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5-10-16

一位农民工的胸襟

【一位农民工的胸襟】

  一个大衣橱,从这个家往那个家搬时,电梯进不去,无法上楼,要拆卸。幸亏是组装的,有螺丝,好卸,但件太多,也很费工夫。拆了运来,再安装上,街上路灯就亮了。
  雇了一位民工开着搬运车,带着拆装工具来搬,收拾完以后,还想麻烦他把不用的家具拉到另外一个地方。看天晚了,我过意不去,想以后让别人搬。他家在很远的乡下,回去太晚,家里人牵挂。他说:“放在屋里怪满的,您看着不舒服。我晚回家一会,拉走吧!”
  我陪他下楼出小区时,道旁停满了三轮车。只能倒退着走,天黑,怕碰车。我招呼着,费了很长时间才调过头,他很感激:“大爷,你回去吧!”让我很感动,我该感谢他才对。
  进家给老伴说起这事,她也很感动,说这人真好,庄稼人挣两个钱不容易。她一向是这样,体谅人。每当有工人来干活,安装或者修理什么,她就殷勤招待,沏茶倒水,说客气话。虽是花钱雇来,却像帮忙一样,看人家不容易。
  我们正谈论着,忽听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那位民工微笑着站在门口,说是门岗不让拉家具出门,要住户去做个证明。我就跟他下了楼,一边走,一边埋怨门岗不通人情:越晚越给添事。
  那民工却劝我:“咱不能怪人家,他这样做是对住户负责,我还怪赞成他哩!”态度很诚恳。他的心态真好,让我肃然起敬,甚至有点惭愧。用鲁迅的话说,对我形成一种威压,几乎榨出我皮袍下面的“小”来。我当然没穿皮袍,就是那个意思。
在我见到的农民工中,他是最普通的一位。宽厚,仁慈,人进了城,也把传统美德带进了城。多么可爱的人啊!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88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