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7-18

《九渡纪事》尾声

尾声

  小院还有几户人家外出旅游、探亲、疗养去了,没能见着。
  我和他们通了电话。
  张家夫妻在美国硅谷看孙子,他们答应回来给我说说在长白山老林挖人参的故事,有许多惊险、许多神奇、许多磨难,也有一枝人参致富的惊喜。他还想介绍一下在硅谷的华人平民过怎样的日子。研究研究为什么各级领导一方面攻击资本主义是邪路,一方面又争先恐后地把妻子儿女送到邪路上去。
  史家夫妇去了新西兰,看望女儿。他们答应回来给我介绍新西兰的风土人情,在新西兰的华人过的平常日子。老史是随山东省南下工作队到贵州的,因为协助解放军剿匪时,负了伤,在苗寨留下来,娶了个苗族姑娘。他说,有许多剿匪的事,很有味道,和电影上加工过的不一样,可以说给我听听。苗家的传奇故事,风俗人情也很有趣,和我们汉族迥然不同。我渴望早点了解探秘贵州那云遮雾绕的大山。
  古家大哥在六零大饥荒时逃难去的内蒙古,在草原上放了一辈子马。他驯马的功夫,连蒙族兄弟都伸大拇指佩服。他选马卖马的故事迷惑了许多九渡镇的青年。他娶的蒙族妻子能歌善舞,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在马上的功夫依然令人叫绝。他们到海南三亚疗养去了。说回来带我去内蒙古草原上骑马,喝着马奶酒,吃着手抓羊肉,回忆那些马背上的岁月,那才来劲。
  老乔一九四九年隨軍南下后,在浙江温州的山区一个县里待了大半辈子。他在文革中被批斗,后来弃政从商,竟然成就了一个商人。那些财富故事很令人着迷。据说他在时,访客盈门,灯光半夜不熄,多少人想取得真经,走入财富的殿堂。他现在欧洲旅游。他说回来给我详细解剖号称中国犹太人的温州人凭什么经商致富,走遍世界;看看传说头发都是空心的温州人,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也谈谈他这个当兵打仗的山东汉子怎么在商海里摸爬滚打,伤痕累累,最终把红旗插上财富高地。
  我被这些人这些事吸引的五迷三道,盼望着早点和他们会面。
我去和惠连长告别。
我要回杭州家里,把这次的采访整理出来,向出版社交差。等到秋天,苹果红了的时候我再来。
  老连长说:“好嘛好嘛!你秋天来时,我的江北水村养老小院就动工了。”
  我赶忙问:“土地批下来了?”
  老连长说:“批下来了。政府方面大力支持,事就好办。在远地养鱼场边上,还有上千亩涝碱洼地闲着。我准备掘地成塘,垒土成台,台上建现代化小院。每个小院前后都有一方水塘,塘塘相连,小院后面留出菜地。形成一个门前水塘里,荷花盛开,鱼跃虾肥;屋后芦苇青青,采菱小船划来漂去的江北水村。在水塘中间的宽阔水面上,搞一道西湖苏堤那样的长堤,亭台轩阁、听雨长廊布置其上,杨柳桃李栽植两侧。垂钓设施安排齐全。大量挖掘的土方,在水塘四周筑成高岗,植树造林。水塘规划、设计图纸,预算都出来了。银行贷款也谈妥了。”
  我为老连长描绘的前景所陶醉。我说回去和老婆商量商量,也订一套,每年来住半年。
  连长说:“好嘛好嘛!我选一套好位置给你留着。我们这个地区,在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成立初期,出去的人多。四七年大参军的,二野三野的都有,大多去了浙江福建。南下干部分片包干,大多到贵州去了。建设新中国,又有一些人去了东北;到新疆兵团和克拉玛依油田去的大部分是当年十七八的闺女。如今叶落归根,许多人老了又想回家。现在已经有一批贵州的南下干部、大兴安岭的林业工人、新疆的石油工人来预订了。水村养老小院销售的形势很好。他们与现在小院里大多数人出身迥然不同,他们的红色人生也将别有洞天。”
我满怀期待。
不知道江北水村的荷花荡里又会生出怎样的故事。

20l2年l2月30日初稿于杭州
2013年5月修订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53)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