氧化二砷)粉末
[/color]

见血封喉树,又名箭毒木、剪刀树,为桑科见血封喉属植物,它是自然界最毒的植物之一,大多生长在热带地区。中国主要分布在云南西装版纳、广西南部、广东西部以及海南。它的树汁为乳白色,有剧毒,古人常将这些汁液涂抹在箭头,中箭者当即毙命。

这是因为它的树汁中含有弩箭子苷、见血封喉苷、铃兰毒苷、铃兰毒醇苷、伊夫草苷、马来欧苷等多种有毒物质,中毒后这些物质会引起肌肉松弛、血液凝固、心脏跳动减缓,最后导致心跳停止而死亡。

顾名思义,这种毒药在中国古代多用于军事用途。明代李颐上奏抗倭事宜时,即写到:“招募善射弩手,……各令广带弩药,盖弩药最毒,俗谓见血封喉,猛虎中之不数武而死。倭寇虽悍厉,未必人人如虎也。”

[color=#833c0b]见血封喉树
[/color]

断肠草,实际上是多种草本植物的别称,在中国一般指钩吻和紫堇。前者是胡蔓藤科钩吻属植物,后者是罂粟科紫堇属植物。钩吻的有毒成分主要是茎叶中的钩吻素子、钩吻素寅、钩吻素卯以及根部的胡蔓藤碱或次胡蔓藤碱。

钩吻的根和叶毒性很大,尤其以嫩叶毒性最大,人误食三、四片即会中毒。中毒的主要症状为呼吸麻痹,轻者呼吸困难,重者死于呼吸停止。但猪羊食之适量却可以杀体内寄生虫,也可使毛色光滑。

由于致死剂量不大,古人对它喜爱有加,《资治通鉴》载,南北朝时,刘宋军队曾招募人用野葛(钩吻别称)毒害北魏军队和皇帝,但北魏皇帝随身携带从北方运来的饮水,未中圈套。宋代甚至有诏书令福建陆若有用野葛毒人的,“徒其家岭北编管永不放还”。

[color=#833c0b]钩吻的黄色花朵
[/color]

中国古代投毒多是投入酒、饭或者汤药中。但是中国古代的提炼技术有限,这些毒药也有大量杂质,还有难以掩饰的异味,所以成功率并不高。细读史书,会看到中国古人许多毒杀的故事,但史家行文粗略,无法得知具体用毒和投放剂量,给后世影视剧的编写者留下了无数想象的空间。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568)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