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4-05-18

美国硅谷处置拉圾见闻

在美国硅谷处置拉圾见闻

  振邦

儿子一家定居美国硅谷十五年了,我也去了好几次,每次不到6个月。因为探亲签证一次可在一年内往返多次,但一次最长是不能超过连续6个月的。

所谓硅谷是指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市南靣七十公里左右的海湾湾区,主要科技公司在南湾的庫泊蒂诺(CUPERTINO)市、圣荷西市和奥克兰市一带,东湾差一些,北湾就冷清多了。著名的苹果、惠普、谷歌公司的总部都在库泊蒂诺这里。儿子一家就住在惠普公司附近,每周去买菜的天天好台湾超市,就在苹果公司旁边。

一、居民家有三个不同颜色的分类垃圾箱

  每戸居民家里有三个分别是小号灰色、中3兰色、大号棕黄色的大拉圾桶(见图片),因为他们是一星期才拉走一次的。体积与杭州小区现在配置的分类拉圾箱差不多,功能也一样。灰色的放置厨房拉圾,兰色的放可回收拉圾(包括废旧报纸杂志、用过的纸箱、玻璃制品、易拉罐金属制品等),棕黄色的是专门放置绿化拉圾,就是自家院子里剪的草皮、修剪的树枝等。因为除了公寓楼外,其余住户都是有前后院子的,种满了花草果树,就是不让种菜。但华人不听,房前不敢种,把后院的草皮挖掉,种上各种蔬菜,农业国家几千年的基因如同地下的野草之根,一有那么一点点机会就顽强地钻出来。当地的美国居民始终弄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要种菜呢?又不值几个钱,又不如鲜花草皮好看。

  我第一次到美国时,照儿子交代的把饮料瓶扔进兰色拉圾桶里了,儿子见了说不行,又检出来,用自来水冲洗干净再扔进去。说所有的瓶子都要洗干净才行,纸箱要拆开、踩扁,扔进去。我说这么麻烦,给我们钱吗?儿子说,不给,我们要给他们钱,因为他们来帮我们拉走,垃圾箱也是我们付了钱的,不是发的。每月交多少我忘了,大约十来块美金的样子,不多。所以,在美国没有卖旧报纸旧书旧纸箱一说的,你得给他钱才成。树也一样,没有卖树一说。家里门前有棵大树不想要了,想換树种了,得花钱请人来齐地靣伐(不是刨根)掉、截枝、锯短,拉走,也没卖树一说,因为也是处理拉圾。

拉圾车的颜色也各自不同,和拉圾箱色彩一致,让人一看就知道什么拉圾车来处理了。很准时。每周一上午陆续来拉一次。头一天晚上家家户户都把三支装有滑轮的拉圾箱推到自家门前路边,按拉圾车先后到来的秩序排好。儿子那里是厨房拉圾车先来,八点多钟的样子;和杭州的一样,很大,当场粉碎压制吞进车厢。十点钟可回收拉圾的兰色大车就来了,但不见它粉碎,听说回去要分类以后才处理加工再生的。十二点钟,棕黄色的植物拉圾车来了,

个头最高最大,比我们的大旅行客车还高些,也是当场粉轧吞进肚子里。我曾经观察他们好久。

和杭州不同的是,他们的任何垃圾处理车都只有一个人,既是司机,又是工人。他停好车,把拉圾箱移到車子旁边准确位置,车子的钩子自动把拉圾箱钩住拉上去,倾倒,放下,几分钟的事,再往边一家。还有,就是他们各自分工明确,绝不混淆,绝不代替。不像杭州,我们辛辛苦苦把拉圾分了类,眼看着来一辆拉圾车一古脑儿一块吞进了,哪叫居民分类干什么呢?是偶然现象吗?物业的清洁工说,他们都这个样子的。

和杭州还有不同的地方是,他们把厨余拉圾消毒处理后做成了肥料,一袋一袋的装好,不是颗粒状的,也不是化肥粉末状的,而是碎屑状的。当地居民凭驾驶证可以免费领取回家给树木花草施肥,算是对居民的回报,很受欢迎。

废电池是不能乱丟的,在家里用塑料袋集中装起来,周日去超市购物时,帶去丟进外靣特設的拉圾箱里。

旧家电也一样,不能扔在家里的任何一只拉圾箱,而是放在汽车后备厢里,外出顺路时,丟到指定的地方。儿子换了新电脑,就利用下班时把旧电脑帶出去丟的,他说有政府专门指定的一个地方。乱丢要罚款的。如果丢进家里的拉圾箱,工人会揀出来放到你家门口还给你,不给你拉走。有些人怕麻烦,就把能用的家用电器擦干净,放在自家门口路边,让需要的人免费拿走。儿子换了新电饭堡,就把換下来的电饭堡擦干净放到门口人行道边,不一会,一个学生模样的年青人路过,看看拿走了。这样又旧物利用,不浪费,又处理了这些主人用不着的拉圾。

旧衣服是不能这样处理的。可穿的旧衣服不要了,要洗净烘干消毒(硅谷家庭都有一台大洗衣机和一台有消毒功能的烘干机),星期六帶到教会去捐献,打包送给贫困地区。小孩子穿小的常常互相交換着穿,比中国还节约。中国一个孩子,生活水平又高了一些,都不穿别人的旧衣服。美国不是,我们的孙子孙女都穿过别人家孩子的旧衣服,我们穿小了的也捐给了人家,有的就是硅谷白领人士、朋友的孩子。他们的信条和德国人是一样的:钱是你的,资源是大家的。你有权享受,但是无权浪费。



二、汽车自帶微型拉圾箱和拉圾袋

中国轿车常常摇下车窗扔出烟头烟盒,扔出易拉罐,塑料袋,我们常常为之生气,感叹,无奈。其实,除了人的素质之外,倡寻一种方法,对形成一种习惯颇为重要。

儿子儿媳的车子里后排座位中间放脚的地方,都放了一个四方的大的旧饼干箱,就是车内微型拉圾箱,用过的餐巾纸、塑皮袋、果壳、烟头烟盒等,都丢到这个小小拉圾箱里,加油的时候,吃饭的时候,顺手拿下来倒在路边的大拉圾桶里。并不费事。在硅谷,我还坐过朋友的车,都这样,习惯成自然。

儿媳还在后备厢内放置大小拉圾袋若干只,供在外野餐休息时使用。所有拉圾统统装袋帶走,到有大拉圾桶的地方停车扔进去,绝不隨地丢弃。大家都这样,成习惯了。

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值得杭州学习,而且非常有条件。杭州过去有生产饼干箱茶叶罐的印铁罐厂(现在还有吧?),还有塑料制品厂,都可以研究开发生产这种专门的车内微型拉圾桶,做成艺术品,推而广之。拉圾袋使用已很普及,只是提倡、强调的事。有关部门在开始之初,可以强制车内必须設置,在停车场添設大拉圾桶供车主倾倒,停車时发放拉圾袋,加快改变这一陋习,人的素质也得以很快提高。

三、嬰幼儿的便溺拉圾

嬰幼儿的生殖部位是人的隐私之处,是私密之处,是不可以隨便、公开示人的。中国人常常以小孩子为借口,隨地大小便,确实是中国人的丒陋恶习。美国的孩子是从来不穿开档裤的,更不会在非厕所的路边、车上、广场之处便溺。大陆幼儿在香港当街小便的轰然大波至今余息未断,大陆一边的父母的确值得改进,一方靣是提高认识,一方靣是教给方法。

有人问:孩子小,憋不住,厕所远,或者厕所挤,你说怎么办?我在美国硅谷找到的答案是:穿尿不湿。不是穿到一岁,而是穿到三岁!一岁多后会去上厕所了,在家可以不穿,外出前除了让孩子排-次大小便外,还要穿上尿不湿。孩子的专用包里还有充足的尿不湿备品。凡是有卫生间的地方,都有为幼儿躺倒換尿不湿的操作平台。还有卫生间免费提供更換用的大小型号齐全的尿不湿片,如同今天杭州的公厕免费提供洗手液一样,杭州今天也许不可能,相信将来也会有的。

夏天我们去海边游泳,孙子两岁多了,下水时除了穿游泳裤,还穿着尿不湿。我说浸湿了得多重啊?!脱了吧!儿子说,不可以的,旅游海滩,孩子在水里尿了拉了怎么办?要污染的。我看看别人家的孩子,也鼓鼓囊囊的,应该也是穿了尿不湿吧?

放眼望去,海滩白沙细腻,海水湛兰,海边没有一点拉圾,多么令人陶醉的画靣!想起我走遍的中国海域,海边到处都是一滩拉圾,真是肮脏不堪,羞愤难言。天哪!什么时候,中国才能有这个素质、上这个档次呀?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493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