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11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 2019 - 11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6-05-31

大唐公主:俺就是个一般人儿

明明可以靠出身而坐享尊贵,却偏偏扮民女身后留名。这人是谁呢?想想看,论出身,哪个家族无人能及呢?当然是皇家的金枝玉叶喽。
我们要说的这位,就是唐肃宗的三女儿和政公主。
帝王之家千金——和政公主是唐肃宗李亨的亲女儿,章敬皇后吴氏所生,与后来的代宗皇帝李豫是真真确确的一母同胞。也就是说,在爹哋那儿是公主的身份,在哥哥这儿仍享长公主的尊贵。即使在诸位公主里,其他姐妹也不敢和她比。三岁时生母去世,肃宗将爱女交由宠妃韦氏抚养。继母和养女,这关系老百姓都知道难处着呢,何况天子的掌上明珠。和政公主愣是让常规破了例。她视继母如生母,乖巧伶俐,听话孝顺,没让爹哋头疼过。
好学多才多艺——公主打小就好阅读图书史籍,有过目不忘的天资。同时,研习佛经,音乐绘画,无所不能,所谓“聚众美于一身,邻太虚而独立”,美丽、聪慧、好学、乖顺、才艺,她一个人占全了。
婚姻谨遵父命——公主下嫁的男人名叫柳潭。柳家的背景原本并不大,一个因素使其家族陡然显赫,暴发点在柳潭的哥哥柳澄,柳澄的媳妇是当时势倾朝野的杨家女子,贵妃杨玉环的八姐秦国夫人。公主的父亲即当时的太子李亨,出于稳固自己储位的考虑,欲笼络杨氏集团,决定把女儿嫁给柳潭,与秦国夫人做妯娌。为了父亲,为了社稷,明理懂事的公主没有二话,欣然接受了父亲对自己终身大事的安排。
质朴一如贤妻——虽说是父母之命,但公主与丈夫柳潭相处得和睦融洽,身上不见娇骄二字,躬行妇道,悉心照料夫君生活起居,全然一个贤惠温良的平民之妻。安史之乱随祖父玄宗皇帝奔蜀的路上,夫妇二人相扶相携,徒步跋山涉水。途中暂歇炊饮时,丈夫挑水砍柴,公主搭锅亲手烧火做饭,患难与共。勺子总有碰到锅沿的时候,与丈夫偶然拌嘴,也是一副平民状。哥哥李豫掌天下时,吐蕃入侵,危及京师,身怀六甲的公主挺着笨拙的身子要去宫中帮一把哥哥,丈夫柳潭担心她身子,拦住不让,公主头一回发脾气:“君独无兄乎!”你难道就没哥哥,你哥哥有事你也不管?最感人的场面是在蜀中,当时蜀中郭千仞谋反,玄宗登上玄英楼亲自劝降,郭执意不听,公主跟随丈夫柳潭御敌,公主站在丈夫身边,替他将弓拉满,然后递给丈夫,夫妻配合默契,斩敌首级五十,平定了叛乱。
多产不逊村妇——公主二十二岁上下嫁柳潭,三十六岁去世,夫妻同一屋檐下相处不过十三四年,期间还经历过惊恐逃亡的安史之乱,先后竟然给柳潭生了五男三女八个孩子。一个皇家千金,在这里俨然就是柳家的造人机器。更让你想不到的是,吐蕃入侵那一回,公主非要挺着大肚子去宫里帮哥哥,来回奔波,导致第二天早产,三十六岁正旺盛的年纪,最终死在了难产上。
大难同赴时艰——江山遭贼人惦记,安史之乱暴发,公主夫妇随玄宗逃亡蜀中。动身时,寡居的姐姐宁国公主正身患热疾,人人都自顾逃命,和政与宁国并非一母所生,她却惦记着这位姐姐,担心姐姐落入贼人之手,亲自去接上姐姐,一同上路。途中,宁国公主实在走不动了,意图放弃,和政公主毅然牵过丈夫柳潭的马,扶姐姐上马,自己和丈夫轮流替姐姐牵着马,责令自家的孩子迈着小脚板,一步一步独自个儿艰难前行。
亲情不计前嫌——大伯子柳澄死的早,安史之乱后杨家失势,多人遭杀。当年做妯娌时,秦国夫人不可一世,压根不拿公主当回事,公主既未生厌,也不巴结。如今柳澄和八姐的儿子成了孤儿,公主不计前嫌,让丈夫将侄子接过来,当亲儿子看待,直至抚养成人。
疏财却擅经商——公主向来不爱财,父皇肃宗赐赠她田产,只因妹妹没有,她固让不敢当。哥哥代宗见妹妹过得太俭省,特意下诏让诸位节度使送来以亿计的财物给她,“主一不取”,公主一分一文也没要。就是这样一个视钱财如草芥的人,安史之乱后开始经商,借助皇家优势,财源滚滚而来。盆满钵满的公主,没有用于自己享受,动辄给军队千万资助,连皇帝造陵墓,公主也慷慨地捐献一千万。
仁心宽恕罪妇——回纥人阿布思谋反遭杀,妻子被收押宫中为奴,做了戏子。有一次,肃宗皇帝专门让阿布思之妻来演她丈夫,戴着胡须,女扮男装,供众人取笑。公主不忍再看下去,她不仅斥责众人哄笑,且大胆劝谏父皇,称阿布思有罪,但其妻是无辜的,不应成为大家的笑料。肃宗当即接受女儿的意见,赦免了阿布思妻,派人送出宫去,重获自由。
侍父亲奉汤药——肃宗病重,和政公主不辞辛苦,亲自侍奉左右,端汤送药,完全就是一个民间所说的爸爸的小棉袄。
俭朴形同慈母——和政公主虽说后来很有钱,但她始终保持着一贯俭朴的生活习惯,从不奢华,她更关注的是民间的疾苦和大众的冷暖。对于自家孩子,更是严格要求,不容挥霍奢靡。平日里自己亲手裁剪缝制衣裳,“诸子不服纨絺”,儿子们不允许穿着绫罗绸缎。
      人生的出处没法自己决定,活法却可以自行选择。生于寒门而故作富贵之态,难免遭人鄙视耻笑;如大唐公主这般,金贵之身,混同于民女,啧啧赞美自不绝于耳。固然如王思聪辈有钱人嬉笑人生奢华无度,无可厚非,任性妄为自有资本,但处世之道,富可敌国而低调行事,善待弱势,一定会有一番别样的荣誉和收成。何乐而不为呢?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5)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