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2019 - 6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 2019 - 6 «»

日志分类

存 档

日志文章


2013-07-17

"他们做的,让逝者寒心,让聊城蒙羞"

"他们做的,让逝者寒心,让聊城蒙羞"
            [font=楷体_gb2312][/font]                            2013年07月16日 07:45                   来源:新闻晨报                   邓海建                       
                              山东聊城15岁少年闫森去世后捐献器官救5人,学校为其贫困的家庭募捐31万元,在给了家属6万元后,学校却将剩下的25万余元转捐给了当地慈善总会。不合情理的转捐,伤透了家属的心,一位参与捐款的家长对学校和慈善总会的做法不以为然:“他们做的,让逝者寒心,让聊城蒙羞。”(7月15日《人民日报》)
  无论现代西方慈善多么风生水起,都改变不了中国人传统心性中“上善若水”的秉性。在慈善这回事上,从不缺悲悯的种子,区别只是“规矩”与“尺衡”的土壤。这一次,山东聊城蹊跷的“转捐”事件,再一次印证了这个道理——聊城市文轩中学,短短几天,就为这个不幸的家庭募捐了31万元,这个数字对一个非发达地区的中学来说,恐怕也不能算是笔小数目。但可以想见的是,一旦校方主导的“转捐”真相被所有曾伸出援手的人得知,下一次,还会“爱如潮水”吗?
  挺好的一件事,却在“转捐”上发生了逆转。说好了捐赠给闫森家的31万元,中途拐弯被校方领进了地方慈善总会的大门。几个疑问接踵而至:一者,正如律师所言,学校是捐款的发起人,但不是捐款的所有权人,捐款的所有权人应该是参与捐款的全体师生和家长。既然要“转捐”,起码应该让每一个师生都知道并且同意。不通知而拿人家的善款自由支配,是否涉嫌非法侵占?二者,3月20日,学校发出的《爱心捐助倡议书》中,号召全体师生“向这个正在经历着苦难的不幸而伟大的家庭伸出援手,以告慰逝者,温暖生者”。由此不难看出,捐款是面向闫森家庭的。擅自改变善款用途,合同邀约可以随时不算数?
  学校自然有学校的说法,按其出具的《关于全体师生所捐善款的处理决定》,根据《捐款协议书》第六条,如捐款目的达到后,捐款还有剩余,则学校全部转给红十字会。但问题又来了:一是闫森家的情况摆在那里,不说家破人亡,起码也是水深火热,当初“向这个不幸家庭伸出援手”的目的怎么就“达到”了呢?二是另一个细节让人费解,当地红十字会明确表示“不受理”的这笔捐款,聊城市慈善总会为什么就接受了?且其后来竟然坦承,“我们的系统排查是有问题,但捐款一旦进入慈善总会,就不能再退出”。
  在“郭美美”这座山头还没有翻过去的时候,一切民间或官方慈善组织都应该倍加珍爱自己的羽毛,珍视与之携手同行的每一缕善念善意。这应该是毫无疑问的共识,只是,聊城市慈善总会的举动,颠覆了公众的美好想象。既然“系统排查有问题”,就说明这笔善款进入的时候未必契合程序正义;而至于“不能退出”的虚妄之词,不过就是一家之言的强盗逻辑——取款机里的钱一旦进入许霆手里,也可以“就不能再退出”吗?
  看起来,不过是“粗心”的学校不知道怎么善用善款的问题。但事件的背后,却反映了官方背景的慈善组织如何构建公信、民间慈善如何规范引导的大命题。与中国红十字会齐名的中华慈善总会,尽管一直强调自己 “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纯民间社会组织”,但其与学校等部门的亲密“联姻”,在公众眼中显然已经有了“官方背景”,那么,你可以利用好这种“资源”,甚至有足够的理由可以对闫森家庭不作为,但不能对这样的“转捐”来者不拒。什么钱能收、什么钱不能收,不谈引导,起码有甄别的责任。至于校方的做法,更需要监督与治理,毕竟,爱心这块矿源,总量是有限的,如此过度开采,最终损害的还是公共利益。对于此类的闹剧,相关主管部门没理由继续作壁上观。
  谁有权“转捐”善款?这样的问题都能成为问题,说明我们的慈善事业,真的需要好好“疗伤”了。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80)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