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文章


2013-07-12

《九渡纪事》之七(三)秦彩云心掛亲人论统一

(三)秦彩云心掛亲人论统一

  我还没当面见过秦士保的女儿秦彩云,只是通过视频通话对她进行多次采访。
  小院的老人说,秦彩云去年来看过他爸秦士保。她答应每年暑假从台湾回大陆一次看他爸爸。那是一个很漂亮又很优雅的女人。一个大学教授,竟然穿了一件斜大襟的、中式的、布钮扣的上衣。但裁剪做工都很讲究。袖口领口都滚了花边,像是电影电视里大户人家的太太。我仔细端详秦彩云的几张照片,见那神态气质,和香港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王明青一样高雅。
  我想让秦先生和台湾的女儿视频通话,让孟大姐与她在美国的女儿视频通话,我想让洪家大伯与他在新西兰的孙子视频通话,我想把小院与地球村连接起来。
  我想让小院的伯伯叔叔姐姐们,生活的内容更丰富些。我想让他们买电脑、装宽带,上网,让他们跟上这个时代的步伐。这也是我此行的打算之一。
  我已经帮好几个离退休老人学会了用电脑上网、收发邮件、看新闻。他们快活得不得了。一天都离不开电脑了。我有一天不发邮件,他们就要打电话来问:“今天怎么没邮件啊?你怎么了?没生病吧?”
  我知道,他们有这个强烈的精神需求。他们也有自行购买电脑、支付包月上网费用的经济能力。唯一的困难是他们没学过英文,没学过拼音,在电脑前望而却步。那装上手写板,用手写不就行了吗!视力不好,装台式电脑,选大尺寸显示屏、大号字体,不就行了吗!
  我跑到电信局市场部,谈了我的想法。并鼓动他们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这是一块很稳定的收入。一台电脑的宽带包月费用比一部电话的话费多。不光是离退休老人,农村还有多少空窠老人啊!动员儿女给父母装一台电脑,教会他们与儿女发邮件,与子女视频通话。在吃饱穿暖之后,精神赡养比物质赡养更重要,更受父母欢迎。
  电信局市场部表现出很高的热情。专门派了一个热情耐心、技术熟练的大客户经理小童来承办。小童是邮电大学的毕业生,又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更招老人喜欢。
  我们自作主张,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为秦士保申请了邮箱,注册了视频通话名址。我与秦彩云通过电话取得了联系,双方增加了邮箱与QQ视频姓名,约定了时间。准备表演给养老小院的老人们看。
  第二天上午,我把六个小院的二十几户老人都召集到秦先生家里。大客户经理作了说明,就打开电脑,表演手写板写字,老人们都觉得很新鲜。手写板推广那么年了,他们竟然还是第一次见!
小童故作神秘地说:“我看看台湾秦老师在不在上网,如果她在网上,我马上喊她出来。”那样子似乎是喊邻家的大姐。
  小童打开QQ,看到台湾秦老师的地址颜色是绿的,表示在网上,就点击视频通话功能,铃声响起来,不到三声,秦彩云的头像如电影、如电视出来了。老人们都像小孩子们一样“啊”地叫了一声。
  秦彩云很热情地笑着说:“大家好!我是秦彩云!”
  老人们都笑了,争着说:“好!好!彩云好!彩云好!”
  小童经理把电脑拿到那个老人面前,那个老人的头像就很清晰,我介绍一个,秦彩云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叫一声。
  到秦士保面前,头像刚一出来,秦彩云就快活地喊:“爸爸!爸爸!”忽然又用方言喊:“大!”秦士保大声应了一句:“嗳!”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大家都笑了。
聊了一会天,大家开心极了。那些远在天边的儿孙们,如今利用高科技手段,真的如在眼前。
  第二天,秦先生和孟大姐就委托小童代买了台式大显示屏电脑,设置了收信邮箱和新闻网站,装上了手写笔板,开通了光纤宽带。他们很快就学会了开机、视频通话,收邮件,写邮件,看邮件里的照片。不到半月,小院人家全都装了光纤宽带。九渡镇第一个光纤宽带小院群诞生。
小院和中国连接起来了,和世界连接起来了。
我在网上与秦彩云多次聊天,请她对养老小院的老人们关心的也是大陆人共同关心的两岸统一问题,谈谈她的看法。
秦彩云谈了她认为两岸统一的六大困难。态度不大乐观。
  秦彩云对我说:最难的是两党地位问题和军队问题、宪法问题这三条。
她说,先说两党地位问题。如果两岸统一,国民党是同共产党平起平坐对等的党,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制式的群众团体党,像民革,民进,民盟,农工等这样靠共党发工资养活,只在开会时举举手的党?
    更关键的还是,国民党要在大陆成为合法政党,就会在大陆办报纸,言论必需自由。现在连一张台湾报纸都不准带入大陆,台湾电视,台湾广播都严禁进入大陆的中共当局来说,这个步决不会让。
    共产党要在台湾合法,也要办电视,出报纸。那么台湾的民进党和大多数反共的台湾民众能接受吗,可能也有难度,但会比大陆容易通过些。
还有,大陆共产党是一党专政的政党,他决不可能容忍和他平起平坐的党存在,连共产党内部出现的不同政见小团体都不允许,何况其它的反对党呢!统战的目的只是设法收编对手党,这点双方都心知肚明。真谈统一,其实很难。
秦彩云说,第二个问题是军队问题。 
  国民党到台湾后,军队一直由国民党指挥。后来民进党上台,“国军”由陈水扁指挥,才真正成为“国家军队”。
  在大陆,解放军是由共产党一手缔造和指挥的军队,是党的军队,“党指挥枪”至今是这个军队的头条原则,大陆的解放军是名副其实的“共军”。解放軍掌权的高级将领们,至今仍然公开反对軍队国家化。
要把在当年抗日战争中立有战功,被全世界,全国人民敬佩的“国军”缴械投降,交出他们先进的武器装备,坚守了六十年的台湾防务,或者易地调防,也非易事。
就是改编,也不易谈拢。要在四十万台台湾军队内设立政委(党委),恐怕也不能被对方接受。不设共产党的组织,大陆方面又不放心。
军队、外交两个权利要交中央的,香港、澳门一国两制回归,己做了样板。不改编,能允许台湾军队保持现状吗?恐怕很难。
    要把“人民解放军”变成“国军”(国家军队)更不可能。特别是让大批“政委”“政治部”失业,阻力非同一般。共产党决不会把这立于不败之地的命根子丢掉,那等于自杀,会遭到全党的反对。大陆现在仍坚持反对军队国家化,坚持党指挥枪。这样的态度,台湾国民党方面又是不会同意的。
  核心问题是大陆方靣想吃掉对方,不想平等。但不平等的对话,不可能有结果。
秦彩云说第三个难题是宪法问题。
  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国家性质明确写到:
中国是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指导下,在共产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后改为“人民民主专政”)
——反正是“马克思主义”“共产党领导”“专政”三句不能改。
中华民国宪法明确写上:中国是在国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指导下的民主国家。
——反正是“民主,人权,自由”三句不能改。
这一点在“统一”问题上肯定会带来障碍。
秦彩云说,主要是这三条。其次还有两党党产问题、国号问题、国旗问题,都是不大容易谈一致的,但难度要小一些。
我想想,也真是这么回事。
我问秦彩云,那么,你看中国统一的出路会怎么样呢?
秦彩云说,有上中下三条出路。
  上策:保持现状。搁置棘手的问题,不去触及目前解决不了的问题,双方都让一步,静待其变。只做经贸和文化交流,双方都往前发展。统战部不要介入,台湾让统战部搞怕了。让商务部,经贸部,民政部,劳动部,教育部,文化部介入。时机慢慢成熟了,大陆逐步民主了,再谈。
中策:比较难预料,会不会发生。
(一)台湾内部发生内乱,其中有一方(军方和地方)想依靠大陆支持,同意大陆条件,大陆趁机进入台湾。
(二)大陆发生内乱(军方和地方)。新政权完全改变旧政策,两岸双方改变旧思维方式。共商大中国。
  下策:两岸一场恶战。只会有两种结果:
(一)开战后一周内,“人民解放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全台湾。此为全胜,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美国人一周内不会干预)
(二)如果一周内解放军无法打进并占据台湾,就会出现大问题。
问题一:国际上,包括“联合国”就会出面斡旋,调停(或者干涉)。仗打不下去,
问题二:大陆会发生内乱。当前大陆局势表靣和谐,其实人心并不安定。中央提出“稳定是压倒一切的”,证明中央也是了解全局态势的。那么,一周内打不下台湾,民众就会产生怀疑,就会对这场“恶战”的正义性 ,必要性,产生反感。人民群众厌恶内战的情绪压抑很久了,两岸三通后对台湾的了解越来越多,对台湾的民主,心存向往。对一党专政独裁体制心怀不满。国内群众积压多年的积怨和不满就会爆发。党内就会离心离德。党内台上派和台下派,积蓄很久的矛盾就会公开化。反对派势力扩大。毛派,反毛派,改革派,反改革派,得利得势派,失利失势派,失业人员,就会不听党的话。内乱发生后,武警无法维持,只好动用军队平息内乱,仗无法打下去,回到原点。
    应当承认,秦彩云的分析是非常客观的。
    当年她父亲秦士保从国军起义跑到解放军这边来;现在她女儿秦彩云又从大陆跑到台湾那边去。什么时候能一家人团聚不再分离呢?
一个西方的哲学家说过,民族内部的战争,永远没有胜负。
胜负只是政治家之间的事,是政治家们争夺权力与利益的重新占有行为。
流血流泪的,颠沛流离的,吃苦受难的是人民大众。
秦家人的悲欢离合还不足以说明吗?
现在老百姓对内战的电影都产生了厌倦,不是民意吗?


 类别: 无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28) |  收藏