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5-11-02

阿紫诗歌朗诵会侧记(荣玉玲)

阿紫诗歌朗诵会侧记(荣玉玲)

  “鸟有反哺情,羊有跪乳恩,孝是人间的大德,孝是儿女的责任!”听着阿紫的诗歌,我泪流满面,恨不得拿起话筒大声宣泄压在心底的深情!一幅幅画面在我眼前打开——
  20年前,我刚参加工作不久,母亲腰部骨折,为了不影响我的工作,父母没有告诉我。中秋节回家的时候,我望着躺在炕上的母亲,难受得掉泪。母亲安慰我:“贴了20多贴膏药,伤筋动骨一百天,养养就好了。”
  过了些日子,母亲来医院复查。医生说基本没事了,我愧疚的心才放下,却没有常回家看看。现在想,当时自己是多么无知,多么的不孝啊!
  前年春天,一个周四的晚上八点左右,母亲来电话说,父亲头晕。我咨询过医生后,让他吃了一种药,嘱咐他有事一定说。十点,父亲说不晕了。我就准备周六回去看看。第二天一早,他说,没事了,可能是感冒。我就上班去了。没想到父亲却来了!
  “我在你南大门呢。”是父亲微弱的声音。我放下电话,奔跑出去,远远的看到父亲衰弱的身影,右腿走路明显不对劲。我赶紧上前扶住他:“爹,你是不是腿又疼了!”“没有”他淡淡地说。我的心“咯噔”一下,不是腿疼,肯定是血管堵塞了!经医生检查,果不出我所料!“你这种情况,还自己骑电动车去车站,你知道多危险吗!必须马上住院!”医生的神情让我心跳急剧加速。躺在病床上的那一刻,坚强的父亲落泪了。一向坚强的我,忍不住放声大哭。姐姐、二哥先后赶到。
  下午去做磁共振,坐在轮椅上的父亲才说,我现在才感觉到腿是有点不对劲。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给在外地的大哥打电话。晚上,哥哥风尘仆仆的赶来!父亲的脸色终于正常。
  第二天,母亲来了,我有些激动地责怪母亲:“怎么能让爹自己去车站?”
  “我说给你打电话,他倔,怕你再去接他!怕耽误你二哥干活,也不让喊他。他说,自己清楚自己的事,骑车不要紧!”我们姊妹几个只是感动,谁也没说话。
  一周后,医生说,恢复得不错,过几天就可以出院。父亲执意让大哥先回去,哥哥带着对他老人家的牵挂离开了病房。
  半小时后,我收到哥哥的短信:“你告诉咱爹,我到济南看个病号,下午还是回聊城!”父亲睁开眼睛轻轻地说:“别叫他再来了,都好几天了,那里的摊子谁管!”
  出院回到家,父亲的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哥哥时常发信息:拜托小妹,多回家看看,替我照顾咱父母!每每此时,我们姊妹两个都是哽咽不已。
  前一段回家,集市上遇到娘,“我还没看见你哩!”母亲那爬满皱纹的脸上的灿烂笑容,是对儿女回家的祈盼啊!
  回聊时,后视镜里,父母不断向前移动的瘦弱身影,成为我心里抹不去的印记,细弱的声音成为我由衷的牵挂,轻松的笑容,成为我最大的幸福。
  阿紫的诗歌又在耳边响起:“抓紧时间吧,一定要抓紧时间,风烛残年的父母啊,已经没有太多的日子,感受我们的孝心,更没有太多的等待,等待我们的明天和后天!”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8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