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4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 2019 - 4 «»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9-03-31

人生其实就是个圈----从苏曼殊告章太炎没男照样生育说起

  作者:张洪泉
  民国奇人苏曼殊才艺双绝,身世坎坷,性格孤僻怪异。一天,苏曼殊问章太炎:“子女是从哪里来的?”章太炎感到不好作答,便说:“你找本讲男女卫生知识的书看看就知道了,何必问我?”苏曼殊却说:“书上不是说男女交媾才能生子,可事实上却有例外:我们那儿有一个妇女,丈夫外出三年未归,她照样生育,这不是说明女子不需要男子也可以单独生子吗?”众人听说无不微笑,章太炎也默不作答。苏曼殊看到众人被他难倒,显出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或许孤陋寡闻,或没研究他那个圈子,我对苏曼殊不了解,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既然是孙中山说:“太虚近伪,曼殊率真。”我想这个人肯定有过人之处。不过章太炎被问的默不作声,而苏曼殊洋洋自得的样子则显示出苏曼殊常人化的一面,有借他人的言行折射自己的存在和价值之嫌。也让我再次想起30年前,我的高中老师王玉先生给我讲的那个乞丐一天在全村大叫:老爷和我说话了,老爷和我说话了!村的人都以和老爷说话为荣,或因知识架构、层次等多方面的原因,老爷轻易不和人说话。看到乞丐这样说,人们纷纷来看原委。原来,乞丐见老爷出门,多次强讨要,老爷随说:“滚!”
  尽管在很多场合下,有多人曾说我“在全国比在聊城出名”,但每次我都说:“其实在哪里都不出名。”即便是在聊城,我也是借别人来被认识。一次市里的一个小兄弟和我联系,说某领导想和我晚上小聚,我说晚上已有安排。他才告诉我,说省里系统内某长来聊,愿意和我见见。而这个人的专业水平和口碑也为人称道,于是借人家的机会认识了聊城的圈里人。
  还有一次,我都不敢说和付刚是同学了。当时我写了一篇稿子,从谈汪涵和何炅谈到了我的高中同学付刚,在一次校友聚会上,有人问知名媒体人付刚:都说张洪泉评论写得好,你呢?付刚嘿嘿一笑,直接回答:我是他学长。在茌平二中上高中那几年,付刚高我一级,小我一岁,少交集,直到上大学那几年去山东师范大学串门,有校友告诉我:如周六来,可看电影,不要钱,包电影院的是咱的校友付刚。大学毕业后,付刚和我都在聊城,老媒体人鲜有不认识付刚的。事实上,直到近两年,付刚才开始请我吃饭,而且去年每月不和我喝一次,我们俩关系就像不好似的。但就在我那篇稿子发出后,一个今日头条的粉丝说:你居然借付刚来扬名。当时看到这话一愣,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了;到那才知道,我真是靠别人来扬名混日子的。
  话又说回来了,这些年,由于我不喜欢参与聊城事件,再加上给自己制定的不参与聊城负面信息的“五条原则”,知道我名字的人不少,但对上号的人确实不多。一次万合集团总经理张洪泉和我通话,说一定要一起吃顿饭,还说我写的稿子不错,很多他的朋友看到后说他写得好。而因为写稿子,莘县的张洪泉、阳谷的张洪泉都成了我的朋友,这些都是意外的收获。从2011年开始写评论至今,坚持每天写稿子,中间认识了全国各大媒体的编辑、全国像知风、毛开云、乔志峰、王传言、肖勇、何勇等等资深评论员,在很多时候、很多地方、很多圈子内进行了交流。
  那次参加河南省相关部门组织的一个活动,我应邀参加,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去郑州见一下乔志峰。事先和老乔QQ告知后,我就去参加活动了。其实当时乔志峰正在河南电视台录制节目,没有去参加活动。活动结束后,我定的是晚上8点的火车,老乔在河南电视台餐厅安排,中原网的记者张丽巧和评论编辑王东胜送我过去,在一个小时候内,我和老乔喝完了一瓶高度的泸州老窖特曲。老乔和我一样,不喜欢和陌生人交往,但和圈里的兄弟,一定要一醉方休。
  一个真正有思想的媒体人和社会人都是有家国情怀的,而这个圈子成就了我。从开始写评论,在聊城师范学院(聊城大学)接受的四年教育、多位名师的教诲应该是基础,让我知道为谁写、如何写,知道始终,而聊城日报副总编吴文立、大众网原评论编辑韦国骞、中国甘肃网原评论编辑宋勇锐、华声在线评论编辑李成辉等等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社会责任,什么是家国天下。2011年国庆节后,我开始给各大网站投稿,吴文立分管聊城新闻网,而我是聊城博客的作者,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他的指点,那些日子经常深夜QQ畅聊,感到了吴文立对新闻事件看得准、预测准、结局准。韦国骞在正面时政评论上写得相当好,文采飞扬且无媚态;李成辉编辑的稿子,往往贴近民情直抒胸臆,引人瞩目。给印象最深的是宋勇锐给我说的一段话,那一段时间因为工作忙,文章有点应付,宋勇锐告诉说:张老师,你这样做不行,你写了都能发,其他人会认为这就是写作的模板,就不再深入的挖掘写出更有深度的稿子了。
  不愿意参加一些场合,不愿意参加一些圈子,尤其是某些私人的朋友圈。一方面是怕自己的言论不和对方的口味,毕竟评论是一个小众媒体,说的是自己个人观点,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一方面有些人拉人进圈子仅仅是为了给他装门面,说某某某也在他的群里,貌似自己的有多厉害似的;其实,本人和对方啥关系都没有,只是在某个活动时偶遇,随后应邀加了个微信,随后被成了对方的“朋友”。更重要的一个方面,真正有想法的、真正有能量的人,谁闲着没事天天泡在群里闲聊啊?又有哪个厉害的角色有事没事的围绕着别人的下三路纠缠,围绕个小事情落落半天呢?毕竟,像苏曼殊这样一辈子不近女色的爷们不多见;一开始,我望文生义,看名字还以为苏曼殊是个女人。

标签: 张洪泉  


 类别: 如是我说 |  评论(0) |  浏览(38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